首页 二次元 衍生同人 哈利波特与沙菲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魁地奇和神奇的厄里斯魔镜

哈利波特与沙菲克 鹤阳子 4951 2019.01.13 08:42

  进入十一月后,天气变得非常寒冷。学校周围的大山上灰蒙蒙的,覆盖着冰雪,湖面像淬火钢一样又冷又硬。每天早晨,地面都有霜冻。从楼上的窗口可以看见海格,他全身裹在长长的鼹鼠皮大衣里,戴着兔毛皮手套,穿着巨大的海狸毛皮靴子,在魁地奇球场上给飞天扫帚除霜。

  魁地奇赛季开始了。哈利经过几个星期的训练,星期六就要参加他有生以来的第一场比赛了,是格兰芬多队对斯莱特林队。如果格兰芬多队赢了,他们在学院杯冠军赛的名次就会升到第二名。

  而希尔伯特还是过得和以前一样的日子只不过每次他的身旁都会有个达芙妮,对他们两个每天日常撒狗粮虐狗的全体斯莱特林全部都视而不见。

  赫敏自从哈利和罗恩和希尔伯特把她从庞大的巨怪手里救出来后,她对于违反校规便不那么在意了,这就使她变得可爱多了。哈利参加魁地奇比赛的前一天,他们三人(不包括希尔伯特)趁课间休息的时候来到外面寒冷的院子里。她已经用魔法为他们变出了一捧明亮的蓝色火焰,可以放在一只果酱罐里随身携带。他们站在那里,背对着火焰取暖。这时,斯内普从院子里穿过。哈利一眼就注意到斯内普走路一瘸一拐的。哈利、罗恩和赫敏靠得更拢一些,想挡住火焰,不让斯内普看见;他们知道这肯定是不被允许的。不幸的是,他们脸上那种心虚的表情吸引了斯内普的视线。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他没有看见火焰,但他似乎在寻找一个理由,不管怎么说都要训他们一顿。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波特?”

  是《神奇的魁地奇球》。哈利给他看。

  “图书馆的书是不许带出学校的,”斯内普说,“把它给我。格兰芬多被扣掉五分。”

  “他临时编了个规定。”哈利看着斯内普一瘸一拐地走远,忿忿不平地咕哝道,“不知道他的腿怎么了?”

  “不知道,但我希望他疼得够呛。”罗恩幸灾乐祸地说。

  晚上,哈利突然想把他那本书拿回来。但是哈利有了一个主意,如果旁边有其他老师听着,斯内普便不会拒绝他。他下楼来到教工休息室,敲了敲门。没有人回答。他又敲了敲,还是没有动静。

  没准斯内普把书留在里面了?值得试一试。他把门推开一道缝,朝里面望去——眼前出现了一副可怕的景象。

  房间里只有斯内普和费尔奇两个人。斯内普把他的长袍撩到了膝盖以上。他的一条腿鲜血淋漓,血肉模糊。费尔奇正在把绷带递给他。

  “该死的东西,”只听斯内普说,“你怎么可能同时盯住三个脑袋呢?”

  哈利正要轻轻把门关上,可是——

  “波特!”

  斯内普赶紧放下长袍,挡住他的伤腿。他气得脸都歪了。哈利喘不过气来。

  “我想知道我能不能拿回我的书。”

  “滚出去!出去!”

  突然,哈利好像知道了什么东西似的飞奔着跑回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书拿到了吗?”哈利回到罗恩和赫敏身边时,罗恩问道,“怎么回事?”

  哈利压低声音,把刚才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们。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最后,他屏住呼吸说道,“万圣节前夕,他想从那条三个脑袋的大狗身边通过!当时我们看见他时,他正要往那里去——他在寻找大狗看守的那件东西!我敢用我的飞天扫帚打赌,是他放那头巨怪进来的,为了转移人们的注意力!”

  赫敏的眼睛睁得圆圆的。

  “不——他不会的,”她说,“我知道他不太好,但他绝不会去偷邓布利多严加保管的东西。”“说老实话,赫敏,你总认为所有的老师都是圣人。”罗恩很不客气地说,“我同意哈利的话。我认为斯内普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可是他在寻找什么呢?那条大狗在看守什么呢?”

  哈利上床时,脑子里还嗡嗡地响着这个问题。纳威发出了响亮的鼾声,哈利却久久无法入睡。他想排除杂念——他需要睡觉,他必须睡觉,再过几个小时,他就要参加他的第一场魁地奇比赛了——但是,刚才他看见斯内普的腿时,斯内普脸上的表情总令他难以忘记。

  第二天就是魁地奇比赛了。

  哈利不知道他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既紧张又兴奋。于是他找到刚要去礼堂吃饭的希尔伯特。

  “嘿,希尔,我有点紧张,你有什么让我平静下来的方法吗?”

  “深呼吸,或者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声喊几声。”

  到了十一点钟,似乎全校师生都来到了魁地奇球场周围的看台上。许多学生还带了双筒望远镜。座位简直被升到了半空,但有时仍然难以看清比赛情况。

  罗恩和赫敏来到最高一排,加入纳威、西莫和西汉姆足球队球迷迪安的行列。为了给哈利一个惊喜,他们用一条被小老鼠斑斑弄脏的床单绘制了一条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波特必胜,擅长绘画的迪安还在下面画了一头很大的格兰芬多狮子。然后,赫敏还施了一个巧妙的魔法,让横幅上的颜料闪烁着不同的色彩。对于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比赛,希尔伯特貌似没有什么兴趣,没错,灵虚道人提前告诉他了结局。犹如一盆凉水倒进了燃烧的正旺的火里。顿时,希尔伯特就没什么兴趣了。于是,他找到了教父请了假,独自一个人在宿舍研究着《黑魔法大全》。

  德拉科阴沉着脸带来了意料之中的消息格兰芬多队以一百七十分比六十分获胜。

  “我说,小龙,你完全可以让卢修斯姨夫帮你进入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以他校董事的名义完全可以。”

  “哼,学院杯,我一定不会让他得手。”

  “…………”希尔伯特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最终的结果。

  此时此刻,哈利和罗恩、赫敏一起来到海格的小屋,主人正在为他沏一杯浓茶。

  “是斯内普干的,”罗恩在向大家解释,“赫敏和我都看见了。他在给你的飞天扫帚念咒,嘴里嘀嘀咕咕的,眼睛一直死盯着你。”

  “胡说,”海格说,他对看台上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一无所知,“斯内普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哈利、罗恩和赫敏交换了一下目光,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哈利决定实话实说。

  “我发现了他的一些事情,”他对海格说,“万圣节前夕,他想通过那条三个脑袋的大狗。它咬了他。我们认为他是想偷大狗看守的东西。”

  海格重重地放下茶壶。

  “你们怎么会知道路威?”他问。

  “路威?”

  “是啊——它是我的——是从我去年在酒店认识的一个希腊佬儿手里买的——我把它借给邓布利多去看守——”

  “什么?”哈利急切地问。

  “行了,不要再问了,”海格粗暴地说,“那是一号机密,懂吗?”

  “可是斯内普想去偷它。”

  “胡说,”海格又说,“斯内普是霍格沃茨的教师,他绝不会做那样的事。”

  “那他为什么想害死哈利?”赫敏大声问道。

  这个下午发生的事件,似乎使她对斯内普的看法发生了很大转变。

  “我如果看见有人施恶咒,是能够认出来的,海格。我在书上读到过关于它们的所有介绍!你必须用眼睛和它们保持联系,斯内普的眼睛一眨也不眨,我看见的!”

  “我告诉你,你错了!”海格暴躁地说,“我不知道哈利的飞天扫帚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现,但是斯内普绝不可能想害死一个学生!现在,你们三个都听我说——你们在插手跟你们无关的事情。这是很危险的。忘记那条大狗,忘记它在看守的东西,这是邓布利多教授和尼可·勒梅之间的——”

  “啊哈!”哈利说,“这么说还牵涉到一个名叫尼可·勒梅的人,是吗?”

  圣诞节即将来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早晨,霍格沃茨学校从梦中醒来,发现四下里覆盖着好几尺厚的积雪,湖面结着硬邦邦的冰。韦斯莱孪生兄弟受到了惩罚,因为他们给几只雪球施了魔法,让它们追着奇洛到处乱跑,最后砸在他的缠头巾后面。韦斯莱兄弟们,如果你们知道那头巾下面是什么你们没有吓得叫妈妈就不错了。

  “我真的很替那些人感到难过,”在一次魔药课上,德拉科·马尔福说道,“他们不得不留在霍格沃茨过圣诞节,因为家里人不要他们。”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哈利。克拉布和高尔在一旁窃笑。哈利正在称研成粉末的蓑鲉脊椎骨,没有理睬他们。

  这时,一声重重地放坩埚声打断了马尔福接下来的话,紧接着传来希尔伯特恼羞成怒的声音:“德拉科!我给你三秒钟允许你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自上个星期开始,麦格教室便忙着登记留校度假的学生,哈利当时就立即报了名。希尔伯特本来要回英国这边的沙菲克庄园的,但因为父母带着妹妹最近有事要外出,只好自己留下来过圣诞节了。

  课间,希尔伯特找到赫敏,问她要不要和自己共进晚餐?

  “希尔,我……”赫敏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而一旁的哈利与罗恩也充满焦急的神色:“我今晚上要去图书馆,吃饭的时候就不用等我了。”

  这么快吗?希尔伯特心想,这就开始查到“尼可·勒梅”这个人了吗?

  表面上,希尔伯特还是不动声色道:“哦?你去图书馆我不惊讶,但是他们两个什么时候也这么热衷于学习了?”

  “我们……我们受到了赫敏的教导!”哈利支支吾吾道。

  “对,就是这样。”罗恩也张口附声道。

  这句话刚说出口,哈利与罗恩对视了一眼(说瞎话也不打草稿,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罗恩韦斯莱主动学习,就像斯内普洗了头一样那是不可能的。)

  圣诞宴会。一百只胖墩墩的烤火鸡、堆成小山似的烤肉和煮土豆、一大盘一大盘的美味小香肠、一碗碗拌了黄油的豌豆、一碟碟又浓又稠的肉卤和越橘酱——顺着餐桌每走几步,就有大堆大堆的巫师彩包爆竹在等着你。这些奇妙的彩包爆竹可不像麻瓜通常买的那些寒酸的麻瓜爆竹,里面只有一些小塑料玩具和很不结实的纸帽子。哈利和弗雷德一起抽了一个彩包爆竹,它不是嘭的一声闷响,而是发出了像大炮轰炸那样的爆响,把他们都吞没在一股蓝色的烟雾中,同时从里面炸出一顶海军少将的帽子,以及几只活蹦乱跳的小白鼠。在主宾席上,邓布利多将他尖尖的巫师帽换成了一顶装点着鲜花的女帽,弗立维教授刚给他说了一段笑话,他开心地嗬嗬笑着。

  火鸡之后是火红的圣诞布丁。珀西的那块布丁里裹着一个银西可,差点硌碎了他的牙齿。哈利看着海格一杯接一杯地要酒喝,脸膛越来越红,最后竟然在麦格教授的面颊上亲了一口。令哈利惊讶的是,麦格教授竟咯咯地笑着,羞红了脸,她的高顶黑色大礼帽歪到了一边。

  希尔伯特发现这几天哈利都魂不守舍的。尤其是圣诞节那几天。晚上,希尔伯特用了灵虚道人教的沟通方法。在床上盘起了腿,心中默念灵虚道人。然后感觉有股巨大的疼痛从脑子里传来,仿佛有人用钻子钻你的脑袋。

  “你就这么弱吗?小子。”

  希尔伯特一抬头,发现四周雾气腾腾,白茫茫一片。然后看向前方。一个身着银鹤仙授丝缕袍,脚登龙纹金莲踏云靴,长发飘飘,的年轻英俊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就是灵虚?”

  “没错,我就是,小子你怎么没被我的美貌折服?”

  “噗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让你帮我看看哈利这几天都在干嘛?我看他魂不守舍的。”

  “他这几天都在厄里斯魔镜那边待着,在你们一个废弃的教室里。要不,你去劝劝他?”

  一阵天旋地转的吸力把希尔伯特又送回到了原地方。脑海中响起灵虚道人的声音“小子,我把咱们俩的见面方式改了一下,你只需要敲一下我给你的铃铛就可以了。”

  希尔伯特施了一个幻身咒。直奔废弃的教室。

  “这么说——你又来了,哈利?”

  “希尔伯特,你怎么在这儿?”

  “我睡不着,起来四处逛逛。”

  “你和你之前的千百个人一样,已经发现了厄里斯魔镜的乐趣。镜子使我们看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不管我们想要什么……”

  “所以,它是反映我们欲望的镜子?”

  “没错,哈利,你的欲望是见到你的父母,罗恩的愿望是成为男生学生会主席。”

  “你怎么知道?”

  “我陪着你看这镜子不是一天两天了。”希尔伯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然而,这面镜子既不能教给我们知识,也不能告诉我们实情。人们在它面前虚度时日,为他们所看见的东西而痴迷,甚至被逼得发疯,因为他们不知道镜子里的一切是否真实,是否可能实现。哈利波特!你难道想让你的父母知道你荒废时间在这里虚度光阴吗?”

  “不,他们不愿意。”

  “那么,现在穿上隐形衣回去睡觉!”希尔伯特严厉的说到。

  “你说的对,我不能虚度光阴,我要为我父母报仇,我一定会打败伏地魔的!”

  哈利前脚刚走,希尔伯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看到了自己抱着美女(是谁?暂时保密。)。

  “我对你刚才的说教,表示赞同。沙菲克先生。”

  希尔伯特转过去,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一下子冻成了冰。他朝身后看去。坐在墙边一张桌子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阿不思·邓布利多。

  “你施展了语言的魔力,劝导了哈利,我不得不佩服你。”

  “教授,我不知道您在这儿,我马上就走。”

  “别慌,咱们一起好好聊聊天。”

  “你似乎很怕我?”

  “不是,只是有点紧张。”

  “放轻松,我有时不得不感叹年轻人的活力现在,人老了,总是会怀念过去。”

  “怀念你的老公盖勒特格林德沃吗?”希尔伯特下意识的作死说到。

  希尔伯特明显的感觉到邓布利多噎了一下。“教授,你看到了什么?”

  “袜子,羊毛袜子,人们总是送书给我,可我想要的是袜子。”

  “我知道了。晚安,邓布利多教授。”

  “这个孩子很有潜力,可他是怎么知道我和盖勒特的事?”

  关于羊毛袜子

  校长真正的渴望就是一个完整而美好的家,所以校长在厄里斯魔镜中看到的是一家团聚,弟弟也同他和好了。羊毛袜子在西方隐喻亲情。

  

作者感言

鹤阳子

鹤阳子

超长章,求打赏,月票,推荐。   谢谢你们了!

2019-01-13 08:42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