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朝九晚五地下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怪脸

朝九晚五地下城 养猪大户狗蛋 3012 2019.07.23 23:14

  从几只大地精的尸体上挑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值钱的战利品,韦德不禁想到了那柄亮晶晶的短剑,只可惜早被考尔斯捡走了。

  垂头丧气的他凑到高个子术士身旁守着他完成回收“淤泥爬行者”的工作。

  这片区域是一个小山村的最高处,没有人烟的村子破败不堪,夜里黑黢黢的没有任何灯火,唯有这只食人魔守着的高大木门后隐隐有火光。

  周围的敌人已经被清理干净,领队的剑士凑近木门,用自己的头盔贴着湿润油亮的门板倾听了两秒钟。“能听到才有鬼…”韦德嘟囔着。而考尔斯也不出所料的转过身对自己的伙伴摇了摇头。

  “吱~~~~”木轴发出让人牙齿发酸的噪音。这扇木门比它的守卫还要高出一截,重量自然是不轻。

  韦德推开一半就涨红了脸,不仅仅是用力憋的,这扇门的后面火舌飞舞热浪滔天,把门外袭来的冰凉空气杀的片甲不留。

  外面漆黑一片,衬的门内火光更加刺眼。一行四人纷纷抬手遮眼来适应光亮,从指缝中偷偷打量着门内。

  这应该是举行某种仪式的神殿,跟外面低矮逼仄的破败村落相比可以说是富丽堂皇,韦德以前见过成年的地龙(带尾巴约八呎高、二十呎长)觉得很巨大,而眼前的方形殿堂估计能塞进去五头供它们玩耍。

  四周靠墙边堆放着很多细长的陶制凸肚罐子,几乎每个陶罐上都顶着一根点燃的粗蜡烛。十几根承重的圆木立柱全被点燃成了火柱,助燃的应该是那些捆扎在柱子上的尸体…

  尸体们痛苦扭曲的焦黑面孔仿佛在发出无声的惨叫,它们被折磨成超乎想象的畸形,以至于不能分辨是否为人类,是惨遭怪物毒手的村民么?仅仅是远观实在难以判断,当然,也没有人想凑近去观察。

  被村民祭祀崇拜的神像完全被砸碎焚毁,根本看不出原来的面貌。

  取而代之的是一根绑着巨大黑色“怪兽”的火刑架,此刻它也确实在燃烧着,歪歪扭扭的插在神像的基座上,远远望去像是一只比食人魔还大一圈的稻草人。

  “好过分…太凄惨了…”喀拉什用手掌捂住下半张脸,颤抖着挤出话语。

  而高个子棕色肌肤的术士双眼从莹莹发光的蓝恢复成琥珀色,他摊开手耸了耸肩,望向领队:“没有敌意的存在。”

  接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只银质酒壶递给了喀拉什,示意她喝一点暖暖身子压压惊。

  “某种邪恶的仪式么?还只是胜利后的助兴娱乐?”韦德绕了一圈确认整个神殿内没有敌情后念叨着,目光不由的望向火刑架上的“怪兽”——超过二十具烧焦的尸体,捆绑在架子上拼凑成一只张开双翼的大鸟。

  不应该是这样的,韦德捏着下巴思索着。

  根据【告示栏】上发布的任务,是当地领主重金悬赏冒险者来打探这个领内村落的状况。目前看起来村庄早已破败并被食人魔洗劫一空,村民们惨遭杀戮无一生还。

  这样的探索结果可以说是没有意义,和任务价值严重不符。韦德不相信一个破村落里几十个可怜领民惨遭怪物屠杀的消息带回【酒馆】里能领到二十四枚银泽尼,想到这他走到领队面前,两人低声沟通了几句。

  “清理一下四周,看看有没有漏掉的线索。”考尔斯下令道,自己率先开始检查那些数量惊人的蜡烛罐。

  女牧师背靠木门,再次把巨弩杵在地上,双手捧着酒壶小口的抿着,没有半点要去行动的样子。心灵受到一定打击的她,目前还没有回过神来。她看向盯着天花板神游天外的术士:“谢谢你的酒,很甜很好喝。”

  她想了想还是觉得有必要叮嘱一下:“不过下次再给别人酒的时候呢,还请先确认一下年龄,因为我已经成年了所以没关系,不然的话是违法的哦。”

  也许是这个话题过于尴尬,拉希德没有理她,低头在地上找根本不存在的地缝,仿佛那比银闪闪、圆溜溜钱币还有趣。

  韦德已经把所有柱子都搜了一遍,却发现这两位在消极怠工。

  “嘿!伙计们!”他拍了拍手吸引两人的注意,“我还在这呢,好么?让我也加入你们的悄悄话呗…”

  “不如加入我这边,一起干活。”领队剑士冷冷的声音透过头盔的气孔传了过来。

  此刻他正扶住火刑架正后方墙面的某个砖块,用力的向前一推,这面墙的下半部分立刻向内对开露出后面的暗道。

  堪堪一人高的暗道里空气正常流通,考尔斯探头进去检查了一番后退了出来:“没问题,照明之后按顺序进去。”

  女牧师将十指交叉在胸前,颔首祈祷:“崇敬光明!”接着她的头顶上方一呎处悬空出现了一颗拇指大的光球,由亮变暗再转亮数次后,亮度渐渐适中,让人产生内心平和的感觉。

  确认了光球每人头顶一个后,考尔斯一言不发的钻进了黑暗的密道中,接着是喀拉什和拉希德,最后是韦德。

  看的出来这暗道没被用心修葺过,韦德需要缩着脖子才不会让头盔撞上石壁,宽约四呎够两个人并排通过。

  长度也很短,领队的考尔斯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了一分多钟就看到了散发着微弱火光的出口,隐约还能听到阵阵有节奏的铁镐敲击声。

  他靠在出口的石壁上观察了一番:

  这是山腰处巨大山岩加工出来的平台,从山脚下延伸上来的石头阶梯已经被破坏。

  而暗道出口的正对面是一个堆积着木柴堆、手推车和农具的木头棚子,顶上盖着某种皮革用来遮雨。

  木棚的旁边有一个很大的洞穴,应该是人工挖掘出来的产物。

  忽明忽暗的火光在洞穴深处闪动着,像是巨蛇口中灵活分叉的舌头,令人毛骨悚然。

  一个矿洞,这就合理解释了为什么领主对这个山村这么关注了。

  韦德望向洞口内,不知是因为皮肤淋了冰冷的雨水还是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心里阵阵发寒。

  拉希德和考尔斯碰头嘀咕了几句,接着双眸迸发出蓝色幽光进行了一次【占卜】。

  短暂的解析仪式后,结果显示:继续探索是正确的,但伴随着一定的危险。

  “好恶心…”

  喀拉什不快的想,打心底怀念自己柔软的床铺,巨弩的重量和恶劣的天气给了她很大的负担。

  好在考尔斯和韦德承担了本次行动的绝大多数战斗,神术也没用几次。

  她平稳了自己的呼吸,将【食猴鹰】的准星瞄准不远处那道干瘪的人影:

  它皮肤蜡白干燥,看起来就像脱水一样没有任何弹性,没有头发,干涸内陷的五官让整个脑袋看起来像是枯木削出来的矮桩。衣着褴褛只有几根破布条扒在身上飘来荡去,双手机械的挥舞十字镐在敲击石块。

  喀拉什这样的外行都看的出来这“矿工”在做无用功,这只游荡在矿洞里的尸鬼,除了把见到的活物撕成碎片外只会漫无目的重复自己生前的工作。

  四人在矿洞里仅仅探索了一小会,已经遇到了七八只这样的怪物,它们感知迟钝,遇到落单的远远的狙击掉就好。

  短矢“嗡~”的一声飞射出去,尸鬼应声倒地。

  女牧师轻轻吐气,平复了呼吸。

  考尔斯打了个手势让队友原地待命,自己轻手轻脚的靠过去检查。

  短短的十分钟,就完成了矿洞的探索,并清理掉了所有游荡的尸鬼以确保没有漏掉什么暗门密道。

  这个狭小的矿洞曲折反复加在一起还不到百米深,目前四人探索到的这条小道仅三呎来宽,左面是开凿光滑的山壁,右边简陋的木栅栏挡住黑黝黝的深坑,十分危险。

  被消灭的尸鬼倒在小道的尽头,歪倒的尸体半掩着一只木制宝箱,方方正正的箱子上金属的边框反射着微弱的火光,光滑圆润的铆钉帽呈现温暖的橘色,分外诱人。

  冒险者之间流传着“宝箱怪物”的传说,这种阴险的坏东西将自己伪装成宝箱,一旦有人因为贪婪贸然接近,就会被它化作巨口吞噬,成为它的养分。

  这样的传说,在场的所有人都只有耳闻,没人真的见过。但矿洞内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探索了,并且术士【占卜】出的“一定危险”还未发生,最后的最后摆在大伙面前的,仅仅是这样一个宝箱,就不由的让人浮想联翩了。

  小心无大错,考尔斯警惕的靠近宝箱,用佩剑的剑尖刺入了木制的箱盖,轻松的刺了进去并撬掉了几片木屑,箱子纹丝不动。再换了个位置刺入,同样没有异常,剑士长嘘了一口气,身体站直放松了肌肉,准备收剑入鞘…

  就在此刻,他身侧那光滑的岩壁,突然泛起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涟漪,接着一张灰白色的鹰钩鼻巨脸瞬间凸现在了考尔斯的头顶,三双黄黑掺杂的浑浊巨眼齐刷刷的瞪着他,目光阴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