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朝九晚五地下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返程

朝九晚五地下城 养猪大户狗蛋 2326 2019.09.13 23:50

  一股凉意从韦德的尾椎骨往脑门猛窜,令他不由得浑身发毛遍体生寒,捏着照片的手都开始颤抖。

  荀甙也发现了室友的不对劲,坐起身凑过脑袋来瞥了一眼,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异常,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

  “怎么了?”

  韦德这才回过神来,觉得很奇妙,仿佛自己的意识里有那么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总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自己脑子蠢蠢欲动想要蹦出来。

  他摇了摇头把脑子里乌七八糟的一堆抛到脑后,跟二狗又聊了几句,想套他的话问出点未来的事情,结果都被堵了回去。

  洗了个澡也没能把他蒙圈的脑子变清醒,韦德冲完凉倒床就睡,希望这纷乱的一天能这么过去。

  可惜天不遂人愿,他晚上一直做噩梦,清晰的梦见自己被笼罩着黑气的巨人刀劈斧砍成了一堆肉块,几次把自己吓醒,也就是他神经大条,还能继续睡着。

  就这么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的度过了浑浑噩噩的一夜,第二天韦德顶着两个黑眼圈被工作人员叫起来去食堂吃了早餐。

  还是分批次就餐,跟昨天晚上同样的八个人一桌,不过看起来其他人精神状态都有所好转,不再像昨天那么沉闷。

  荀甙悄悄跟韦德解释说,这样小范围的沟通既能缓解情绪,又不容易引起骚乱,韦德细细分析之下觉得有点道理,一个个监视太压抑,几百号人一起管理又怕脑子有坑的人来个“振臂一呼”。

  现在这样有些共同语言的人坐一起吃吃饭交流交流,有点国外流行的那种心理互助会的意思。

  接下来的几天又是无聊的等待,除了跟这几个人吃饭聊天只能在酒店里看无聊的网络电视,气人的是这网络电视还没有VIP,只能看过气综艺和红色电视剧。

  在此期间韦德和荀甙家里也收到了全球各地遭到恐怖袭击的消息,纷纷打电话来问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二人也没敢说自己亲身经历其中,只能统一口径说当天在家休息没遇到恐怖袭击,但是全城戒严暂时不能回去,要等几天。

  怪物突然从天而降,人类只能变成【冒险者】来御敌的消息这几天在网络和媒体上传的沸沸扬扬。

  韦德的几个【冒险者】群里也是一片哗然,就连“日常殴打狗海豹”群里都不再像往常那么沙雕,米雪和张豪为以后要不要再继续冒险吵个不可开交,还是叶枫及时跳出来发言才阻止了他俩。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我们在【地下城】里变得越强,在现实里被怪物杀死的几率越低。”

  话糙理不糙,韦德寻思着是这么个道理。

  超乎他想象的是,弱智少女阿雅倒是私下发了微聊给他问他有没有在魔都,是否安全。

  实在难以想象她会有这么细心体贴的一面,这话要是米雪来问就很合情合理,换作是她,就很微妙,韦德没忍住回了她一句:“你被盗号了?”

  阿雅回复了他一个问号,接着没过几秒又补发了一个张歌神的表情包——吔翔啦你。

  愉快的聊天就这么戛然而止了。

  韦德挠了挠后脑勺,没想到这憨憨竟然这么快反应过来自己在损她,可能是她那忽高忽低的智商突然上线了吧。

  另一边前几天刚建好的四人小群里一片沉默,NIKI私下发信息跟二狗说,她的同事VALLEN死在了那天中午的袭击里,接着她就退了群,韦德和荀甙只能叹着气把这个群给退了。

  江Sir这些天虽然都忙的飞起,但还是每天会抽点时间找他俩聊天。

  听说他本来是在帝都工作,这是出了事临时跑来这里出差。

  韦德问他是不是官方组织的领导他都笑笑不说话,一直跟在他身边那个姑娘闻言眼睛滴溜溜转,韦德见她把脸都快憋红了,最后硬是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后来江拥军总算是给二人介绍了一下这姑娘,这位叫周婷的帝都女孩相当于他的小跟班,本来她还在休假呢,硬是赶过来陪他出差。

  韦德听他这么说就有点懂了,看来这江Sir还真是个领导,他要只是个小队长,怎么会有手下这么殷勤的主动跑来陪加班呢。

  韦德一向没什么大志,对于江Sir提出的招揽十分动心,试问咱们小老百姓,谁还不想当个公务员呢?

  荀甙也没有反对的意思,看样子也是想答应。

  韦德观察了两天发现他这个重生者也不是全知全能,倒是人生经验确实丰富,至于那点高深莫测的逼格,总觉得有八分是装的。

  也就是在第三天,荀甙代表他俩向江拥军表达了加入官方效力的意愿。

  江Sir对这样的结果一点也不意外,还有点幽默的调侃说上头刚通过政审,要是他俩早一天答应了他还不一定能批准。

  韦德撇撇嘴,觉得这笑话一点都GET不到笑点。

  接下来就是填写登记表和宣誓之类的手续,略过不提。

  随着第二次全身的体检,漫长的五天观察期总算过去,在医院韦德看到了身边不少人都戴着黑色的袖套,袖套上既没有红点或者白点,连孝字都没有。

  他细想一下恍然大悟,这次恐怖袭击遇难的大多是年轻人,同辈的亲人死去自然是纯黑袖章。

  韦德这么一分析,再观察一下周围,果然医院的各个角落里有不少面色悲伤绝望的中老年人,心中不免一痛。

  白发人送黑发人

  第二次的综合体检报告很快回到了所有人的手上,这次非常详细,韦德看着自己体检表上的轻微脂肪肝若有所思…

  二狗倒是一切正常,就是查出来他胃里真的有幽门螺旋杆菌,这让韦德十分嫌弃,决定以后再不跟他吃火锅了。

  跟几位天天一起吃饭的“饭友”告别后,众人坐大巴各自回到自己的住所,韦德和荀甙在荀姑姑家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乘动车回了滨城。

  这次二狗提前约了辆出租车去车站,路上没再出任何意外。

  高速飞驰的河蟹号列车上,韦德找乘务员小姐姐要了张毛毯裹住上身准备一路睡回去,而荀甙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韦德已经把自己裹成了毛毛虫,就用肩膀拱了拱他:“你说我们回滨城要去哪报道上班?”

  二狗扭过头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暂时还是在家啊!你指望还能在市局里有个办公室咋的?”

  韦德露出失望的神色:“我还以为能就此过上朝九晚五的米虫生活呢。”

  “这点你倒是没说错”

  荀甙从脚下的方便袋里掏出一瓶酸奶打开喝了一口,眼角瞥见过道对面座位上,一位看起来六七岁的外国小女孩正冲着自己微笑,精致到极点的五官、栗色的波浪卷发配上古铜色的肌肤,让她看起来比任何娃娃都可爱。

  荀甙一愣,接着扭过脸冲着韦德面露讥讽之色:

  “晚上五点到早上九点,可不就是朝九晚五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