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朝九晚五地下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亲友

朝九晚五地下城 养猪大户狗蛋 3024 2019.07.27 11:39

  滨城鼎湖区北三路10号胜利家园小区

  韦德是被热醒的,汗水把后背腻的黏黏糊糊,十分难受,伴随着的还有令人焦躁的口渴。

  滨城这样的中部城市,气候特点是四季都有,但春秋季加一起大约只有两个月时间,现在虽然月份上还是初春,实际上白天已经入夏了。

  今天是周六,他一觉睡到了10点多。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他独用的凉水壶,对着嘴灌了两大口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父亲韦国庆戴着老花镜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机,看到儿子起床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餐桌上一碗稀饭早已经放凉,旁边还摆有一大碗的咸菜和一个红糖馒头。

  稀饭和咸菜韦德不爱吃,但是不妨碍父母持之以恒的为他准备。

  韦德扫了一眼,把红糖馒头放微波炉里一塞,设定中火转一分钟,自己再去洗手间刷牙洗脸。

  正刷着牙呢,手机屏幕一亮,韦德斜眼瞄了一眼,推送界面显示是老爸发了条微聊给他:“身价百亿老板这样骂不上进员工…”

  一看就知道是老爸不知道从哪个公众号转发的心灵鸡汤,他翻了个白眼继续漱口。

  洗脸的时候韦德听到微波炉总共“叮”了两声,擦干出来一看,果然热好的馒头被端回了餐桌,那碗稀饭也正冒着热气。

  他转身去茶几拎了自己的凉水壶,就着凉白开狼吞虎咽掉了红糖馒头,完了再把那碗动都没动的稀饭端进厨房凉着。

  路过客厅的时候,韦父还是没忍住叫住了他:“发给你的东西你要看看,不要当耳边风。”

  “知道了。”韦德半搭不理地走回了自己卧室。

  韦父叹了口气,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无奈的去厨房开始做饭。

  周末母亲覃青在离家不远的公司值班一天,但午休时间充裕足够她回家吃饭,一般12点左右到家。

  午饭有韦德爱吃的毛豆肉丁和滑蛋虾仁,吃饱喝足又补了个午觉他才彻底恢复了精神。

  又在床上赖了一会,算算时间不早了,只好把换洗衣物塞进背包和父母打了个招呼就要出门。

  在玄关换鞋时母亲叫住了他:“等我一下,我去上班顺便送你一截。”

  韦德扫了一眼手机的时钟,下午1点半。

  正常情况韦母都是2点才出门,如果不是为了这个“顺便”她应该有更充足的时间来睡午觉的。

  母子两无言的进了电梯,有些破旧失修的电梯无声颤抖着缓缓下行。

  还是母亲先打破了沉默:“你去车库把车开到上面来,我丢个垃圾在车库门口的路边等你。”

  韦德看了看她拎着的黑色垃圾袋,疑惑道:“车库不也有垃圾桶么?”

  “人家保洁把垃圾箱从车库推到上面累死了,丢上面的吧,就两步路。”

  “不是用电三轮拉的么?”

  “过完年以后我好几次看都是人推的,业主委员会那些人去年又不交物业费…”

  “电三轮能要几个钱?”

  “这我哪知道呢,反正人家不容易。”

  “好像我们就过得容易一样。”

  “……”

  韦母原本因为几句家常变得柔和的面色一僵。

  韦德也知道自己讲错了话,正好电梯“叮”的一声到了1层,他二话不说从母亲手里夺走了垃圾袋。

  “你去开车吧,垃圾我来丢。”

  中午的阳光火辣,韦德眯着眼随手把垃圾袋丢向了门栋旁的绿色垃圾桶,结果它磕巴了一下掉进了右边那个蓝色的垃圾桶里。

  垃圾分类社会上已经提倡了十几年,目前魔都帝都也在强制推行,不过韦德觉得自己这十八线城市要真正实行还需要过度过度。

  垃圾桶里“哐啷”一声,吓得一旁矮树上几只麻雀飞起。

  韦德的目光跟着飞翔的鸟雀向上移动——稀疏的白云,浅蓝的天空,在散发着毒辣光线的太阳旁边,“它”就在那里。

  半个月前,天空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黑点,如同一滴滴在清水中的墨水般在天上不断扭曲变形。

  一个昼夜之后,全球各地突然出现了无数异域风景的【门】:

  出现在新约时代广场上爬满青苔的岩石拱门、桥都红崖洞立体步行街边无缝衔接的空间站、纽西兰国家森林公园里轰隆作响冒出来的巨大蒸汽钻井车、拜哈里耶白黑沙漠中高耸入云的油彩雄鹰图腾柱、涩谷十字路口正中央用橡木条和铜钉封死的一口荒井…

  进入【门】的人会来到一个看不出时代感的【酒馆】,在这里天南海北使用不同语言的人可以流畅沟通,还可以转职成为【冒险者】,利用自身携带的【钥匙】穿梭于这些【门】背后连接着的一个个异世界地下城,通过冒险完成【告示栏】上发布的任务或者向【酒馆】里的NPC出售素材来获得货币——泽尼。

  国家在第一时间就组建了专项团队,通过在各个市县的地下城有组织的探险来发掘这异变的原因,另一方面也在阻止一般民众进入地下城来承担不必要的风险。

  虽然在这个经济发展变缓的时代,这是一个可以给民众提供粮食、就业、娱乐的新方向,但毕竟地下城出现时间太短,对人类到底有怎样的负面影响还需要研究观察。

  即使没有负面影响,冒险中无法避免的血腥暴力或者死亡体验也会给人带来心理上的伤害。

  但供需总是不平衡的,官方有组织的探险团对【门】那边更尖端的物资和情报有着更大的需求,当然作为基本货币的泽尼也缺的紧,事实上全球范围内关于泽尼和米刀的黑市交易屡禁不止。

  而铤而走险想要通过地下城来谋利的民间人士也不在少数,并且【门】的奇异之处超乎人类的想象,实在无法做到完全阻止民众进入,这些“野(非)生(法)”冒险者中有少部分脱颖而出。

  无论是消灭了官方解决不了的怪物,还是解决了高难度的任务获取了所在地下城的相关情报,或者仅仅是走运的发现了一个装满了金泽尼的宝箱,总之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不少人狠狠的赚了一笔。

  韦德就是这群野生冒险者中普普通通的一员,碌碌无为而又向往发财的那种,他缺钱,很缺。

  坐母亲的车到地铁站,经过一次换乘,出地铁口再步行穿过半条街,共计四十分钟后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一座老城区里新建成的高层公寓。

  韦德去年秋天毕业后换过两份兼职,目前没有固定工作。和大学的好兄弟合租在这里办摄影工作室,现在有了更赚钱的门路,出租屋就只剩下休息这个功能了。

  乘坐电梯到21楼,因为是公寓是新建成的,配套设施也比较好,每户的防盗门上都配着新型指纹锁。

  拧开门,房里烟雾缭绕,但却不是香烟那种呛人的刺激性气味,反而有种淡淡的水果香气。

  韦德用手在面前扇了扇风,看到室友背对着门戴着耳机,正光着膀子坐在电脑前抽电子烟看直播。

  桌子上一瓶1.5升的可乐被喝了大半,黄桃罐头改造而成的烟灰缸里插着一簇儿烟屁股,旁边一袋拆开了包装的槟榔。

  而电脑屏幕上是一个正用手遮住胸口在调节摄像头位置的女主播,一张下巴能戳死人的整容网红脸。

  “哟呵,换口味了?”韦德把背包往自己床铺上一甩,闻了闻房里的味道,自己讨厌的香烟味已经很淡很淡,估计室友昨晚抽完烟还开了窗户透气。

  室友闻声,把耳机摘了回头看他:“忘了叫你带一提可乐上来了,你刚说啥?”

  “我说你怎么换口味了!”

  “白桃味的!怎么样,这气味超sweet~”

  “谁跟你讲电子烟了,你不是最喜欢童颜巨那啥么?这大眼尖下巴咋回事?你个浓眉大眼的也背叛组织了是吧。”

  韦德用手指戳了戳液晶屏,屏幕里那女主播正双掌合拢屈指比了个心,嘴上不断的复读感谢,笑得非常灿烂,估计是有粉丝给她刷礼物了。

  室友翻了个白眼:“本地的小姐姐,是个法爷,以后咱们组队缺个奶缺个AOE,我这不正考察呢。”

  “你跟飞哥他们固定队赶紧散伙了吧,这两天我混野队经验有点少,感觉到10级好漫长,需要你这条大腿。”

  “等几天吧,飞哥帮我转职出了不少力,他跟小辉配合也适合我输出,再说队里没战士有装备也可以给你留着。”

  “……行吧。”

  被婉拒了,韦德躺在自己床上发了两秒钟呆,又不死心的问了一句:“二狗,下周三能组我么?”

  室友姓荀(xun)单名一个甙(dai),是韦德大学四年同宿舍的铁哥们,大一那年有次在阶梯教室上大课,老教师点名把他大名看成了苟贰,念成了二狗。

  这个接地气好养活的外号陪伴他度过了整个大学生涯。

  二狗面露难色,揉着后脑勺咂了咂嘴,本来准备婉拒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变成了:“你到10差多少?要不,去‘八扇门’我带你一个小时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