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朝九晚五地下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隔离

朝九晚五地下城 养猪大户狗蛋 2231 2019.09.10 22:51

  “啪!”

  清脆的响指声,只有荀甙一个人能够听到。

  没有绚丽的闪光,也没有如龙似浆的电流,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但,那只巨龙从后脑勺到大腿根处,像是冰淇淋被勺子挖了一块似的生生消失了半个身子。

  韦德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巨龙数十米高的尸体从腹部断成两截轰然倒地。

  墨黑色的龙尸重重落地后开始化为灰烬,流沙般消逝于空气中,而所有巨人转瞬间也同样变成了一堆堆随风飘扬的粉末。

  在场所有人都屏着呼吸看着这一幕。

  一声小小的欢呼从【冒险者】队伍那边响了起来,接着欢呼声就像有感染力一样在人潮中开始扩散,声浪一阵高过一阵,转眼的功夫整个广场上的所有人都开始振臂欢呼。

  而站在雨棚上的荀甙从口袋里掏出不知什么东西往自己额头上一抹,整个人便消失了。

  人群的欢呼声随着最大功臣的消失而稍有凝滞,但立刻又被更大的声浪盖过。

  所有怪物的灰烬全部朝着天空那漆黑的湖面飘去,那湖面因灰烬荡起起无数涟漪后,开始虚化消失,广场上的人们已经能透过黑色的虚影看到背后的那片蔚蓝天空。

  韦德在人群中也同样在抬头望着天空,见不祥的黑色逐渐变淡,一种劫后余生的放松感席卷了他全身。

  周边不少人都开始哭泣,有些激动的更是紧紧的抱住身边的人。

  韦德刚用眼神制止了一个想要抱过来的男高中生,就感到有人在拽他的胳膊,他扭头一看却没连根毛都没看到,接着眼前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贴到了他的脑门子上。

  他大惊失色,以为又是什么诡异的怪物,却听到二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们隐身了,快走!”

  周围有不少人看向这边发出惊呼声,韦德将信将疑的低头一看,果然看不见自己的身体了,凭感觉抬起另一只手往面前挥了几下,结果因为没有参照物控制不住身体,一掌扫到了自己下巴上。

  手臂上一股力量传来,拽着他就近往一座商场跑,韦德也知道他和荀甙二人在之前的战斗中的表现过于抢眼,如果还老老实实待在广场上,肯定会被堵住围观。

  虽说是在救人干好事吧,但韦德莫名的有点心虚,鬼使神差跟着荀甙开始跑路。

  天上黑色越来越淡,韦德同样感觉自己的体力在飞速流失。

  看来随着这天幕的消失,与【地下城】相关的【冒险者】力量也会散去,那隐身的效果用大拇指思考也知道自然会随之结束。

  他感到二狗拽着自己的力道又大了几分,跑得更快了。

  俩人发足狂奔,钻进了商场大门并挤到堵在门口的人群里躲了起来。

  这里乱糟糟的,人挤人人推人,根本没人注意到两个看不见的人钻了进来。

  一片混乱的人群边缘,韦德二人一寸一寸的现出了身形,身上的装束也恢复成了日常衣装。

  二狗甚至还拖着他那个粉红色拉杆箱。

  韦德悄悄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咋办,出了这么大事肯定全城戒严,就别想着坐车走了。”

  二狗紧皱着眉头,跟其他市民一样踮着脚往商场外面看。

  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数十辆冲锋车和救护车闪着警灯开进了已成废墟的徐佳汇。

  “我们老老实实等待外面救援,然后回我姑姑房子等风头过去再回滨城。”

  韦德想想有道理,这个时候还想着往外跑的人肯定有问题。

  救援队很快就进入了各大商圈开始搜救市民,韦德他们这种没受到实质伤害的,被集中到外面一个临时搭建的救援中心进行了详细的信息登记。

  排队去救援中心的路上二狗提醒韦德赶紧跟家里联系一下,免得他们担心。

  韦德想了想又编了个理由跟韦母说在魔都多玩两天,韦母倒是没太在意,很随便的答应了。

  这使得韦德有点纳闷,按说以现在互联网的时效性,出了这么大事早就该传得沸沸扬了,可自己老妈的样子好像外面没人知道似的。

  马上他就知道了原因。

  这边韦德挂了电话,那边就有位身穿灰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把手机收走了。

  很显然是在做信息封锁,还可以检查可疑人员,毕竟今天的这场惨剧不能排除有人为的可能性。

  临时中心里,所有人都发了一张还热乎着的表格。

  身份、户口、住址、联系人以及工作单位或者在读学校,甚至连今天的行程和目的都被要求登记到了纸面上。

  接着他们被送去较远的三甲医院进行检查,近的医院已经被伤号挤满了,轮不到他们。

  于是整个下午的时间都在医院里无聊的排队做体检,因为没有了手机可以玩,这个无聊的程度又增加了一倍。

  折腾了几个小时,检查了至少三十来项内容,实际拿到手体检信息却又只有寥寥几个常规数据,反而让人心里毛毛的。

  到了晚上韦德他们跟几百号来检查的市民一起被大巴车拉到了郊外一家度假村里,七八个人一桌分批次就餐,吃得东西比较糟糕,明明是杭帮菜,却每道菜都画蛇添足的甜了那么两分。

  韦德这一桌三个小团体,他跟二狗算一个,另外两个小姑娘一堆,还有四个中学生模样的半大孩子。

  大家年龄相差不多,看起来好像一群出来旅游写生的年轻学生,可惜饭桌上的气氛十分凝重。

  遇到今天这种惨剧,自己差点送命不说,周边还死了那么多人,这要是还能有说有笑跟出门旅游一样,那才有毛病。

  然后一直陪同他们的工作人员小哥哥给了韦德和荀甙一张门卡,他俩被分到酒店四楼一个二人间进行休息,手机也“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

  而跟韦德他们一起吃饭的小姑娘拿着门卡委屈巴巴地拉住了工作人员,委婉的问他自己啥时候能离开。

  工作人员则更委婉的表示,至少要等明天体检报告出来,并且多观察几天时间才能安心放他们走。

  韦德二人对这个结果不算意外,老老实实地拎着行李住进了安排的酒店房间里。

  门一关,韦德就一头扑到了柔软的床铺上瘫成一团,忙碌的一天搞得他焦头烂额,恨不得现在就睡死过去。

  而荀甙跟在他后面推着拉杆箱进了房间,环顾四周后把门反锁,又扣上了安全链。

  这是他俩从广场之后第一次独处。

  荀甙看着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室友,站在那嘴唇动了几次,也没说出话来。

  又过了几秒,他才幽幽的冲韦德问了一句:

  “你就没什么想问的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