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朝九晚五地下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钟声

朝九晚五地下城 养猪大户狗蛋 3106 2019.08.01 12:00

  真正的格勒姆,能爆锤喷火巨龙的那种,不太可能出现在这个级别的地下城里,从体型大小上来说不符合,东洋化佛像的外形自然的也让拉希德往“式神”类怪物的方向产生联想。

  如果是【阴阳师】职业的冒险者,在这里可能会有更好的发挥,不过…现在唯一能指望的也只有西方的施法者拉希德了。

  从职业设定上来说,术士是通过觉醒血脉获得施法能力的天生施法者。血脉上倾向风与土系魔法的拉希德理所应当的拥有【奴役土元素】这法术。

  不知道是元素生物和东洋怪物是不是有点跨界,还是这个法术的等级太高术士无法熟练掌握,又或者是因为佛像怪物过于强大,拉希德连续五次施法都被它抵抗了。

  眼见这“君茶利天王”一步步逼近,近到下一秒就能用手中的火莲禅杖将术士敲成肉饼。拉希德决定孤注一掷,完成第六次的施法。

  “哗啦啦啦…”的异响从背后响起,第一个撤出通道的女牧师忍不住回头查看,却见术士拉希德的周身散发着碧绿色的柔光,而一根粗大的绿光锁链从他胸前钻出,锁链的另一端连在“君茶利天王”佛像胸口正中央的位置上。

  【奴役土元素】施法成功!

  在五尊佛像中身材最为高大强壮的“君茶利天王”在术士的命令下转过身去,挥舞着手中的禅杖攻向从身后赶来的“北方博闻明王”,这尊手持宝伞的佛像被禅杖砸了个趔趄,被直接击中的左臂更是化为齑粉。

  另外三只怪物也加入了战局,这些怪物动作缓慢但有着毁灭性的力量,整个通道像被飓风肆虐过一样一片狼藉。因为拉希德在引导法术无法移动,冒险者队友们站成一排将他护住。

  战士斜眼瞄了瞄术士身上散发着的法术光辉,口中嘟囔着念念有词:“爱是一道光…”女牧师听到了差点噗哧一声笑出来,但还是板住了脸向他解释道:“四元素说里绿色代表土。”

  韦德惊讶的合不拢嘴:“我还以为你是东洋人…”

  不久后,被拉希德操控的“君茶利天王”手持宝剑将最后一只“东方住国明王”砍成了粉末,自己也伤痕累累碎成了一地土渣。

  就在所有怪物都被消灭的同时,通道另一头那被浓雾阻挡的拱门忽地光芒大作,接着浓郁到凝固的灰色雾墙转瞬消失不见,连这通道内半人高的雾气都不再翻腾,逐渐平息。

  【奴役土元素】的法力消耗非常小,拉希德解决了五尊佛像后战斗力几乎没有什么损耗。但是这不妨碍他从长袍内侧口袋里掏出一只镶嵌着祖母绿的可爱银色酒壶灌上一口。

  他正眯着眼享受佳酿呢,却见老搭档考尔斯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虽然戴着桶盔看不见眼睛,但被他一言不发地盯着,还是让拉希德浑身不自在。

  “补充MP,没有别的意思。”他扭扭捏捏的解释道。

  韦德穿过雾气消散的拱门,门的另一端是一个半月形的房间,连接着一条陡然向上的石头台阶,这段阶梯只有四五米长,他带领着队伍拾阶而上,进入了一间精心布置过的奢华房间。

  四周墙壁干净整洁,挂满了大大小小数十个油画框,但画框内只有浑浊的黑白色色块,根本看不清画像到底是什么;画框间还有几幅水银镜子和一副航海图;浅褐色的木质地板上铺着金丝流苏边的朱红色柔软地毯;屋子正中央的长条桌上陈列着发条钟、星象仪、瓶中船、单手火铳、南蛮铠甲等各式各样精巧的工艺品。

  这里应该是摆放陪葬品的耳室。

  韦德忍不住将手伸向长条桌上一只造型华丽的金色高脚酒杯,死人是用不上黄金的,应该让它们在其他地方发光发热释放价值。没想到这金杯却仿佛长在了桌子上一样纹丝不动,他不死心的又用力拔了拔,同样无功而返。

  众人对其他陪葬品都进行了尝试,结论是【地下城】没有那么大方,这里的陪葬品他们一样都带不走。

  “有个宝箱!”喀拉什兴奋的欢呼声给了垂头丧气的战士新的希望,只见女牧师正蹲在房间角落里一个银色金属箱子前。

  冒险者们赶紧围了过去,在考尔斯的点头示意下,唯一的女队员推开了箱子的顶盖——紫色的光球静静地躺在箱子中央。

  喀拉什将光球捧在掌心凑到面前,发现里面是一件鹅黄底色的无袖罩袍,罩袍的后背中央绣着一员神将,他面如生铁须发皆张身着朱红官服手持一柄宝剑神情威严不可侵犯,而衣角处点缀着朵朵彩色雏菊刺绣,样式十分精美。

  “这是…钟魁织羽阵?”喀拉什喃喃道,在场四人只有她认得这是什么宝物。这玩意的知名度即使在了解过战国文化的人里也不算特别高,她还是凑巧在喜欢的艺人出演的大河剧里看到过才有所了解。

  紫色的史诗级装备,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珍贵的物品,都惊讶的目瞪口呆,就连一贯冷漠的考尔斯在看到紫色光球时呼吸都慢了半拍。不过刚获得的装备在【地下城】里都是未鉴别的,不能直接装备,并且按照这支队伍的规矩,战利品都是先由队长保管等到了【酒馆】再做分配,所以一行人按耐住雀跃的心情继续探索。

  穿过没有任何敌情的陪葬品室,冒险者们继续前进,依旧是考尔斯在前,拉希德和喀拉什居中,而韦德负责殿后。

  细心的考尔斯发现,周围的建筑风格已经从东洋风逐渐往西洋风发展了,就比如刚刚陈列陪葬品的房间,就完全是西式中世纪风格。

  因此看到眼前由大量高脚烛台和水晶大吊灯提供照明的西式宴会厅,他心中虽然惊讶却没有像战士韦德一样不雅的张大嘴巴形成“O”字。

  拉希德之前喝了点酒,正在微醺的状态,人比平常要话多一些:“太不真实了,从炽田信长突然穿越到伊蕾莎白。”

  “实际上这两个人勉强算得上是同一时代。”喀拉什撇了撇嘴纠正道。

  高耸宽阔的宴会厅内,无论是立柱还是楼梯扶手,无一例外的由灰色石料雕刻而成并镶嵌上金属材质的装饰,让人不由得联想到格特人骄奢淫逸的腐败生活。

  四人刚刚离开的陈列厅位于二楼左边最内侧的房间,韦德走到扶手边凭栏四望:这间宴会厅一楼空无一物,只有金丝流苏边的红地毯铺在地上,看样子是客人们饮酒聊天的社交舞厅,而一层的尽头处是蛋糕式的梯形阶梯,同样铺着华丽的地毯,正中央的墙上挂着一台表盘直径约一米的巨大挂钟;沿着阶梯往上便是“V”字型向左右衍生出来的手扶阶梯,通往二楼两侧平行悬空的长廊,无论是大厅四周还是二层长廊,都立着打磨光滑的黄铜高脚三叉烛台,舞厅的正上方更是悬吊着璀璨夺目的金字塔形三层水晶吊灯。

  占用了巨大的空间和浮夸华丽的装饰却几乎没有任何的功能性,很难想像这样奢华的场景能出现在以小家子气著称的东洋人墓穴里。

  空无一人的场景并没有让考尔斯放松警惕,他不放过任何有可能隐藏着怪物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前进,在担任前卫的工作上他的表现绝对是典范级的,而毛毛躁躁的韦德现在还只能说是入门级。

  二楼十分安全,冒险者们再三确认过了没有任何怪物的存在。而陈列室正对面的那间房间,门死死闭着,考尔斯贴耳倾听里面也没有任何声响。

  行至一楼,站在蛋糕式的阶梯上韦德看到了大厅的正门,那是一道窄高的格特式拱形木门,对开式样的黑色门板内侧雕刻着和大厅十分般配的华丽浮雕,当然也少不了铁质的拉花装饰镶嵌其上。

  来到这宴会厅的数分钟内一切都风平浪静,四周也根本没有一个会动的东西,这给了冒险者们一种这里很安全的错觉。当他们队形紧凑的走到水晶吊灯正下方时,忽然!“哐~!”“哐~!”“哐~!”呼吸都能清楚听见的宁静被粉碎,大厅内突兀地响起一阵阵悠长的钟声!

  背对着阶梯的冒险者们惊的魂飞天外,不禁回头望向大厅后墙上挂着的那台巨大挂钟。

  只见那巨大的表盘已经脱离了挂钟的边框外壳,静静地悬浮在半空,而表盘上面黑色百合样式的铁质指针,从最为宽厚的时针开始,分针,秒针,连表盘边缘的细密刻度都逐一从表盘上剥离出来,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托在空中。

  伴随着“哐~!”“哐~!”的钟声,三支指针像发了疯一样以不同的速度逆时针飞转起来。

  而与此同时,整个大厅的景色也像一百倍速度倒带一样,工匠、贵族、武士、仆人…无数的透明人影在冒险者们的四周飞速倒退。

  考尔斯拔出手半剑立定,左足在前右脚在后,剑尖自然下垂指向下方右外侧,稳定的肢体可以随时以左脚为轴旋转全身,操纵剑自右向左挥舞来防御前方270度的任何攻击,这种全铁门起势有着双手剑术中最出色防御能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