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朝九晚五地下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嫌弃

朝九晚五地下城 养猪大户狗蛋 2114 2019.08.21 23:47

  纸是酒馆里最常见的发黄羊皮纸。

  字是圆滚滚透露着俏皮可爱的汉字。

  可这纸上写的字,内容却让韦德一脸问号。

  什么是“人工智障阿尔法喵”?这是几个意思。

  是最新流行的梗么?我怎么不知道。

  韦德从纸条上抬起目光,给了阿雅一个疑惑的眼神。

  短发妹子眼睛弯成月牙,神色中透露出得意,一副“我可真机智,快夸我。”的表情:

  “我想了一下,我的微聊账号是手机号码,给你还是不太合适,你就用ID搜我吧。”

  “……”

  这ID可真是清新脱俗。

  再说了,照着ID搜到你的账号,不还是会显示你的电话号码么?

  这姑娘脑子不大灵光,倒是自我感觉挺良好的。

  放心吧,就算知道你号码我也不会打的。

  顶多用油性笔写在网咖的男厕所门上,加上重金求子几个字。

  阿雅还不知道韦德心里的阴暗想法,但是本能的觉得背后一寒。

  她倒没想太多,又冲高大的战士眨了眨眼睛,叮嘱道:“晚上超过十二点不要给我发信息,不会回的。”

  现在已经超过十二点了啊!你让我加还是不加?

  韦德觉得自己侦测到了在途的降智打击,勉强冲她点了点头,接着跟在座的其他人打了个招呼,逃也似得离开了【酒馆】。

  溜了溜了,再待下去不是饿死就是气死。

  地下车库那像素风格的窨井盖上,韦德的身体从无到有迅速成型。

  他张开嘴哈了口气,又重重的咽了口口水,来缓解身体的失重感……当然这并没什么用。

  五感稍稍恢复正常的韦德忽然感到有一股视线正盯着他。这种感觉很微妙,难以用语言形容,但他就是能感到了自己正在被某种目光锁定着。

  韦德原地转了几圈环顾四周,总算找到了是什么在窥视自己。

  某辆已经落了不少灰的SUV下面,两只小狗正怯怯的趴在车底缩着脑袋看着他。

  韦德在这里也住了一段时间,自然认得这两个小家伙。

  它俩是游荡在这个小区的流浪狗,一公一母都是串串,身子长腿短一脸脏兮兮的小卷毛,隐约看得出是贵宾犬混血。

  附近的住户根据它们的颜色就起了名字:小黑和小黄。

  韦德稍稍有点纳闷,这俩狗子怎么跑地下室来了,稍作推测大概是白天下暴雨在这里躲到现在。

  作为资深狗派的韦德,根据以往跟狗玩耍经验,蹲下了身子单手前伸掌心向上,口中啧啧有声,想这样把狗子从车底引出来。

  然而下一秒小黄和小黑就夹着尾巴嗖的一下跑没影了。

  韦德也不在意,其实他马上要去吃点宵夜,真要是撸了流浪狗,很多手抓的东西他就不好下口了。

  乘电梯回到一层,韦德慢吞吞的晃悠在小区的花园里,夜晚的凉风吹在他脸上特别惬意。

  他正打算从小区正门去街对面吃牛肉面,却远远的看到小歪正蹲在门口的花坛上,在专心致志的舔自己的肥爪子。

  小歪是这小区里最大的一只流浪猫,不管是年龄还是体型都是最大的。

  油光滑亮的纯黑色毛皮。炯炯有神的暗金色大眼睛,再加上背后狰狞的巨大伤口,好一只威风凛凛的猫老大。

  然而,这么一副外表的它,其实特别粘人。

  见到人靠近就喵喵叫,声音又嗲又甜,再靠近喂它吃的还会主动蹭你的手或者裤腿。

  如果凑巧遇到它很饿的时候,这只喵星人甚至会一直跟着你主动讨吃的,跟到楼梯口,跟到电梯里,跟到你家门前……

  总之不给小鱼干,决不罢休。

  白瞎了这威风凛凛的外形,猫设崩塌。

  小歪这个名字是韦德根据它背后那个“Y”字伤口自己取的,也就他跟二狗这么叫。

  其他居民普遍还是喊它小黑,跟某只流浪狗共享单名。

  韦德虽然是狗派,但小歪因为是只披着猫皮的狗,所以他也蛮中意的。

  刚搬来的时候二狗还打算养它来着,最近这几天突然就变了心不提这茬了,哼,男人。

  韦德乐颠颠的凑到了花坛边上,准备摸一摸小歪那颗毛茸茸的肥头,结果刚刚还在专心舔自己掌心肉球的黑猫突然就炸了毛,一下把身子弓老高,然后咧着嘴冲韦德低吼。

  这下韦德有点懵逼,小歪他少说撸过十几次了,从没跟他翻过脸。

  而且它跟其他人也很亲啊,第一次看到它这么嫌弃一个人。

  咋回事,这是返老还童重回七八岁了?狗都嫌?

  就在这时,他的肚子又开始咕咕直叫,催着他赶紧进食。

  “算了,恰饭要紧。先满足物质文明,再丰富精神文明。”

  韦德略有遗憾的望着黑色猫咪消失在夜色里,用满嘴的歪理安慰自己。

  出了小区门买了瓶冰汽水,以前只能买三块钱一瓶的冰可乐,现在竟然都舍得买赤牛,不过得不说他现在有点膨胀了。

  照常去面馆点了碗不要香菜的牛肉面,想了想又要了份鸡蛋干子,再加半碗鸭血。

  这要是在空闲时间,面馆老板可能还要调侃他两句“哟,小伙子发工资了啊。”

  不过现在是高峰时段,胖乎乎的老板兼厨子只能在厨房里挥汗如雨的拉面。

  韦德他们租的小区不远处就是市客运站,晚上有数不清的出租车在这里等着拉客,到了凌晨不少夜班驾驶员都会来这边吃宵夜。

  首善区在滨城算得上是老城区了,然而却是四个区里最穷的,这点从房价就能看出来。

  相应的物价也比其他地方略低一些,这些赚着辛苦钱的驾驶员们,可以安心的点一碗面再配点烤羊肉串什么的过个嘴瘾,吃的油汗直冒肚皮溜圆也花不了几十块钱。

  在无数个平凡深夜里的午夜时分,这条老街这家面馆,都在尽自己所能的为这些人排解来自生活的压力。

  韦德用粗糙的卫生纸反复擦着面前油腻反光小圆桌,歪着脑袋瞄着忙里忙外的老板,发觉自己的心态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大概是负债还清的关系吧,他想。

  以前欠着信用卡的时候总觉得心里沉甸甸的,自己都过得够烦了,哪有心思去关注其他人的喜怒哀乐。

  这时候他又想到那笔还信用卡的钱还不一定到账了,得赶紧确认一下,不要江Sir发错人了,那可真是乐极生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