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朝九晚五地下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赤棺

朝九晚五地下城 养猪大户狗蛋 3013 2019.08.03 13:29

  最先,这座【地下城】的入口突然出现在小川町的柏青哥店门前,被喀拉什发现并第一个探索后,她联系了常去的【酒馆】里小有名望的剑士考尔斯来组织队伍并承接对应【任务】。

  考尔斯和搭档拉希德很快的从【告示栏】上茫茫多的任务中找到了该地下城世界观中探索山村的任务。

  加上凑数的战士韦德,四人穿越了布满野兽和荒魂的漫长山路完成了第一道银门;昨天通关了山村和矿洞的探索发现了这座山中陵墓,也就是第二道银门。

  虽然冒险者们已经有所猜测,这座【地下城】恐怕只有三个关卡。

  但谁也没想到,现在会有一座金门出现在眼前。

  明明之前在分岔口选择了看起来像是支线的那条路线来着,怎么不遵行基本法呢。

  不过眼下绝对不是直接打BOSS的好时机。

  首先是时间方面,进入地下城才一个多小时,把能获得大量经验的时间用挑战一只未知的BOSS实在是浪费。

  其次是战斗力还达不到,这座地下城的平均怪物战斗力对于现在的四人来说过于强大,之前的佛像能够解决都是全凭运气。

  再然后,还是准备工作不够充分,开荒BOSS,特别是难度极高的金门大BOSS,需要大量的时间,用冒险者们一次次的阵亡堆积而来的。

  在【地下城】中阵亡,并不会真的让【冒险者】死去。冒险者是在【酒馆】复活,修养一段时间度过【虚弱期】就可以再次冒险了。

  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复活会扣掉冒险者一定比例的当前经验值,如果你接下来要开荒BOSS,面临的可能是多次的死亡,最好赶紧想办法升级,顶着清零的经验条慷慨赴死去吧。

  综上所述,经验丰富的考尔斯果断带领队伍原路返回,去继续探索之前的那件墓室。

  加上休整的时间,大约又花费了20分钟。一行人又回到了之前的那个洞口,隐隐还能看到墓室那散发的红光。

  领队考尔斯继续打头阵,他手持一支新的松脂火把,另一只手握着佩剑,贴着墙缓缓向前移动。

  “听!”拉希德忽然出声,此刻队伍离那间摆着“介”字形深色棺材的房间有大约二十呎的距离。

  位于术士身后的两人不禁屏住呼吸竖起耳朵,一阵阵低沉嘶哑的人声从前方传来,正是之前那些幽灵口中呼喊的:

  “施巴塔多诺!崩照寇!”

  “施巴塔多诺!崩照寇!”

  “施巴塔多诺!崩照寇!”

  又是那群鬼东西?韦德心想这些会走路的复读机真够阴魂不散的,却发现走在最前面的考尔斯仿佛没听到这声音般不为所动,依旧默默的举着火把前进。

  “不好!”战士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他顾不得自己殿后的防卫工作,快步上前贴近领头的考尔斯,刚想抬手拍拍领队的肩膀提醒他注意周围的声音。

  却见剑士右手闪电般上扬,一道雪亮剑光划破了走道内的黑暗!

  “呃嗷嗷嗷…”一只足轻打扮的半透明鬼魂被斜劈成两段,不甘的呜咽着缓缓消散。

  因为这一剑太突然,站在他身后的韦德被吓了一跳,一瞬间他的后背布满了细密冷汗。

  好在是虚惊一场,还以为队长被什么法术控制了心智要砍自己呢。

  不过这一剑可真快啊…

  韦德心想,考尔斯的剑术委实可怕,刚才那一剑如果对象是自己,恐怕此刻已经血溅五步在酒馆里复活了。

  除了本身转职【冒险者】带来的技能和身体素质外,这位剑士自身的技法娴熟且格斗经验丰富,剑术上已经到达了融会贯通的境界。

  拿自己身边认识的人来比较的话,除了兵击俱乐部主办人本•马凯达外,没人是考尔斯的对手。

  不过,因为国内玩兵击的才刚起步,那个俱乐部内会员的实力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

  大部分的会员,都是因为兴趣爱好刚入门的庄稼把式。

  少部分有武术或者格斗基础的,其实也就比庄稼把式好那么一点,还基本是强在身体素质上。

  至于,小说里但凡有武馆就百分百会出现的“古武传人”,好像现实里还是比较稀少的,至少小城市的俱乐部里没有。

  最后是“馆主”本•马凯斯同志,一句话概括,这家伙有点强过头了,估计是国外的古武传人吧,还是最顶尖的那种。

  收回自己发散的思维,韦德看着考尔斯又一记精准的中位直刺捅穿了前方另一只隐身鬼魂胸腹,灵巧的旋转剑柄再施巧力横拉,这怪物就被开膛破肚。

  “是伙伴不是敌人真是太好了…”

  韦德咽了口吐沫,心想。

  事实证明了考尔斯的路线选择多么英明,如果不是先遇上了幽灵怪物,了解它们的低吼声还有隐身特性的话。在队伍没有任何准备、近战武器没有涂圣油的情况下被这两只幽灵偷袭,很大可能会出现非常惨重的损失。

  好在他们有一个足够谨慎的领队,冒险队伍安全的到达了“墓室”的门口,没再出现任何意外。

  考尔斯后背贴着墙壁,侧过脸通过头盔上的眼缝观察房间内。

  这间“墓室”并不大,粗略扫了一眼只有十来个平方大小,结合之前探索的奢华宴会厅以及这长得不像话的土砖长廊,这个陵墓的主人是个大人物,不会把自己葬在这么寒酸的地方。

  房正中央那口细看之下略显破烂的棺材也验证了他的猜想。

  “影舞者?”考尔斯心想,对东洋文化不甚了解的他,对东洋的印象只有忍者、武士还有影舞者这种脸谱化的东西。

  如果喀拉什知道他此刻的想法肯定又会吐槽他:“影舞者只有活着的时候才有用啊!死了的影舞者有什么意义?”

  这口棺材静静的卧在六边形房间的正中央,与现代仪葬流行的浅色正方体(或“西”字型)设计风格迥异。

  它整体呈棕褐色,有着“人”字型屋顶式棺盖,中间下凹两头上翘,因为棺材的每一面都有着大量镂空,所以表面看起来有种凹凸不平的感觉。

  猩红色的不详微光正幽幽的从这些镂空中渗透出来,把整个棺体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铜锈色。

  除了它之外,整个六边形小房间内空无一物。

  剑士在门外确认了墓室内没有其他敌人,但因为之前出现过了隐形的幽灵所以并不能完全放心。

  他抬手向身后的队友下达了“在这里等我”的手势,自己轻手轻脚的孤身进入了墓室内。

  果然,在他进入墓穴的那一刻,耳边又响起了幽灵们的齐声嘶吼:“施巴塔多诺!崩照寇!”这声音仿佛从他的脚下传来。

  不过这次的声音非常微弱,仿佛被什么东西掩盖住了似得。

  他果断的将火把斜靠在身边的墙角上,双手持剑摆出半铁门起势准备接敌。

  就在这时候,棺材内突然响起一阵悠扬高亢的歌声,空灵又不失威严的女声哼唱着曲调婉转动听的岛国民谣,压倒性的盖过了幽灵们的呢喃低吼刺入了剑士耳膜。

  听见歌声的瞬间,一股阴冷彻骨的气息袭向考尔斯,剑士头皮一阵发麻,身体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他感觉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从皮肤到肌肉逐渐麻木,有失去身体控制权的倾向。

  “啊!”身后的喀拉什发出惊呼。考尔斯不顾自己一阵阵的头晕目眩,回头看向队友。

  却见墓室外的三名同伴都目露惊恐的盯着他,女牧师更是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才没有尖叫出声来。

  “怎么…回事?”他有点纳闷,刚想张嘴说话,又是一阵头晕目眩袭来,剑士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凝滞,不复平常的灵敏,整个大脑像醉酒一样飘乎乎的缺乏真实感。

  第三次的眩晕感让他双腿一软瘫坐在地,剑士无力的垂下眼皮,就要昏昏睡去…

  ———————————————————

  “哈啊~哈啊~哈啊~”睁开双眼的考尔斯大口的喘着粗气,恢复了一定意识的他,感觉自己正躺在地上,面前柔和的银光微微刺痛自己模糊的视线,他右手慌乱的到处摸索,想握住自己的佩剑。

  “没事了!没事了!冷静,考尔斯,冷静…”

  是喀拉什,正在用神术治疗自己。他想,觉得之前僵硬凝固的思维有恢复的趋势。

  “怎么回事?过去多久了?”

  他扭过头问拉希德。术士正皱着眉头看向别的地方,听到朋友的询问转过脸来,对着考尔斯微微耸了耸肩:

  “才几秒钟而已,你中了棺材的诅咒,韦德进去把你丢了出来。”

  这时战士韦德那张略显扁平的稚嫩东方面孔也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还冲自己微笑着挥了挥手,表情上有点小得意的样子。

  还好,没出什么大事,他心想。

  但是,等他转了转脑袋,眼角略过的一样东西,让他的瞳孔瞬间收缩到了针眼大小!

  那是一根拇指粗细的暗红色珊瑚棍状物体,此刻它正斜斜地插在韦德的脖颈上,扎了个对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