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朝九晚五地下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再临

朝九晚五地下城 养猪大户狗蛋 3055 2019.07.30 12:00

  扒着碗,吸溜了口飘着油花的咸辣面汤,荀甙从表面布满红黄色油腻的抽纸盒里,抓了一小把又薄又白的劣质抽纸往自己额头上抹了一把汗:

  “他爸大清早的走在路上突然就头发昏,然后坐在路边花坛上两眼一黑就晕过去了。还好路过有个好心的大爷给报了120,送到医院去,脖子往大脑那输血的血管爆了,心脏还有问题…医生说如果不动手术的话呢要打二十多个支架,你知道一个支架多少钱吗?”

  他嚼着面冲着韦德竖起了两根手指

  “两万!不能报医保!一次性还只能搭三个支架,并且不能不保证不复发。医院的意思其实就是让他动手术算了。”

  “那动手术呢?还不得几十万?”

  “这倒没有,动手术其实能根治,好像也只要几万块。但是,有一定的风险性,不过到最后他爸手术很成功,现在在住院观察。”

  韦德吃饭快,虽然比二狗吃的晚,但几句话功夫他面前的碗已经空了,就跟变魔术似的。

  “那就好,老王这下可算安心了。”

  “还早着呢,他爸手术之后有后遗症,一直产生幻觉,老是想拔管子下床去买菜烧饭,家属得一天24小时在身边看着,不能让他拔管子。”

  “卧槽,动个手术还能出什么幻觉这么牛皮?”

  “呵呵,那可不是小手术,心脏都给掏出来放冷冻液里停止心跳了,身体里的血液循环完全打乱,你想想这多可怕。”

  “我觉得可怕的是,人活在幻觉里,也许只是几天的功夫,在他的脑子里已经过了几十年也说不定,就跟盗梦空间一样。”

  二狗刚吃完面正在抽纸猛擦汗,听韦德这么说,他愣了一下,表情逐渐凝固,眼神也变得阴沉。

  但仅仅是一瞬间,他又对韦德露出坏笑:

  “也许我们当下也是活在梦幻里,现在努力工作想办法创业赚钱,未来开了公司身价亿万,后来又被背叛落得家破人亡,挣扎着过完了碌碌无为的一生,临终刚闭上双眼却被毕业典礼上的同学叫醒,原来是南柯一梦!怎么样,这剧情绝了。”

  “这是哪门子的重生流小说主角面板啊!狗血的不行好吗?而且什么最后是南柯一梦啊?你是籐子.M.不二熊么?我四点的队,赶快走赶快走!”

  韦德一边用手机扫码付账,一边听着死党YY吹牛皮,见二狗越说表情越亢奋,脑洞巨大刹不住车,内容羞耻度爆表引得大厨和伙计都回过头看他,赶紧拖着他走人。

  二人在楼梯口分手,二狗回楼上房间休息,准备晚上奋战。而韦德必须得赶在四点之前回到【酒馆】和队伍汇合,自然是向着地下车库的窨井盖一路狂奔。

  东景都小平市花小金井7-24-8

  毕郁庄急急忙忙的从语言学校赶回了出租房,平时挂在鼻头上装饰用的细圆框眼镜因为怕赶路不小心弄掉,被推在鼻梁上老老实实地待着。

  被擦的发亮地雪松小牛皮制服鞋飞快地踏着金属楼梯发出“噔噔噔!”的声音,她喘着粗气跑到了自己202室门前,插好钥匙一把扭开门,将包包甩在玄关前的地板上,掏出手机确认一下时间,液晶屏上显示还有四分钟到下午三点。

  “Safe~”她长舒了一口气,关上门身手麻利的在玄关换好了私服(日常穿的衣服),虽然因为爱好喜欢穿JK服(女子高中生的制服),自己外形合适,在东景都这个地方也不会有什么违和感。

  但如果深夜还打扮成女子高中生在户外游荡可是会被警察蜀黍盘问教育的。

  留学的生活也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光鲜,为了避免校园霸凌和保持个人隐私,她得花一笔不菲的费用来租房,折算起来一年大约二十万。

  光靠竞争日益激烈的直播和代购实在是杯水车薪,今年N1的考试得点是98/180,文法和听解十分惨烈…第二年了,毕郁庄真的无颜跟家里要钱。

  她的目光移向出租楼对面街边公园,以前孩子们挖洞盖沙堡的沙池上,斜斜的插着一根三四米高的细长圆柱体,它富有未来机械感的金属表面反射着午后毒辣的阳光,跟周围那些红色章鱼主题的儿童游乐设施格格不入。

  当前最流行的【地下城】或许是个机遇。

  女留学生通过沙池里的门进入指定编号的酒馆时,身上的打扮已经是披着对襟斗篷的素白牧师袍了,吃过几次亏之后,她添了笔钱在袍子外罩上了一件灰不溜秋的革甲背心。

  “喀拉什!这里!”进门右手边最里面的角落一桌,人高马大的战士韦德正挺直了背高高扬起手臂冲着她挥手。

  女牧师快步走向自己的队友们,发现领队的考尔斯换了一顶新的赤色头盔,不过依然是水桶的外形,区别只是面甲更加精细:“差一分钟迟到。”

  “抱歉,等很久了么?”她转过脸笑眯眯的冲着战士问道,对于考尔斯这个年龄的人她有点发怵,性格有点懦弱的她平时也只敢跟同龄人耍耍性子撒撒娇。

  韦德冲她耸了耸肩,又对坐在他左手边的领队递出去一个无辜的眼神。

  领队不轻不重地用手指叩了叩桌面:“探索陵墓的准备工作做好了吗?饮水、食物、绳索、火把、发光石、解毒剂、驱虫粉还有圣油。大家各自盘点一下,不要遗漏。”

  当然,这只是他天性谨慎,以上这些除了专门克制亡灵而选择携带的圣油外,常规的【冒险者套装】里自然是包括这些物品的。

  “需要换成钝器么?”喀拉什举手提问。

  考尔斯好像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除了你需要额外佩戴一柄钉头锤外,其他人保持不变。”

  又稍作检查后,几人通过【钥匙】进行了传送。

  四名冒险者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之前那两侧插有火把照明的洞**,全副武装的考尔斯点燃一根松脂火把斜斜的高举过顶走在队伍的最前端,殿后的韦德手持另一根火把。

  而被保护在队伍中间的喀拉什也将发光石放在最顺手的地方随时准备成为替代光源,毕竟陵墓类的地下城缺氧和易燃的毒气都是比较容易遇见的问题。

  人工挖掘的洞穴很快到头,韦德最后一个走出来,发现这是一段土砖结构的长廊中段,左手边不远处有一件墓室。

  之所以他能这么笃定是墓室,主要还是因为整个长廊漆黑一片唯有尽头那个房间中隐隐有微光,而韦德眼神极好,隔着近百呎也看的分明,正是一口介字形棺材在幽幽的泛着血红色暗淡不详的光…

  保险起见,考尔斯决定先带领着队伍往墓室的反方向前进,小范围的探索一下这条长廊,以免进入墓室后被身后的敌人袭击。

  土砖长廊非常的长,一行人借着火把的光亮缓缓前进了大约十分钟,中途考尔斯和韦德还替换了一下前后卫位置,避免过于紧张或者放松。

  宝贵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但考尔斯愈加肯定这前面有某种值得探索的东西,就像红白机时代的横版过关游戏那样,开局反方向也许有着隐藏宝箱或者隐藏BOSS,以他目前的经验来看【地下城】也几乎没有完全无用的场景存在。

  事实也没有让他失望,又摸索了五分钟左右,担任前卫的韦德突然抬手握拳示意队伍停下,在他前方不远处,土砖结构的长廊终于到了尽头,一道圆拱形的石门阻挡住了去路。

  被火光映照成橘色的光滑石壁上,雕刻着华丽复杂的浮雕,韦德粗略一看,浮雕的内容是一具周身缠绕着烈焰的漆黑骷髅,气度威严地坐在由数条蛇扭曲盘踞而成的高座上,而一道黑影匍匐跪拜在它脚下。

  韦德小心翼翼地把松脂火把斜靠在左侧的土砖墙上,以免稍后触发陷阱或者战斗行动不便。

  火把三十度左右斜靠的方法还是跟考尔斯学的,这样头上柄下不会让火焰熄灭,足够的角度又不会让滚烫的油脂顺着木棒流到手柄处。

  等韦德抬起头再看向浮雕时,发现就这么几秒钟功夫,浮雕里的跪拜者好像变大变高了一点。

  战士眉头一皱,再仔细盯着那匍匐跪拜的身影观察。原来它根本不是浮雕,而是披着灰黑污浊破烂斗篷的人,紧贴着石壁冲着浮雕上的骷髅无声叩拜。

  这个人影正动作僵硬的缓缓站起,身体就像生锈的发条齿轮在努力工作一样不停卡顿,结合身上披着的那件簌簌掉着灰,颜色几乎和岩石融为一体的破斗篷,天知道它这样跪在这里多久了。

  考尔斯左手持火把右手拔剑走到队伍前方,将喀拉什和拉希德护在身后。

  斗篷人佝偻着身子转了过来,面向众人。

  它的身材本身就不算高大,加上严重的驼背看起来比身为女性的喀拉什还矮一个头。破破烂烂的斗篷兜帽罩在头上,阴影完全遮住了面部,只能看到猩红的两点毫光,应该是它的眼睛。

  因为斗篷实在过于破烂,露出了身上看不出颜色的污秽盔甲。

  从款式上来看是东洋胴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