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工业心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一语惊醒 砥砺前行

工业心脏 长风浪xo 2366 2019.06.14 23:32

  陈东风在回宿舍的路上,感觉怪怪的,认识他的同学,打过招呼后,也不走了,就这么站着盯着他离去,还一边和旁人窃窃私语。

  被盯的不好意思的陈东风,只得加快脚步。在路过图书馆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绕道图书馆大门前,那个他差点被雷击中的地方。

  一天的时间足以面目全非,那棵摇摇欲坠的柏树已经被拖走了,地名也被整平了,只是上面还光秃秃的,黑黄的颜色夹杂着,仿佛这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

  陈东风怔怔的站在不远处,发了会呆,怅然若失的掉头回宿舍了。

  还未到二楼宿舍门前,就看到前面隐隐有烟从宿舍窜了出来。

  嗡的,陈东风脑袋一炸,心中骇然“难道失火了?”

  他连忙跑过去看个究竟,只见他三个室友不知道哪里找了个烂脸盆,里面放着半湿的树枝和一些干草报纸,一个个的扇扇子的,埋怨的,不停加烂报纸的,忙的是不亦乐乎。

  陈东风不解道“你们干啥呢?宿管要来骂了啊!”

  三人一看他到了,杨辉不住埋怨说“怎么晚了十几分钟,干啥去了,赶紧跨过火盆,去去晦气。”

  杨韦看他还不明所以的楞着,一步上前拉过陈东风“先跨过去再说。”

  陈东风就这么着跨过了火盆,刚过去唐昌宏就把准备好的水泼了进去,呲一声,火盆里面的火灭了,冒出了袅袅青烟。

  “小辉你去倒掉,再和宿管婶子打个招呼”唐昌宏被呛的咳了好几下,吩咐杨辉去倒掉。

  杨韦拉着一脸疑惑的陈东风说到“这是我们北方很多地方的习惯,遇到晦气的人,跨过火盆以后就能远离不祥,兴旺蓬勃。”

  陈东风这才恍然“这么回事啊,谢谢兄弟们了,我刚才去看了下昨天摔倒的地方,耽误了一会儿。”

  唐昌宏说:“本来杨辉看着你从医务室出来,跑回来算好时间点火的,左等右等你是看不到人的人,报纸和干草快烧完了,只好去捡了点半干不湿的树枝,才搞出这么多烟,也幸亏你到了,不然火都要灭了,怎么样了啊东风,张医生怎么说。”

  陈东风双手合十不住作揖道:“兄弟们费心了啊,张医生让我今天晚上再休息下,没什么异常的话应该就没事了,你们还是赶紧去忙你们的吧,不用管我,还有一个月不到就要开始考试了。”

  三人不约而同的说了些让陈东风照顾好自己的话,然后就或去自习室或去图书馆了。

  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大学生,大都是忧国忧民,忧患意识强很强,他们立志要为中国之崛起而读书,进取的意识是相当的强。

  与四十年后的大学生比较虽然他们没有手机互联网等等一流的硬件,但是他们的精神世界绝对是饱满的。没有四十年后大学生的成谜游戏虚度光阴,现在的大学生只有对知识的无限热爱,不管是专业书籍还是各种名著杂志,他们都会孜孜不倦的阅读而成谜其中。

  陈东风已经躺了一天了,所以一个人在空空的宿舍里面来回走了几圈后,发现自己现在好像陷入了自我怀疑的自我否定的怪圈中。走着走着,突然哐一声,一个凳子被他绊倒了。

  他一个机灵“算了,还是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吧!”扶起椅子,拿上衣服,带上洗衣服的和洗澡的肥皂就去了楼道里面的淋浴房。等他衣服晾完,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此时他已经镇定了下来。

  陈东风要来理智分析一下,这两天的事情,理顺了来龙去脉自然就不必战战兢兢了。

  他拿出了自己用的泛黄老笔记本,先来了个框框写上“差点被雷劈”,然后顺下去“昏迷?原因未知?”,再顺下去“脑中记忆错乱,有另一个人的,也有自己的,甚至连自己都回想不起来的一些琐事。”

  所以陈东风分析昏迷原因是这个雷有问题,它里面含有一些信息,在不知道多少个万分之一的情况下,和他的大脑进行了融合,造成了他虽然没有外伤但是依然昏迷了十几个小时。

  具体什么机理造成的意识传出暂且不管,陈东风接下来就是分析下自己现在会不会被夺舍。

  这些知识还是从四十年后陈东风的记忆里面了解的。但是现在的陈东风不解的是他明明感觉到自己有一点变化,虽然说不出来是哪里,但是这种直觉上的判断和现实的不安应该是造成陈东风现在精神萎靡,惴惴不安的原因所在。索性他拿着笔记本翻身上了上铺,准备在自习琢磨下自己到底哪里有变化。可是想来想去,不得要领,就此沉沉睡去。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想,陈东风在脑海里面有一次的放映起来两个融合的记忆片段。

  他看到了未来华国的崛起,GDP一路超车;看到了未来军力的发展,从J-7一直到J-20的发展;看到了华为、阿里、腾讯、苹果、微软等一众高科技企业的辉煌;还看到了未来互联网的世界,高房价的世界...

  一切是如此的清晰,但是很坑的是那个时间的陈东风的记忆是从1997年香江回归开始的,以前的事情都是不成片段的无法验证。

  陈东风还没想清楚这些记忆能有什么用,很多事情是模糊的。快到十点的时候宿舍其他三人回来,看到陈东风又躺下呼呼大睡了,自然不敢大声喧哗,各自洗漱后,安静睡去。

  第二天早上陈东风听到了一阵响动,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杨辉刚下完床,看到陈东风坐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说“东风,声音大了点把你吵醒了,不好意思啊!”

  陈东风连忙道“没有没有,我也正要起来,今天就不能偷懒了。”杨辉喜道“我们就要学***那‘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洒脱,也要有‘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信心,我们就要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陈东风也是激情澎湃回到“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

  ”陈东风心中此时想着“是啊,谁怕谁啊,都三天了,我还是我,并没有被人取代。而且就算是要争夺身体,我也不会怕他,相信我的精神力量也是很强大的不然早就没乘虚而入了。”

  陈东风下来洗漱后和大家一起去食堂吃了早饭,在回宿舍的路上,他突然停下对三人说“我以后要去理个发,就先不去复习了,理完发后,从头开始。

  ”同时陈东风笑的指了指头。三人见陈东风已经彻底走出了心神不宁,都为他暗暗高兴,都你言我语的对他说“对的,对的,我们那里也是要剪头发的,可以彻底摆脱晦气,迎向光明。”

  陈东风也不好意思的致歉三人应为给他们添了麻烦并且让他们担惊受怕。四人回到宿舍后,陈东风就拿了点零花钱和大家分开了,他出了校门往,往自强东路那就老理发店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