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从圣杯战争开始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言峰绮礼的奇妙冒险

从圣杯战争开始搞事 夏不不 2030 2021.05.12 16:16

  同样是深夜,忙碌了一天的言峰绮礼回到了自己房间,却发现一个金发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archer——”言峰绮礼叫出了对面男人的名字。

  金闪闪手中举着一杯言峰橱柜里面珍藏的酒,轻轻地抿了一口,对着绮礼笑着说“你的酒喝起来味道比时臣家的要好上不少呢,真是不肖的弟子啊。”

  言峰绮礼有着将遇到的最好的酒买回家收藏的习惯,因为他曾经试图用酒精来麻痹自己,以求填补内心深处的空虚。

  不过到了今天,他也一口都没有沾过。

  “你到底有什么事?”言峰绮礼冷漠地问道。

  arhcer只是端着酒杯,意味深沉的看着他“绮礼,圣杯战争,很无聊吧?就像你的老师远坂时臣一样。”

  “……区区英灵,竟然对着自己的御主不敬吗?”言峰绮礼没有任何表情的说着,仿佛坐在他对面的不是高傲自大的英雄王,而是平常对他言听计从的assassin一样。

  在绮礼的世界观里,对面这个家伙是老师的从者,而自己是老师的弟子,都是从属于远坂时臣的关系,所以说,两人是完全平级的,自然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惧怕。

  “哼。”金闪闪露出了一缕杀气,但并不是因为绮礼的态度,而是因为对于远坂时臣的不满,“时臣那个家伙,满脑子都是根源什么的,实在是太无聊了。”

  “我只对这个身为我的庭院的宇宙感兴趣,至于庭院之外的根源,我没有丝毫兴趣。”

  “是吗,怪不得和时臣老师很合不来啊。”言峰绮礼认同的点了点头。

  “话说,绮礼……”英雄王的眼眸中闪烁着妖异的光“你想要通过圣杯实现什么愿望呢?”

  “我吗?”言峰绮礼犹豫的回道“我没什么特别的愿望。”

  “怎么可能,圣杯可不会召唤那些没有梦想的家伙。”

  “按理说应该是这样的……可圣杯为什么会选择我呢?我明明既没有理想也没有什么崇高的愿望。”言峰绮礼的声音中也充满着迷茫。

  看着他的表情,archer不禁失笑“绮礼,一定要有理想或者愿望什么的吗?难道不能单纯的追逐愉悦吗?”

  “开什么玩笑!”绮礼却突然气愤了起来“让身为神的仆从的我去追求愉悦这种东西?这是多么罪孽深重而大逆不道的事情。”

  金闪闪摇了摇头,“愉悦,罪恶?为什么会把这两种东西联系在一起呢?绮礼?”

  “我……”言峰绮礼不禁陷入了沉默之中,刚刚的话都是他潜意识下所说出来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心里会把二者联系到一起。

  难道说……自己会因为罪恶而感到愉悦吗?

  “我的心中,不存在愉悦这种东西……我也不想追求愉悦……”绮礼的语气充满了摇摆不定,与往日冷漠坚定的他恍如两人。

  看着眼前的绮礼,archer得意的笑了起来,如同孩子找到了一个精致的玩具。

  “绮礼啊——你为什么干脆亲口问问圣杯?”

  圣杯……

  想到万能的圣杯,言峰绮礼的心脏都跳动的快了起来,甚至感觉身体都有些发烫,但很快他就发现,并不是感觉发烫,而是自己的手背真的在发热。

  稍微有些痛,但痛感反而让绮礼更加兴奋,他看着自己的手背,有些失神。

  “绮礼,你看,圣杯已经选择了你,重新回到这场战争吧。”英雄王突然出现在了言峰绮礼的身后,用蛊惑的声音在他耳边吹着风。

  “可是,我已经没有英灵了……”言峰绮礼不自觉的说道。

  “是吗……绮礼,你需要一个没有主人的英灵才行,而且这个英灵要非常的强大,起码也要和我差不多,否则完全都不是我的对手啊……”金闪闪疯狂暗示着,还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弓兵棋子放在手中把玩。

  言峰绮礼的视线看向了archer手中的棋子。

  “一个没有主人的英灵……”

  “对……如果有主人的话……呵呵……”吉尔伽美什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一切都不言而喻。

  有主人的话,干掉他的主人就好了。

  ——————

  第二天的清晨,绮礼便前往自己老师的远坂宅进行了告别。

  “老师,十分感谢您这几年来对于我的帮助。”言峰绮礼和时臣简单的交流了两句,时臣也知道了言峰绮礼接下来要去做的事情。

  重新回到圣堂教会,担任代行者一职。

  “能有你这样的弟子,我真的非常骄傲啊。”时臣看着眼前的男人由衷的赞叹着,“绮礼,希望之后远坂家和言峰家仍然可以保持着亲密的联系。”

  说着,远坂时臣递给了绮礼一封信以及一个木盒。

  “绮礼,这是我的遗书,如果我这次圣杯遭遇什么不幸的话,我希望你能帮我把这封信交给凛,我已经在里面指认了凛作为远坂家的家主,以及让你当做凛的监护人。”

  “我吗?十分感谢恩师的新人。”绮礼点头应下,却又忍不住询问道“为什么不选罗杰呢?他也很有机会活下来,而且还是和凛的关系也非常亲密。”

  “罗杰……”时臣露出了一抹苦笑,“我们远坂家的家训是:时刻保持从容优雅处事。”

  剩下的话不用多说,绮礼也明白了自己老师的意思,的确,那个名为罗杰的男人除了样貌之外,任何地方都和优雅扯不上关系。

  “还有这个。”时臣指了指木盒,示意绮礼打开看看。

  绮礼打开了木盒,露出了一把带鞘的短剑。

  时辰的介绍响起“这把剑就是AZOTH之剑,也叫做水银剑,是我给与你个人的礼物,作为你完成了远坂家魔术修习的证明。”

  “老师,弟子不才,却受如此厚恩,实在感激不尽。”言峰绮礼很有礼貌的应答着,取出了水银剑拿在手中把玩。

  “不,这都是你应得的,聊了这么多,你也早些离开吧。”时臣笑了笑,起身准备送绮礼出门。

  言峰绮礼看着远坂时臣毫无防备的后背,提起了那把象征着友谊与信任的水银之剑。

  利刃出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