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从圣杯战争开始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凛,你这是什么意思?

从圣杯战争开始搞事 夏不不 2106 2021.05.04 16:16

  “喂”远坂凛踢了踢罗杰的小腿。

  “干嘛?”罗杰低下头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毕竟是自己先动在先,远坂凛也并未生气,而是略感好奇地问道“那个就是我爸爸的从者吗?感觉对爸爸的印象似乎很差呢。”

  听着远坂凛略显天真的问题,罗杰感觉一言难尽。

  实际上,第四次圣杯战争里,真正主从和谐的也就只有rider组和caster组,而他们两个人的特点便是都不具备应有的魔术师思维,换句话说,他们并未将从者当成自己的工具。

  剩下五个人呢?除了雁夜满脑子都是葵和时臣,剩下的都是老魔术师了,都只是把从者当成工具人罢了。

  这其中,时臣虽然看起来似乎一直进行臣下之谏,把自己摆在了一个较低的态度上,但他其实也只是畏惧archer的实力,内心深处仍然是在试图利用archer。

  最为典型的一个例子,那便是海怪之战。

  当时的时臣请求道:“王,这只巨兽是蹂躏您庭院的害兽,还请您亲自诛杀他。”

  时臣看似卑躬屈膝,但这其实是在利用金闪闪性格傲慢的特点,既然你把世界当做庭院,那这个怪兽就是在破坏你的个人财产了,你气不气?要不要解决掉他?

  但金闪闪只是自大和经常放水而已,他又不是真的傻。

  能被称为英雄之王的人又怎么会是一个单纯的傻子呢?帝王心术早就了然于心,每个人的小心思闪闪都看的一清二楚,只不过不屑于去理会罢了。

  消灭海怪对闪闪真的有好处吗?并没有。

  反而是时臣会获得大大的好处,一道用来约束自己行为的令咒。

  那么,闪闪又怎么可能答应时臣的请求?所以他才嘲讽说“那是园丁的工作,还是时臣你觉得我的宝具就是锄头呢?”

  既然你承认这个是我的院子了,那我作为院子的主人,而你作为冬木灵脉的守护者,你不应该作为我的园丁来帮我打理院子吗?怎么反而要求主人亲自动手?

  时臣见这条路行不通,又自作聪明的换了一种思路“只有您才能对付的了那个海魔,您正好可以让其他人见识一下您的英姿。”

  说到底,还是把闪闪当傻子忽悠。

  当初打berserker我王之财宝功率开大你就敢令咒扫我面子,现在你让我直接上乖离剑?

  所以闪闪只是象征性的撒了几个王财下去。

  他最讨厌的便是时臣这种满是心机的臣子,而原作中耿直的言峰绮礼(言峰:区区英灵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和韦伯则是赢得了他的一部分尊重。

  至于现在的罗杰,闪闪感觉他竟然看不太透这个男人,虽然外表看起来如同一颗闪耀的明星,但内在却是一团混沌,行为也乖张放荡。

  所以现在的闪闪感觉罗杰很有趣,好感度+1。

  至于时臣的好感度…………

  只能说,放弃吧,没救了。

  而面对着提出问题的远坂凛,罗杰自然不可能给她讲你爸爸因为太心机被厌恶了,只能随口的应付着,“可能是时臣长得有点丑吧,你看我,就和archer相处的很好嘛。”

  什么嘛。远坂凛不满的撇过头去,可是仔细想想父亲的样子,再看看罗杰帅气的脸。

  好像,真有几分道理?

  没理会远坂凛是怎么想的,罗杰把凛和礼物一起送到了远坂家。

  远坂时臣让凛先去后面坐一会,之后送她回禅城,然后和罗杰说道:“阿杰,你不是答应我说要对付saber呢吗?怎么昨天晚上没有看到你的berserker出场?”

  “啊,这,毕竟saber是亚瑟王嘛”罗杰挠了挠脸,解释道“我家小兰看到亚瑟王就害怕的不得了,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了。这样吧,今天晚上我绝对帮你好好的教训saber一顿。”

  你一个魔术师要怎么才能教训saber啊。时臣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反正当初那些资料也不是多么难找,你尽力而为吧。对了,今晚要不要留下来吃饭。”

  罗杰拒绝了时臣留下吃晚饭的请求,他还赶着要去找rider约酒,便先行离去了。

  罗杰走后,远坂葵到了,时臣先是和她一起教育了凛一顿,并且告诉凛最近这段日子一定不能来冬木,然后送走了母女二人,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

  “嗯?”他注意到了桌子上摆着的礼物盒,首先排除了每次都是空手前来蹭吃蹭喝的罗杰。

  “是凛送我的礼物吗?”时臣想了想,感叹了一下凛的孝心,拆开了礼物盒。

  一顶绿色的礼帽。

  时臣的脸色变了变,这个是什么意思,难道说……

  凛在暗示我什么吗?

  不……葵不是这样的人。

  远坂时臣还是十分的信任自己的妻子,毕竟十几年的生活,远坂葵作为一个妻子十分的忠贞且出色。

  但,半响之后,他还是坐到了传声机前。

  “绮礼,在禅城那边,葵他们那里放一些使魔监视一下,我怀疑有人要对她们不测。”

  ………………

  不去说远坂时臣又会和间桐雁夜擦除怎样的火花,视线重新回到这边。

  罗杰逛了半天终于是找到了正好出来买酒喝的rider。

  一听说要举行什么王者之宴,rider拍着胸应下,两人无视了旁边极力劝阻的韦伯,一拍即合,今晚八点,爱因兹贝伦城堡见。

  约好了时间地点,罗杰总算记起,自己还答应要帮助卫宫切嗣给他老婆做一个小手术,于是便先行赶到了城堡。

  城堡里,卫宫切嗣和爱丽丝菲尔都等罗杰等了一天了,看到罗杰来了赶紧先去地下室准备了起来,让saber将他接进来。

  看到前来接自己的saber,罗杰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思索了半天,终于记起来了。

  说好要带兰斯洛特来的,又忘记了。

  兰斯洛特:心已死,勿念。

  “呦,saber,今天晚上我邀请了征服王和英雄王一起开宴会,到时候一起来啊。”罗杰招呼道“咱们四个可以凑一桌麻将了。”

  “宴会……”想到了昨天吃到的美味食物,saber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master,你一个瘦弱的人类和他们两个人独处实在太危险了,就让我来保护master你的安全吧。”

  看着saber满眼食物的样子,罗杰放弃了让她见识一下她所谓“瘦弱”人类的厉害,而是和她一起前往了地下室中。

举报

作者感言

夏不不

夏不不

求收藏支持!   谢谢各位的捧场!

2021-05-04 16: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