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琥珀之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琥珀之剑

绯炎

  • 游戏

    类型
  • 2010.12.01上架
  • 570.08

    完本(字)

18.16万位书友共同开启《琥珀之剑》的游戏之旅

盟主~哥哥我夜带刀~ 盟主d刀片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黑骑士之死

琥珀之剑 绯炎 4774 2010.12.28 12:06

    黑骑士之死

  作者:青骑士-莱恩斯

  血色的夜空之下,一位全身黑甲的骑士行走在一段残垣断壁之间,身旁一匹高大的战马如卫士般紧随于骑士身后,可以看到淡淡的黑雾从和马甲的的缝隙之中散发而出。

  四周一片死寂,刚刚还响彻于四周的哭喊声和求救声已经听不到了,只有还没有燃尽的房屋偶尔发出噼啪的声响。

  “可笑的人类,以为点起火来就能阻扰黑暗骑士的突击吗?又不是古洛布那个家伙率领的炮灰军团!”骑士驻足,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战果,成片倒毙的尸体中,有持剑着甲的男子,也有手持爬犁的女性,甚至有人类老人以及小孩,但全部的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只有一处伤口。“不愧是自己和塔泽团长亲自选挑选并且训练出来的黑骑士,又经过了十数场战役的筛选,‘毒牙’用到这种地方稍显浪费啊!”

  “利库路德吗?”随着身后脚步的响起,骑士没有回头,直接问道,声音显得有些沙哑而低沉。

  “是的,莱恩斯将军。”一位肩甲上绣有一朵血色玫瑰的黑骑士从黑暗中走出,立正后答到。

  “战况如何?”

  “此次‘毒牙’参战人数30人,斩敌324人,其中战斗人员37名,我方损失0。”

  “很好,卢森堡方向呢?”

  “暂时没有出兵的迹象。”

  “那就让负责埋伏的小队撤退吧,不愧是‘女武神’真沉得住气。”

  “关于那件事呢?”

  “按照将军的吩咐,西面与北面、各放走了几个,可是将军,为什么又要留活口,让因塔龙大人知道了,又该责罚将军了”

  “他不会的。”

  “可是。。。”

  “利库路德啊,我们的目标是什么?”一如既往低沉的声音此时却透露出一股威严之势,利库路德知道副团长有些生气了。

  “拿下卢森堡,截断布兰多所部的补给!”为了抵消身上所感受的压力,利库路德走到副团长的面前激动的说道。

  “明白就好。”听到到还算满意的回答,莱恩斯继续说道“现在卢森堡的残余部队全靠‘女武神’个人的威望所维系。只要她继续对我们的行动不管不顾,人类对‘女武神’的光辉失去了信心,再去拿下卢森堡就会变得易如翻掌。”

  “可是那也不用故意留活口啊,这样下去咱们‘毒牙’的战绩和评价。。。”利库路德还是有些不解。

  “战绩和评价吗?”莱恩斯将目光在周围的尸体扫了一遍,“如果是全灭这种毫无战力可言的村落算是战绩的话不要也罢。至于评价,只要在下个满月升起之前拿下卢森堡,还怕其他将军说些什么吗?”

  “这么快?”利库路德有些惊讶的说道。

  “那是因为会有人帮咱们向卢森堡里下毒药的?”

  “下毒?怎么可能办得到,而且下毒不是将军您不是最不喜欢那些玩骨头的家伙的做法了吗?”

  “名为‘恐慌’和‘流言’的猛毒啊。”莱恩斯看了看天空中血月继续说道“斥候所带来的情报往往会由于上层的管制不能很好的让基层的士兵知晓,而逃亡者人口的叙说,更容易在底层士兵中传播,并且会将恐慌和流言散播出去。一旦卢森堡的士兵失去了士气,又对‘女武神’失去了信心。。。”

  “士气啊,人类可真是奇妙,不愧是副团长。。。啊”利库路德开始有些兴奋,但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失言。

  “不必在意,利库路德。”莱恩斯的语气依旧是那样的平静。

  在“毒牙”这个称号之前,自己总是被叫做“瑕疵品”,想到这些时莱恩斯自嘲的笑了下。

  不像其他黑暗骑士那样彻底地被黑暗之力洗礼,只保留知识和记忆,而忘却生为人类时候的其它记忆,成为灾祸之龙的宠儿,莱恩斯还保留着一些身为人类时期的记忆,但这些记忆还十分模糊甚至之间没有任何的关联性。

  也许是灾祸之龙的开恩,或者是上层某些大人物对莱恩斯这个瑕疵品保持一些兴趣,当时的他并没有被处理掉,而是被编入了和他同期的塔泽的部队,以一个底层士兵的身份做起,成为了玛达拉扩张大潮中的一份子。

  在一次次的战役中,莱恩斯侥幸存活,靠着自己的实力逐步积累战功,然后晋升,最后终于获得了上层的认可,以一名黑暗骑士的身份,成为了“暗夜响尾蛇”战团的副团长的,而他瑕疵品的身份也逐渐被人忘却。但总有些不服气身为“瑕疵品”的莱恩斯而向他挑衅,而他也在一次次公开或者私下的决斗中将这些挑战者还原成了原始的黑暗之力。

  “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开始被称为“毒牙”的呢?”正当莱恩斯陷思考之中,突然又无数的画面和信息进入他的脑中,“可恶,又来了!”虽然已经习惯了这种突入其来的眩晕感,但还是觉得非常不舒服,而且与平时不同这次的画面十分连贯,信息非常清楚。

  ------------------------

  刺鼻的腐臭和血腥味使得濒死中的莱恩斯逐渐转醒,正当他想要理解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

  “古洛布大人,这里有两个还活着的人类骑兵!”一个空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噗噗,哪里哪里。。。。恩,不错,不错,这具不错,伤不在要害,噗噗,而且还有成为黑暗骑士的潜力。。。荷米里昂,看样子回去要好好嘉奖你了,另一具在那里?快带路”另一个刺耳的声音在远处响起

  “在这边,古洛布大人”空洞的声音说道。

  “恩,这具也不错。。。。混蛋,这个人不是快死了着吗?”突然刺耳的声音大叫了起来

  【啊?我还活着啊?快要死了吗?】让这个异常刺耳的声音一吵,莱恩斯终于能整理了下情报【额,全身好疼,这是哪里,我又是谁?活着?我经历了什么事情吗?。。。。啊头好疼!】

  “十分抱歉,古洛布大人,这个人受伤太多,最严重的伤口又在胸口,要不是看到这个人突然跳动的生命之火,就已经将他转化了。要杀死他吗?”

  【杀死?啊,快点杀死我吧,死了这全身的刺痛就会感觉不到吧?】

  “不不不,先别杀死他。这么有趣的事情这么能放过呢”刺耳的声音连忙说道“荷米里昂,愣着干什么赶快去准备黑暗仪式,最高级的那种,我要把这个人变为黑暗骑士!”

  “可是这个人的身体不可能经得过黑暗之力的洗礼的,我看不如将他转换为亡灵骑士吧?”

  “我不需要你意见,你只需要快去准备!要是成功的话,今后的事情会怎么发展呢?噗噗,太让人期待了。。。”

  随着这最后的笑声,莱恩斯的意识也逐渐远去了

  --------------------------------

  “该死,原来是那个爱玩骨头和灵魂的家伙搞的鬼啊!看我下次见了他不把他剁成灰!”终于从过去的回忆中恢复过来的莱恩斯忍不住开口骂道。“还有,在那之前呢,我在那之前到底是什么人?总在自己意识中出现的那个人影究竟是谁?可恶啊,情报远远不够啊。”

  “将军,您怎么了?”看着突然陷入沉默的副团长突然激动起来,而且还破口大骂利库路德不由得问道,这可是他进入“毒牙”第一次看到副团长骂人,以前副团长遇到什么事情,要不就据理以争,要不就用剑说话,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破口大骂过。

  “没什么,想到了上古洛布给咱们兵团提供的兵源质量太次而已。你下去集合下人马,准备去下一个地方吧。”这句话是彻底让利库路德傻了眼,古洛布上次提供兵源,那都啥时候的事了?5年前吗?但既然命令已经下达,还是要执行的,在“暗夜响尾蛇”里,不听军命可不是闹的玩的。

  待部下离开之后,莱恩斯平复了下刚才紊乱的心绪准备离开,却听到微弱的啼哭之声,开始还以为听错,但朝着哭声方向感知过去,果然能感受到微弱的生命之火。

  “残活的人类吗?但自己的部下不可能犯下这样的失误。”莱恩斯边想着,边向着这股生命之火的方向探去,果然在一具女性的尸体下面发现一个用布包裹的婴儿,也许这个女性在临死之前也想保护自己的孩子吧。

  “人类的婴儿吗?也难怪部下们没有发现,这个生命散发的生命之火也太为薄弱了。”莱恩斯一边念叨一边抽出腰间的佩剑。

  举剑,如同吸食了鲜血的血色长剑在半月的夜空下泛着妖异的光芒

  下刺,本应该贯穿婴儿脖颈的剑尖,却停滞在有些由于寒冷而有些微微发白皮肤之前!

  “我在犹豫什么?”莱恩斯惊异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只不过一个微弱的生命之火而已。”

  “彼此更为强烈的生命之火也被我轻易掐灭?现在却下不了手?”莱恩斯不断的询问自己。

  “别开玩笑了!我可是响尾蛇的‘毒牙’!”随着这大声的吼叫,莱恩斯再次举起手中的长剑,这次换为斩落。

  “该死!”看着自己的剑斩到了婴儿旁边的地面,又破口大骂起来!

  “不就是看到了自己一些身为人类时期的过去而已?就下不了手斩杀人类了?”莱恩斯边说边重复着举剑-斩落的过程,可每一剑都差之毫厘的斩在婴儿身边。

  “嘿。。。。嘿。。。”也许是看到了好玩的玩具在自己身旁不断晃动,婴儿居然停止了啼哭,并且笑了起来。

  “连你也嘲笑我吗?也是啊,被称之为‘毒牙’的莱恩斯-哈维尔居然连一个婴儿也杀不了!”无力的收起了佩剑,莱恩斯准备转身跨上战马准备离开。

  “反正也不是被野狗吃掉,就是冻饿而死。”再次回头望了眼地面上那个微弱的生命

  “算了”突然解下马鞍上的长枪对着地面就是一刺,然后挑起,包裹着婴儿的布包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轨迹而稳稳的落入了马上骑士的手上。

  “这要是让古洛布看到。。。?”莱恩斯已经不敢接着往下想了,随手用从身后的斗篷上撤下一块布将婴儿绑在自己的怀中。

  “小家伙,这次先放过你,将你送到人类那边去,将来成为骑士吧,然后我将用这双手亲自扯下你的头颅”仿佛下定决心般,莱恩斯紧紧攥紧了持缰绳的双手

  “老伙计走了,向卢森堡出发!”莱恩斯一架胯下战马,向着卢森堡的方向绝尘而去。

  东方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向远望去,已经能看到犹如巨兽般的卢森堡要塞盘坐于莱茵河畔。莱恩斯用没有持缰的手探向怀中,婴儿睡的似乎很香,隔着冰冷的护手能够感觉到微弱的体温。

  “真是不像我啊。”就在莱恩斯自嘲的时候,一把清脆的女音在耳边响起“不,这才是你哟,莱恩。”

  “谁?”虽然莱恩斯被刚刚的事情扰乱了心绪,但身为一个高阶黑暗骑士绝对不会让人无声无息接近而没有发现。

  “呵呵,莱恩已经忘了我吗?我很伤心哦,不过也难怪,毕竟已经过了四十年了嘛!呐,莱恩哟,还记得那个时候的约定吗?”就在莱恩斯四下探寻之纪,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约定?到底在说什么?”

  “啊,原来那件事也忘了啊,那来吧,莱恩,敞开你的心扉,蒽缇会让你想起来的。”

  “蒽。。。缇,蒽缇?啊。。。。。”正当莱恩斯反复咀嚼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的时候,一阵比之前更加剧烈的痛楚从心口蔓延至全身,意识也开始模糊。。。并且可以看到阵阵黑气从铠甲之内溢出,并消融于空气之中。

  ........................

  【莱恩,我听说了哟,你加入警备队了,恭喜你哟!】

  【谢谢你,蒽缇。这样又离振兴哈维尔家族更进一步了!下一步就是建勋了,听说玛达拉那边。。。】

  【哈维尔...家族吗?】

  【怎么了?蒽缇。】

  【不,没事。对了,今天到我家吃饭吧。。。】

  ....................................

  【莱恩,到底怎么啦,为什么马登大叔要让大家集合啊】

  【别慌,,只是马达拉那边一如既往的侵边,大家到里登堡呆几天就好。】

  【可是。。。我总也安不下心啊】

  【没事的,蒽缇,相信大叔的判断,还有相信我,我们布契警备队一定会保护好大家的!】

  .....................................

  【莱恩,这是为什么啊,你不是说没事的吗,为什么大家都死了,隔壁的胡子大叔,面包店的大婶,还有,还有,这是为什么啊!】

  【。。。。。。】

  .....................................

  【对不起哟,莱恩,刚才我太激动了】

  【蒽缇,过会我要去和塔泽去巡逻去了,这个给你】

  【啊,这不是哈维尔家族的短剑吗?怎么了,突然把这个给我】

  .....................................

  “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随着剧烈的痛楚逐渐消逝,回忆的画面也就此中断。“这些年我究竟做了些什么啊。。。励志成为骑士的我,誓言保护大家的我。。。该死。”

  “至少,这个孩子。。。”下定决心的莱恩斯翻身下马,拍了拍战马的脖颈道“走吧,老伙计!从这往后的路就让我自己走吧。”一向顺从自己的战马,这时却一反常态的违反了主人的命令,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不得已,莱恩斯只能动用自己的黑暗之力,强制自己的老搭档离开。

  “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了”看着战马的远去,莱恩斯转身向卢森堡方向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