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轮回之诸葛孔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7章 外部压力

轮回之诸葛孔明 骡鸡思维 4006 2019.06.13 01:10

  君子涧,还是诸葛亮当初给周瑜起的名字,在君子涧内,周瑜与几名将领正在商议着事情。

  在周瑜的身旁坐着鲁肃、贺齐、徐盛、凌统等人。这都是江东年轻的一辈,只有步骘身在交州并不在北部战线,所以不在其列。

  鲁肃看着周瑜递给他的书简,说道:“公瑾可是打算帮助孔明?”

  周瑜笑着点头道:“我向来重义,孔明之托对我江东而言倒无害处,如今江东需要他这样一个盟友。”

  一边的贺齐不解道:“可如今荆州士族排斥诸葛亮之政,若是可加以利用,岂不是更好?”贺齐身在豫章郡,对于江夏与长沙的事情相对也了解一些。

  周瑜却是摇头道:“荆州的那些士族闹不起来,如今荆州乃刘备所治。除了孔明之外,另外两人便是张飞与赵云。呵呵,可能尔等不了解此二人。张飞出生富户,虽算不得商贾之家,但也所差无几。而那赵云则更是乡间村勇出身,依靠村众推举才得以成名。如此的两位主官岂会站在士族一边?”

  鲁肃听完也是点头沉思,虽然他也希望荆州不稳,可他的眼光比一般的武将看的还是要远许多。

  见众人还有些不解,鲁肃便接话道:“我等为主公谋事,主公之心乃天下也,若是只求一州一郡却是短浅了。与孔明交好,一来可分化孔明与玄德公,让其产生间隙,二来也可为我江东西侧得一可靠的盟友。只要这西部无忧,主公大可挥军北上,攻伐曹魏。”

  周瑜见鲁肃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点头道:“正是,还望诸位将军可助我送这顺水的人情。”

  鲁肃忙道:“公瑾此话便是见外了,虽然如今肃乃都督,然江东之支柱非公瑾莫属。”

  听到鲁肃这话,其余的几位将军也是纷纷附和。

  周瑜却是摇头摆手道:“子瑾严重了,此话也不可再说,如今我着身子大不如前,只怕……”

  周瑜的话,让几人的神情又黯然了下去。自从程普与黄盖二人死后,周瑜在江东军队的威望已然无人可及。从如今周瑜不再担任都督,在家修养依然能够调动如此多的军中重将便可知其功高盖主。

  若不是周瑜及时隐退,只怕孙权对他也很是忌惮,毕竟周瑜与旁人不同,其家世之显赫丝毫不逊色于孙策。

  而同时周瑜的确也是有病在身,已明显感觉到了力不从心。心脏病患者自己时常就能感觉到强烈的濒死感,因此不可劳累,需要静养。如今周瑜觉得只要自己还活着,守在庐江,便可让刘备与曹魏不敢轻易打江东的主意,这便是最好的尽忠了。

  另一边,杨仪已经联合了江夏的各个大族来到了诸葛亮所在的太守府联名抗议。

  得知了自己的族人被诸葛亮抓了,并且对杀害本族家人的罪犯纵容,杨仪便有了充分的理由针对诸葛亮。

  士族圈也是各种舆论压力四起,诸葛亮联合外乡士族打压本地士族的传言,一时间成了荆州士族圈的主题。隐约间,同仇敌忾的气氛慢慢开始形成。

  太守府内,看着前来闹事的众多士族,蒋琬只好一边安抚一边向各位解释事情的缘由。

  “诸位还请先行回去吧,杀害杨家的凶手我等尚在调查之中,而那杨家之人伤害都督,实乃有罪。诸位就算是坐在此,也难以免了其之过啊。”

  一个士族的族长道:“就算是伤到了太守大人,可毕竟事出有因,情有可原,如今太守大人并无大碍,怎可抓着这一点小事,便不依不绕呢?难道太守大人真的是针对我等士族不成?”

  杨仪站在一群人中没有出头,因为他的年纪尚浅,而且他也是刘备帐下的属臣,许多话他去说,还不如这些年纪大的老人们有分量的多。

  蒋琬一脸苦涩,对付这些老者他既无法劝说,又不能让人将其赶走。

  其实事情的真相已经在几日之前便调查出来了。杨家的几个被带走的人在被关了几日之后,便把设计留赞,并且诬陷留赞之是一一说了。

  但是并不承认知晓是谁杀了杨家的那些家小,之所以男丁大多没事,完全就只是运气而已。

  诸葛亮通过明察暗访也并没有证据说明是他杨家之人自己策划了这场屠杀,在没有抓到杀人的真凶之前,自然是无法定这些人的罪。

  可正因为如此,他才更不能放了这些人,否则要是出去后再死了,便会有人把罪责往他身上推,就更说不明白了。

  如今事情的起因已然不再重要,别说是其他的那些大族不在乎这几个杨家人的死活,就连杨家自己人怕是也不在意。

  诸葛亮从后面走出来时,正巧碰到几名老者在和蒋琬、马良等人谈条件。

  “……这二嘛,我等觉得外乡人来的多了,既要分田产,又不安分,实乃不宜之举,我等恳求太守大人可以将那些个外乡的流民赶出我江夏之地。其三……其三就是科举之政并非我大汉律法,不可再如此了……”

  诸葛亮在外头仔细的听了一会,基本上说的全是关于他最近的几项举措的。与那杨家的惨剧已经没多少关系了。

  听完后,才举步走了进去,“晚辈诸葛亮,见过江夏的各位大族家主,家老。”说着向众人一揖。

  “老朽见过太守大人,汉武侯。”这些人见诸葛亮客气,也都纷纷行礼,不管怎么说,如今诸葛亮的地位和爵位都不是在座的几位可比的。

  (大汉爵位并不完全世袭,就算是封地也会根据子嗣的多寡被不断的稀释掉,也算是武帝的一个去藩举措。在座的这些人也许祖上有爵位,但如今也都只是一般的士族而已。面对一个侯爷,不管年纪如何,都是要给他足够的礼仪。)

  诸葛亮见这些人都还算讲道理,便开口问道:“尔等是否都打算为那杨氏鸣不平?阻挠本太守施政?”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诸葛亮话里的意思,一个老者无奈道:“并非是阻挠施政,实乃是为了我江夏之稳定才出言相劝。”

  “亮很感激诸位的好意,然此事我已然查明,具体如何处置也不劳诸位担心,诸位年事已高,我看还是先请回去,待之后,亮再逐一拜访如何?”

  被诸葛亮这么一说,那些老者也有些回去的意思,面对蒋琬和马良,这些人还有些倚老卖老的意思,但眼前的是个侯爷,若是再喋喋不休,似乎是不给侯爷面子了。骨子里,这些人对于这些礼法还是很重视的,否则也不会来为“平民不可为官”上访请愿了。

  杨仪见老者们动摇,便上前一步,说道:“我荆州士族,同气连枝,右都督若是不给个说法,我只能是上报主公。若是主公得知都督欺压本地士族,不顾本地安定,肆意妄为,想来也心有不安。”

  诸葛亮早就注意到杨仪了,见杨仪跳出来,他才问道:“最近我听到了许多这样的传言,想来荆州的不少士族都有所参与吧?不知是你杨家起的头,还是……”

  最近整个江夏,乃至荆州的传言。诸葛亮相信这肯定是早有预谋,而且也绝对不是他杨家一族能够掀起的浪花。其中很可能还有观门的参与。

  “那又如何,我等今日来此,便是为了证实此事而来,若是都督执迷不悟,那我荆州的士族也绝非是任由他人欺负的。”杨仪毫不畏惧,他并不属于诸葛亮管辖,诸葛亮也奈何不得他。

  诸葛亮也不和杨仪多话,只是点了点头,淡淡道:“既然如此,来人,将杨仪此人拿下。”

  说话间,星锁便带着十几个赤鬼军的军士从外头冲了进来,几下便将杨仪按倒在地。

  “诸葛亮,你想干什么?我可是张将军的部下,你竟敢如此对我!难道你想要谋逆不成!”杨仪一边挣扎着,一边厉色道。

  边上的一群家主、家老们也都是纷纷上前劝说,就连马良也是上前说道:“孔明,这是为何?”

  诸葛亮却是摆了摆手,示意诸位稍安勿躁,说道:“杨家兄弟伙通江东,欲使我江夏内乱,尔等为其求情,难道也是江东细作不成?”

  听到诸葛亮这么说,那些老者都不敢吭声了,被按个细作的名头,就算是杀了也白杀。马良也有些不解,看向杨仪。

  杨仪却道:“血口喷人!你可有证据?”

  诸葛亮脸色一冷,从怀里取出两块书简,丢在了杨仪的面前。

  马良迅速拿了起来,看完后,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蒋琬却是事先知道一些,只是简单的看了几眼,便传递给了那些大族的长老们过目。

  两份书简其实只是简单的书信而已,杨家与江东有些交情是很正常的,而那杨家兄弟与江东苏飞有所来往,知道此后无论结果如何,他几人都会被诸葛亮视为眼中钉,所以打算之后搬离江夏,前往豫章居住,让苏飞能够有所照顾。

  苏飞原来是黄祖的军都督,与江夏的不少大族本就熟悉,后黄祖身死,便去了江东。孙权本要诛杀苏飞,但因为有周瑜、鲁肃、甘宁等人求情,便放过了苏飞,让其在豫章等地做一名部将。

  而苏飞的回信完全是周瑜授意其撰写的,虽然言辞隐晦,却大致有对杨家兄弟的感激之意。

  两封信如何会到诸葛亮的手里众人自然不知道,但如今既然有证据在,谁还赶出来和杨仪站在一起。

  “书信真伪事后大家自可辨明。我已派幼常前往南郡,将此事告知了张都督与赵将军,杨仪,你可还有别的同伙?”

  马谡掌管着诸葛亮的消息网络,这几日来便是在不断的收集有关这方面的佐证,虽然明知道诸葛亮是故意陷害,但对付这些士族的联手倾轧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何况那杨家兄弟两为了此事害死了如此多人。

  “这……这不可能!”杨仪还要说话,可又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诸葛亮见套不出话来,便叫人将其先行带了下去。

  关押一个杨仪并不会让杨家为此出头,毕竟杨仪只是杨家的晚辈,虽然有官职,但不是杨家后辈中必须保住的人物。这一点习祯也是如此,他在习家地位虽然重要,但也不是可以左右整个家族的人,所以不得不一直低调行事。

  在马谡前往南郡的同时,杨家伙通外敌,陷害本郡水军校尉的消息,也已经在市井开始流传,许多普通的百姓也纷纷为留赞鸣不平。很快,就连南郡也开始流传出了不少的舆论。

  联合士族对付诸葛亮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的办法,即便是无法让其怎样,也可用舆论压力使得诸葛亮畏首畏尾,打击其威望。但说到舆论战,习祯哪里是诸葛亮的对手,要知道最能扯闲话的并非是士族,而是一般的民众。

  见到舆论很快便从诸葛亮打压当地士族,转变成了一些士族联合外敌,习祯也是知趣的退出了整个事件,他知道继续下去只会是引火烧身。

  此后不久,江东军重新集结,庐江的周瑜向江夏挺进的消息也传到了江夏和南郡,这便更加做实了此前的流言。

  那些还在做着抵抗的士族们也都闭了嘴。并不是因为流言被证实,而是此刻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的家族命运完全掌握在这个把守江夏的右都督手中。

  人在没有外部压力的时候,总是会蠢蠢欲动,想要获得更多的利益,可一但发现有了性命之忧,便会自然的形成区域团结。诸葛亮此举只是让那些士族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身在乱世,士族的礼法远没有自身的安危重要。

  在强烈的外部压力下,再没有人提引入外乡士兵有何不妥之处了。

  诸葛亮站在新建成的武昌城之上,看着周瑜带兵前来,展颜一笑,他开始明白为何昔日黄祖能后稳居江夏的道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