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情就像暴风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爱的松林 六、鸳鸯浴

爱情就像暴风雨 程老爹 4635 2020.02.21 18:06

  五、爱的松林

  松山的进山口,以两棵巨大的松树作为山门,像农村过节搭的牌坊,可谓以假乱真的杰作。近前摸一下,那叠层的树皮还滴淌着松脂。剪修过的树枝朝门上互搭,正好形成了一个天设地造的门顶。如果不是有明人指点,你根本不会想到那是造型。进了山门,一条曲曲折折的小路通向了山里。婷婷好像放过羊似的,有投石子的爱好。她投石子的姿势很优美,每投一下,都要双脚踮起,喊一声“着”,石子便准确无误的投在我的头上。我疼得大叫砸掉毛了时,她却就地咯咯咯歪三扭四的笑,笑够了跑上来搀住我的胳膊再哄我。

  蜿蜒的小路越走越高,左右的山势越变越险,进而出现阴沟深壑、悬崖绝壁。

  与其说这是一条险道,不如说这是一座山峰的夹缝。而且夹缝很浅很窄,浅的和两坡长起来的树头平齐,窄的只能容一人通过。人走其中,不能斜视,否则,当你了解了路的真相时,胆小的你便寸步难移了。婷婷平时写作以观察细致著称,树下的沟壑悬崖难免尽收眼底。但发现后为时已晚了,她已走到了路的正中。她现在正在设身处地的体会进退两难的含义。她非常明确,此时前行和后退需要付出的风险代价都一样。她没有勇气前行,更无勇气后退,唯一的办法就是左右摇摆,换一种办法就是蹲在那大哭。路那头的我高喊一声别动!我要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活话剧。我想去背她过来,可那峰路太陡太险了!一个人都勉强,两个人就像超载的货车,稍有闪失,不但英雄救不了美,反而白白把英雄和美人都浪费了。这时,我想起了为爱而生为爱而死的小说。我想到了爱的力量。我在路那头高喊:“婷婷——你爱我吗——这条险道就是我们的爱情——前进就是追求——后退就是放弃——”我举起拳头向她挥舞鼓励。

  爱情的力量真是神奇的,婷婷也把拳头高高举起,哭喊着:“高雄——我爱你——”一路跑了过来,然后猛的扑进了我的怀里。我们两个同时倒在了地上。

  林越来越深了,浓郁的树荫让你看不见日月。我们所处的位置,就像当年的林海雪原,陌生人穿越林海不迷失方向比登天还难。在小店吃饭时听人说,过了松林往西就有人家,可问题是怎么过这个松林?我们不识树标,仅凭脚印来判断。但脚印也很乱,一会儿就找不到了。我们在松林里瞎闯,两条路线斗争愈演愈烈。有时她说往这边走,有时我说往那边走,听一次她的,依一次我的,结果是越走越迷,越陷越深。我说:“婷婷,不能再瞎走了,坐下理理思路吧。”婷婷往树下一躺说:“不走了,今晚就在这深山老林里过夜吧。”“你不怕遇到野兽把你吃了?”“我不怕,因为危险出现时,往往有英雄救美。什么野兽吃了豹子胆,敢夺英雄所爱?”“那要看遇到什么野兽,如果遇到狗熊,我就是英雄,如果遇到老虎,我便是狗熊。”听了我的话,她便咯咯的脆笑。身体一起一伏的像波浪,把身下隔年的树叶都荡飞了。“不管你是老虎还是狗熊,反正有你就有我。”“那我们就同归于尽吧。”“你不是经常讲为爱而生,为爱而死吗?看谁不敢!”她由调侃变得激动,而我却现实起来。

  我以为她是爱情的激进派,幻想远大于现实。一旦面对冷酷的现实时,说不定她会怎样呢。可我和她不一样,我毕竟是过来人。我决定的事,一般不会变。就眼前来说,她虽然喊着要为爱献身松林,如果真的走不出去,她会把我埋怨死。而我呢,谁也不怪谁,人生如是,莫过于此。连总设计师***都说改革开放是摸着石头过河,人生之路又怎能没有坎坷对错?人都想一帆风顺,可那风雨坎坷,天灾人祸属于谁?人都想没有过错,可没有错,对又从何而说?对与错都是必然,如果说有过错,那也是人生的过错。过来人经的事多,也许会少走弯路,但他很难改变命运。青年人的对错更是命运的结果。在这迷途中,我想了这么许多。婷婷呢,却在暖暖的阳光下睡着了。

  这时,我看到了夕阳,也看到了希望。夕阳西下,不就是方向吗?顺着太阳的方向一直往西,不就走出松林了吗。我赶紧叫醒婷婷,拉起她就走。婷婷巴瞪着眼问去找狗熊吗?我说去找老虎。我一直走一直朝天上看。婷婷看我的样子奇怪,问我天上有老虎吗?我说天上没有老虎,天上有路。婷婷摸摸我的头问我有病吗?我说:“我没病,路不在脚下,而在天上。朝着太阳走,追求的是光明。”婷婷问:“你背诗啊?”我不再理她,我此时的心中只有太阳。果然,二十分钟后,天地间豁然开朗,松林被我们征服了。我们隐隐约约看到了前面村庄。婷婷指着天上惊叫:“看,炊烟!”看着那袅袅的炊烟升上天空,我们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我仰天长叹天无绝人之路,婷婷却搂住我的脖子说有奖励。我问什么奖励?她命令我躺下。我正莫名其妙,她脚下使了绊子,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手,我只好和她一块儿倒在了软软的草中。几个滚打过之后,她笑着坐起来,让我枕在她的腿上,采用侧卧式。我见她从腰里掏出一串东西,选了一件小工具开始兑现奖励。我早就知道,她兴趣广泛,一专多能,尤善掏耳。那真是一种享受啊!四十多年了,我第一次有过这样的感受:和煦的阳光,温馨的气息,野花的飘香,掏耳的惬意,山林的寂静,情人的呵护……我徜徉在幸福之中。梦幻里,我和嫦娥在月宫里翩翩起舞。

  六、鸳鸯浴

  这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小村,正前方的出口便是松林,由于这里自古没有出过移树的愚公,因此这里的人子子孙孙很少外出。听说有一山顶洞人,改革开放后还打听日本鬼子走了没有呢!全村二十几户人家主要分布在路的南坡,石块石板垒就的房屋沿山而上,呈阶梯状延伸,上下落差50米左右。谁家的羊跑丢了,站在房顶上一喊,全村人都能听得到。每行三五家,家家门前小街相通。村旁是大路,路旁是河沟,沟里长流水,水旁多杂树。树上鸟鸡同宿,坡上牛猪共处,全都自由自在的各得其所。最共产主义的是,那带翎的长尾山鸡竟能和朴实的家鸡和睦相处,在落日的余辉下,在坡旁的草窝里,彩翎呵护下的家鸡眯着眼打盹,山鸡却警惕的竖起长脖子为她站岗放哨。婷婷指着山鸡问:“那是你吗?”我指着那打盹的问:“那是你吗?”我们都会意的笑了。

  几乎全村的人都出来看我们。正使碾子的妇女离开碾道,任驴在碾道里逍遥岁月。几个小孩跑到我俩跟前,操着难懂的方言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有了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不过他们不仅知道秦晋,还知道我们是城里人。一个小孩还向我们炫耀,说他们这里有温泉,问我们洗不洗温泉澡?婷婷高兴死了,连问三遍“这里有温泉?真有温泉?温泉在哪里?”,使碾子的妇女在下院隔着台阶喊:“去洗洗吧,能治病能长寿哩!”她的嗓门好大,回音满山谷。小孩子们说,她是个聋子,见了谁都这么喊。婷婷说她是神往温泉,问我想不想去?我说舍命陪君子,去就去吧。

  河沟两岸,一棵活着的大树平躺在那里,甘当人们踩踏的木桥。小孩子们不客气,噌噌噌的跑过去都不对木桥说声谢谢。婷婷看看桥,望望沟,又想起了中途峰路的危险。我鼓励说,廉者不饮盗泉之水,爱者必洗温泉之浴。那边是你向往的爱泉,为了爱,冲过去吧!

  她果然又冲过去了。

  半山腰里,一股雾似的浓烟在袅袅升腾。近了,汩汩的水流声越来越大。在烟的笼罩下,两股山泉从两个相隔3米多远的石缝里喷涌而出,流向山下。在不远处的断崖下形成一个5米宽的瀑布。瀑布下的山石,由于水的长年冲刷,形成一个光滑如镜的缓坡。缓坡的中间有一道鼻梁,可能是两股泉眼冲力不同所致。一米多高的鼻梁做了男女洗浴的天然屏障。上帝是最公平的,山里人没有条件洗澡,大自然却赋予他们得天独厚的温泉供他们洗浴。许多城里缺少的,正是农村独有的。新的世纪,不是山里人向往城市,而是城里人憧憬山村。我敢说,这个小村是迄今为止我国保存最完美的原始活化石。

  按照小孩们的安排,婷婷进了右边的浴场,我进了左边的浴场。为了保密,五个小孩在鼻梁前又排成两行,两个男孩靠我这边,三个女孩靠婷婷那边。在水流的哗哗声中,我听到婷婷那边舒服的叫喊,我也陶醉于舒筋活血的温泉洗浴之中……

  洗完后,我边擦身子边问他们,怎么靠山墙这边的水热,靠外边的水凉?一个大点的孩子说:“你没朝上看看,那有两个泉眼,靠右边的冒烟,靠左边的不冒烟。冒烟的是热水,不冒烟的是凉水。”我向上看了看果然是,便问为什么。“俺也说不清,俺只知道那边的水热,洗了能治病,这边的水凉,喝了能长寿。”大点的孩子回答说。我又问:“用这两种混合水洗了澡,会怎么样?”“俺这的人都没病没灾,都洗这个。”“俺这还有一个120多岁的老奶奶呢!”“她可会讲故事了,就这温泉,还有个好故事呢!”小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说。这时婷婷也穿好衣服出来了,她插嘴说:“咱们今晚就住那老奶奶家,听她讲温泉的故事。”一个最小的女孩看着婷婷指着我问:“阿姨,你和他住一起吗?”我看了看婷婷,婷婷红着脸没有回答。一个小男孩指着那小女孩说:“那是她祖奶奶,让她领你们去吧。”

  ……

  老太婆正在烧火做饭,听到人声,她一边往土灶里添柴,一边回头看我们。她看上去顶多80多岁,满头的白发虽然落了许多柴灰,脏点乱点,却很少有掉的;满脸老年斑的皱皮虽然沟渠纵横,但丝毫不影响她眼睛有神;牙齿该落的都落了,没有落的却很硬壮。她扁扁着嘴问我们吃饭了没有?样子有点像赵本山。大点的小孩说:“老奶奶,往锅里多续点水,俺们拿干的去。”最小的女孩说:“老奶奶,他们夜里住你这听讲温泉的故事哩。”另一个小孩便往火里续柴。老奶奶笑着去扫炕,一米多高的炕一下子就翻上去了。一会儿,大点的孩子端来几个混面馒头和纯面窝头,一个小孩还端了一碗软柿子。婷婷一见便拍手叫喊:“柿子抹窝子,好比火锅子,哇噻!”我说:“你这话不伦不类的,什么年代呀?”婷婷说:“前句是你们那个年代,后句是我们这个年代,二者结合才是超时代!。”她把二者结合加重了语气,并向我扮了个鬼脸。我听出了她的一语双关,便主动拿起一个窝头,抹了两个柿子递给她说:“把我送给你,哇噻吧。”婷婷还没接住,便在我手里咬了一口,几乎连指头都捎带了。我“呀”了一声,小孩子们都憨憨的笑了。120多岁的老太婆看出了门道,把小孩们都撵回去吃饭了。这时,她从筐子里拿出两个碗,那手显然有点哆嗦。婷婷急忙上前接住说,谢谢你了老奶奶,我们自己来吧。婷婷亲自下手舀了一碗南瓜土豆稀饭,双手捧着递给了老人。老人便巴嗒巴嗒掉眼泪,说要有你这样一个孙女就好了。我们三人一桌,老中青三结合。

  也许是饿了,也许是开心,我们今天都食欲大增。婷婷说我是饭桶,我劝婷婷注意减肥。饭后婷婷让我洗碗,我说谁最小谁洗。老人说谁也别洗,放门口让猫舔吧。婷婷吐出了舌头,我也后悔吃饭时没看碗洗过没有。这时,那个小孙女领着一位箍了蓝头巾的老妇佝偻着身子来了。老婆介绍说:“这是俺闺女,过年98了。你看那老样儿?比俺还显老呢!别指望她伺候俺,俺还得伺候她!太懒,不洗澡!”老妇显然听不清楚,小孙女便对老妇比划着说,祖奶奶嫌你懒,让你洗澡。老妇点点头说:“洗——洗——以后和俺娘——一起洗——活大岁数哩!”说着又朝我们点了点头表示问候,让小孙女拉着走了。

  一会儿,一个老头儿领着两个中年妇女搬来两双铺盖。老头儿说:“俺村没有啥男劳力了,都出去干活了。老婆孩子们留在家里,有啥事由俺照看着。”其中一个蓝衣妇女说:“俺这村小,一般都沾着亲,一家有事大家都帮着。”另一个黑衣妇女说:“这老婆婆是俺村岁数最大的,六代同堂了,除了那个98岁的老闺女还住这,都搬出去了。”我抱拳致谢说:“承蒙父老乡亲关照,给大家添麻烦了。”老头儿说:“俺这一般不来外人,来个外人可亲了。不嫌俺这里山,就在这多住几天吧。”两个妇女便去扫炕抻铺,蓝衣妇女扭头问我:“你也住这吗?”婷婷抢着说:“都在这凑合吧,我们还要听老人讲故事呢。”两个妇女下来后,老头儿便说:“咱们走吧,人家还有任务呢。老太君您多吃点,夜里好好讲。”我们说声谢谢送他们出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