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情就像暴风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我想你 四、外出

爱情就像暴风雨 程老爹 4255 2020.02.19 10:52

  三、我想你

  她又回到了学校,恢复了往日的活泼与开朗,一天到晚有说有笑,说不完的话,做不完的事。上课她抢着回答问题,课下她不是唱就是跳,该不该她值日她都帮着干,抽空儿就溜进我办公室,让我改稿呀,听我侃文学呀,但大多是家长里短。那一天聊得高兴时,我告诉她我年前梦到她了。她问我梦到她什么?我笑了笑说等以后时机成熟了再告诉你。她噘着小嘴儿说:“知道你也不是做的啥好梦,人家还不想听呢!”

  以后的日子里,我也变得勤快了。晚自习经常到班上转转,最终目的是转到她身边,然后一站就是好半天。她有时也借故问一些题。说来也怪,那时她在班上一见我就脸红。有一次课间我用笛子吹奏了一曲《真的好想你》,别的同学都拍手叫好,只有她红着脸不说话,连看都不敢看我。有几天我自虚怕同学们看出来,自习课没去班上。她怪我从教室门前过没多看她几眼。

  三天后的一个晚自习,我又转到了她的身后。我见她正在本上练字。我顶喜欢在身后看她练字,包括她写字的姿势,笔划的走向,还有那迷人的辫子。这时,我见她红着脸偷偷回头看了看我,然后在本上迅速写了三个字,然后再描粗,加彩,又在感叹号上狠下功夫。她怕我没注意,一边再回头看看我。我急忙走开,我觉得我的脸在发烧。我怕这三个字被她同桌或后边的同学看见。王婷婷怎么这么大胆?万一被别人发现了,我们今后怎么做人相处?更何况现在的大学生都鬼精呢!我表面上旁若无事,其实我的心里早翻滚开了。一个女孩——我早有好感或者说早已暗恋上的她,今天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发自内心的在本上写出了“我想你”!这不是一般的三个字,而是她的一颗心呀!这不是我朝思暮想梦寐以求的吗?再回想那个梦:她扑进我的怀里哭喊,“老师,我想你!”。而今应该不是梦吧?再回头看看满班的学生,再看看红着脸的她,再看看正在浓墨重彩的那三个字,昨日的好梦今已成真!

  今年的春来的早,未进三月,校园里的花就提前开了。女生们一个个迫不及待的脱掉冬装,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惟有她还怀旧似的捂着那冬天的校服。

  有一天,我对她说:“婷婷,我想给你买身换季的衣服。”她说可不敢!我问怎么不敢?她说怎么也不敢!我说我不想让你比不上别人。她说有你这句话我已知足了。我硬塞给她100元钱说:“我不会买女孩衣服,你去看着买吧。我看她们穿牛仔服挺神气的。”她推挡着说:“老师,我不要,真的不要。我欠你的太多了。”我说:“虱子多了不咬,那就再欠一笔吧,到时候新帐老帐一起算。”她笑了,我也笑了。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敲门声响过两下未及我喊进来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长发披肩,一身牛仔装裹的亭亭玉立的青春少女站在了我的面前。那白皙的脖子,那透红的脸庞,那凤眉下的小眼、那灿烂的笑靥,真正一朵花含苞待放的鲜花。她不就是我的那个梦中女孩吗?想不到去掉校服的婷婷,换上牛仔的婷婷,竟是这样的妩媚动人!婷婷在距我一米的地方站定了,甩一下长发接着用手向后一拢,摆了个姿势问我怎么样?我问什么怎么样?她说当然是衣服了。我说不错,像换了个人似的。她又嗔怪说,人家让你看衣服,谁让你看人了?我说,好了,不看人了,这衣服穿在你身上比她们谁都好看。她又怪我,说来说去还是说到人上了。我说,人要衣服马要鞍,这话一点也不假。这时婷婷指着我的眼说,你看你看!我问怎么了?她说,有点色眯眯的。我此时才意识到我失态了。我急忙低头备课,即使说话也目不斜视。

  一会儿,我忽然觉得脖后发痒,用手一摸,正好摸住她的手,回头一看,她正逗蟋蟀似的用她的长发撩拨我呢。我没有阻止却又假怪她说:“婷婷,别捣乱,让人看见不好!”婷婷噘着小嘴继续撩拨说:“我不管,想让我别闹,你必须讲清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告诉我,你那天梦见我什么了?”我说:“没法说,反正不好。”“不,我非要你说!你讲,你讲吗!我想知道。”她撒娇似的一边说着一边靠紧了我。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马兰花的香味。我再次回到了梦中,我感觉到了那柔软且有弹性的肌肤的温热。我的身上似乎有千万条虫子在蠢蠢欲动,我的嗓子眼儿像着了火,我的手下意识的揽在了她的腰。她顺势坐在了我的腿上,两手猛地抱住了我的脖子。我们紧紧的拥抱了。那时,天地已经不存在了,时间仿佛已凝固,只有两颗心透过肌肤相互拼命地吮吸,渐渐长在了一起,怎么分也分不开了。不知过了多少年,她的眼泪冲醒了我。当我把她轻轻的推开时,妻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了门口,在她的怒视下,婷婷捂着脸跑了出去。这次不是梦!

  四、外出

  第一次吻过之后,我们的感情与日俱增,很快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兮”的程度。技能考试后,学生就可以离校实习了。这其间主要是上机练习,一月之后考试。紧接着就是老师的职称计算机考试。学院微机房有两个供学生用,一个供老师用。

  一到上机时间,学生们便争先恐后涌到机房抢电脑。每次上机,总有两三名学生没有机用,然后到老师那里去借光。婷婷哪次也不抢,总是磨磨蹭蹭故意落在后边,然后以没机为由名正言顺的跑到老师的机房,坐在我的旁边。久而久之,那两台紧挨的计算机自然就没人去占了。就好像贴了两个标签,一个是高雄,一个是王婷婷。我那时一天到晚除了上课,就在机房,因为我要上高职了,计算机过不了一票否决。我只管用心去练习,也不用去想她,到时候她自己就来了。我们可以一起切磋,互相学习。她比我打字快,我比她学的深。打累了我们便在机上开玩笑。比如她在机上打出:尊敬的高老先生,我讨厌你,请你到回收站去吧。我看过后她就点删除,电脑上又出现了对话框:确实要把尊敬的高老先生放入回收站吗?她又用鼠标点了是,然后尊敬的高老先生便到了回收站。接下来便是她捂着嘴欲憋不住的笑声。别的老师都往这里看,我觉得我的脸也在发烧。

  大学校园里这一段好紧张,也许是为了充分利用电脑的缘故,已是三周没有过星期天了。

  今天星期五,学生两节课后可以回家过星期。婷婷下午破例没有到机房,我以为她提前回家了。她是特别喜欢回家的,在和我关系没有发展之前,至多两个星期,必须回去一次。要不是为了节省路费,她每个星期都会回去。可她每一次回去都要和我说一声,我一般都去送她,并给她买张车票。这次怎么会不辞而别呢?莫非——莫非她听到了什么闲话,故意躲我了?也说不定,就我们现在这个好劲儿,让人看出点啥并不奇怪。可他们只不过会说我偏爱她,师生走得近罢了,不会有别的说法的。即使有别的说法,就婷婷那性格也会满不在乎的。那婷婷为啥没到机房呢?当我懒洋洋的打开电脑高雄的文件夹时,里面却出现了婷婷的留言:

  高老师:

  本来我打算回家,可是为了你,我不回去了。这段时间我们都很忙,也从来没有和你痛痛快快的谈过,玩过。我感到很压抑,我们都应该放松放松了。这个星期,我想和你一块儿到松山去玩。在那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大山里,让我们都大胆的、尽情的去释放爱情好吗?也许我是自做多情,但无论如何要答应我这一次!明天上午8点我在路口等你,不见不散!

  你的婷婷

  星期五致上

  看过留言,我的心又加速跳动起来。我不知这是不是爱情?过去,我们的关系就像窗户纸一样都没有挑破,竟管我们有过疯狂的举止。从那次她在本上偷偷的写出“我想你”,到那次忘情的拥抱,我们都有了谁也离不开谁的感觉。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的守候着那就在身边且没有言明的爱情。今天,她终于首先挑破了这层隔膜,向爱的纵深又迈出了大胆的一步。

  对于今天这样的留言,换成我就是色胆包天,而她却是爱胆包天。不过她的爱胆也太大了。第一次吧,你在班上写“我想你”,好在没人看见。第二次你竟敢主动出击,让我被迫吻你。好在妻子进来时你只站在我身边,门又开着,回去吵几句也就过了。可这一次的留言,不,简直是情书,无论是被谁看见都是大逆不道。这是学院的微机房,而不是我的私人卧室,我们怎么可以在这里的电脑上谈情说爱呢?你怎么比我还容易冲动呢?再一想,这不叫冲动,应该叫执着。有这样执着爱我的人,是我的福分。在爱的问题上,我一贯以为爱情是没有理智的,如果有了理智,也就没有爱情了。不过我至少现在想不通,她为什么要爱我,爱我什么?自代她交过学费以后,她曾不止一次的说过,我不知该怎么谢你,这辈子怕是还不清你了。难道她是为了报恩,或是为了还债?要是那样,我岂不成了黄世仁了。我不知她是怎样想的,我们的关系,是恩还是爱?恩有多少?爱有多深?恩和爱又有何区别?也许——恩能产生爱吧,不是有恩爱夫妻之说吗?可我和妻子生活了近二十年,她对我的恩有的是,可怎么就产生不了爱呢?我们之间,从来就是同志关系。从媒人说合到结婚典礼,没有激情燃烧的岁月,只有重复单调的油盐酱醋。她缺少婷婷那样的浪漫和疯狂,缺少婷婷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对男人的吸引力,那不仅仅是生理感官的刺激,而更多的是对知识的咀嚼和艺术的回味,还有一种情人眼里出西施般的偏爱。这也许就是魅力吧。而妻子,只是关心我,爱护我,百依百顺的满足我,可这些恰恰是不能满足我的地方。相比之下,妻子是水波不兴的死潭,婷婷是汹涌澎湃的江河。而我,天生就是喜欢波澜的。

  整个下午,我呆呆的看着电脑,什么也没干成。

  星期六上午8点,我如约在路口与她见面了。

  她仍然穿着那身令我心动的牛仔,散发着清香的披肩发上新拢了一个蓝色发髻,看上去像个刚结婚不久的少妇。她的脸上,红是惊喜,白是自信。在微笑的衬托下,那对满足的眼睛充满了幸福。她正要向我表达什么时,路车毫无礼貌的挡了过来。我们只好把感情寄托在车上。她一上车就紧挨我坐下,把头依偎在我肩上,一头秀发便飘向我的胸前。我担心四周好奇的目光,正要排除长发对我的骚扰时,我的手被她的手轻轻的攥住了。“看见我的留言了吧?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你好大胆子呀!你就不怕别人看见?”“别人不会看见的,那是你的机吗。”“怎么成了我的机?那是学院的,谁都可以用的。”“那是你经常用的吗,别人怎么会发现?再说,谁看了我也不怕。我还后悔少写了三个字呢!”“少写了哪三个字?”她用手挡在我耳边说:“我——爱——你——”我立马打了个激灵。昨天思考了一下午的问题,她今天又说出来了,比昨天的留言还明确,这层窗纸终于被她挑破了。我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竟穷追不舍的问她;“你爱我什么?”她说:“你爱我什么我就爱你什么。”“我说过我爱你么?”“你没有说过,但我能看出来,凭我的直觉。”“那太冒险了吧?万一我不爱你呢?”“冒险也是你让我冒的,你对我所做的一切不值得我冒险吗?你不爱我,会这样不顾一切的对我好吗?我难道是个冷血动物吗?”我无言以对了,我没有必要再去问她是报恩还是还债这些无聊的问题了,否则,我就是对伟大爱情的亵渎。

  ……

  我们坐了四个小时的火车,到了松山,已经12点多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外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