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海瑞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61 2019.07.14 10:05

  “朱七?”张忠摸了摸下巴:“这个人比陈洪要有趣的多啊!”

  看着张忠陷入了沉思,刀四和刀九对视了一眼,很默契的选择了沉默。

  张忠确实对这个朱七很感兴趣,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所在的这个大明,和历史上的大明明显的出现了很多偏差,其中很多是他自己引起的蝴蝶效应,但像朱七这样的存在,却不是他引起的。

  他很想探究一下,这是为什么!

  当他初次听到‘十三太保朱七’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穿越到了大明王朝1566里去了。

  但很快他就发现,并不是,因为他见过胡宗宪,并不是王庆祥老师。

  所以他很想探究一下,到底是什么让历史出现了偏差,有了十三太保,有了朱七这号人物。

  至于陈洪,陈洪原本历史上就有的,只是他并不怎么出名,明史上对他的记载只有寥寥数笔。

  可见其在正史上是个失败的人物!

  既然是个失败的人物,那他就没有多大的兴趣了。

  ……

  就在张忠陷入思考的时候,张狗儿忽然跑了进来:“少爷,不好了,出事儿了,海瑞带着衙役上门了,说是来拿人的!”

  “啥?”张忠明显还没从之前的思考中脱离出来。

  张狗儿急忙又重复了一边:“钱塘县知县海瑞带着衙役上门来拿人了!门房没让进,海瑞要硬闯,您在不出面怕是真的要打起来了,咱们护院那些人什么德行,您是知道的!”

  张忠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了,海瑞跑到他府上来拿人?拿什么人?谁犯事儿了?

  “不是,刀四,这怎么回事儿?咱府上谁犯事儿了?”

  刀四苦笑着道:“少爷,您这就冤枉我了,您的规矩谁不清楚?谁敢犯事儿啊!绝对没有人犯事儿!”

  张忠疑惑的道:“那他海瑞来拿的什么人?”

  刀四很无语的摊手:“这我哪儿知道啊!”

  张忠瞪了刀四一眼,这才起身道:“走,去看看!”

  一行人到了府门口,张忠打眼一瞧,我滴个乖乖,只见海瑞匹马在前,一个人和数十个壮汉持刀的壮汉对峙着,而他带来的十数个衙役,则站的远远的,苦苦的劝着自家堂尊。

  张忠转头看了狗儿一眼:“狗儿,这就是你说的要打起来了?”

  张狗儿也尴尬的不行:“少爷,我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是真的要打起来了!”

  张忠不在理会张狗儿,而是分开人群,走了出去,来到了海瑞面前。

  未语先笑,拱手行礼:“草民张忠,见过县尊大人!”

  海瑞沉着脸,嘴里蹦出了两个字:“免礼!”

  张忠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谢过县尊大人!不知道县尊大人带着衙役围了我这府邸,是我府上有什么人犯了事儿了吗?如果有,请大人言明,我立刻就让人拿了出来交给县尊,若无,那还请县尊大人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解释?”海瑞冷冷的看着张忠:“我自然会给你一个解释,但不是现在!”

  张忠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但他没发作,只又道:“那不知,县尊大人,所拿的是何人?”

  海瑞冷哼了一声,说出了一个差点引发冲突的字眼:“你!”

  哗啦!

  刀四、刀九以及之前那些只握着刀鞘却未出刀的护院们,在海瑞话音落下的瞬间,纷纷把刀抽了出来!

  面对如林的钢刀,海瑞脸上没有半点惧色,腰杆子也依旧挺的直直的,但他带来的手下们却差点吓尿了。

  郑班头还算是个有点良心的捕快,急忙跑过来护住海瑞,同时还媚笑着道:“诸位好汉,诸位好汉,别激动别激动,我们家堂尊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海瑞这个时候却开口道:“我海瑞从不开玩笑!”

  郑班头急了:“堂尊,我求求您了,别说了,让小的来处理,行不行!”

  海瑞冷冷的哼了一声:“怎么?他们还敢杀我了不成?好啊,让他们来杀,杀官等于造反,造反可是要诛九族的,我不信张老板会看着这些人杀了我!”

  听到海瑞这么说,张忠笑着摆了摆手:“把刀都给我收起来,在堂尊面前亮刀,你们要干什么,造反吗?要是想死,就自己找个绳子把自己吊死,别拉上我们张家!”

  刀四、刀九和护院们恶狠狠的瞪了海瑞一眼,这才缓缓的把刀收了起来。

  张忠笑着对海瑞拱了拱手:“不知县尊为何要拿我?我犯了什么事儿了吗?”

  海瑞朗声道:“大明律,兵律,军政卷,第十五条,民间持有人及马匹的铠甲,盾牌,火筒,火炮,军队旗帜、号带等,属违禁,私自持有者,一件仗八十,每多一件罪加一等,自私织造并持有的罪加一等,最高可仗一百并流三千里!”

  张忠回头看了看护院们,又转回头来看着海瑞,不解的问道:“县尊,我这些护院拿的都只是钢刀,钢刀可不在你说的这些之列!”

  海瑞又冷声道:“我话还未说完,军政卷第十三条,军中一切现役装备,不得私自贩卖、购买!军队如何,我随后会行文给部堂大人,我只说民间!”

  “民间购买军队装备者,笞刑四十!”

  “你这些护院手上持有的钢刀,皆与浙江卫所军相同,我想问问张老板,这些人手中的钢刀哪里来的?”

  张忠噗嗤一声乐了:“我道是什么事儿呢?原来是这个啊,这些钢刀确实和军中一样,但不是我购买的,而是军队的钢刀都是我提供的,他们手上的这些钢刀,都是新型钢刀的试验品,若不信,你可以去问问胡部堂!”

  张忠本以为此番较量,他胜了,但……

  但他面前的海瑞,却突然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如此说,所以我并未打算以此来拘你!”

  话罢,海瑞脸色猛的一肃:“上月下旬,孙咏春带人打砸楼外楼,死伤百余人,虽此是孙咏春过错,但你的护院却动用了火器,大明律明确规定,民间不得私自持有火器,你不仅持有火器,还用火器伤了人,这下,张老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