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螳螂,黄雀!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92 2019.06.16 19:00

  “少爷,为何要帮吴家和沈家算计孙家?孙家的孙老爷,可是跟咱家老爷是同窗好友,若是被老爷知道了……”

  柳兰儿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忠。

  张忠被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的有些心猿意马。

  说实话,如果在楼外楼举行个选美活动的话,柳兰儿甚至连前三都进不去,但她这张能古典又能都市丽人的脸,确实非常的耐看,而且她的身材和身高,是让张忠最满意的地方。

  自从那次张忠一时兴起恶趣味,从系统商城里拽了几套OL套裙,弄了几副眼镜,让柳兰儿来了一次女秘书的角色扮演之后,柳兰儿一旦有机会和他独处,立刻就会换上一套让张忠肾上腺素飙升的OL套装。

  后世有人总结过,反差美,才是最能吸引异性眼球的美。

  在大明这样的古代,突然出现了一个脚踩七寸高跟鞋、身着一步包臀裙、戴着眼镜的美人,对张忠的吸引力,绝对是致命的。

  此时的柳兰儿就是这样,金丝眼镜、艳红的一步包臀裙、丝袜、美腿、高跟鞋,书房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又弥漫着柳兰儿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张忠怎么能不心猿意马了?

  柳兰儿多精明的女人,一下子就看出了张忠的心猿意马,她轻咬了一下嫣红的嘴唇,口吐香兰:“公子,要兰儿待寝吗?”

  张忠虽然是个老狐狸,心智极其的成熟,但无奈他这具身体太年轻了,稍微被挑逗一下,就会受不了。

  况且,权力,是天下最能腐蚀心智的毒药,当你能够对别人予取予求的时候,你的心智或者说智商,就会急速的下降,最能印证这一观点的不是你越来越狂妄自大,而是你对异性免疫力的急速下降,或者说是你对异性需求的急速飙升上。

  张忠现在就是这样,他不仅手上捏着堪称超级BUG级别的系统,甚至整个江南官场,他都能轻易的影响。

  身怀利刃、权力加身,而他身边环绕着的女人,又各个都是绝色。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忠能忍到现在还没破身,已经算是毅力极其强悍的人了。

  但今天,他似乎要把持不住了……

  好在他快把持不住的时候,一声冰冷的哼声,拯救了他。

  不知何时出现在书房里的苏瑾瑜冷冷的看着柳兰儿道:“女人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柳兰儿一点都不在意,也没做任何反驳,她只是缓缓的把眼中的媚意收了起来,乖巧的站在一边。

  张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他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你用了催情的熏香?”

  柳兰儿屈膝微福,泫然欲泣的看着张忠:“公子冤枉兰儿了,兰儿怎敢对公子用那种东西!”

  张忠皱眉不语。

  苏瑾瑜虽然很看不起柳兰儿,但她是个君子,女君子,他知道柳兰儿了受了冤枉,所以这时候她开口帮了柳兰儿一把:“她确实没有用那种东西!”

  对于苏瑾瑜开口给柳兰儿帮腔,张忠一点不奇怪,他只是皱着眉头在想他今天为什么会这样失态。

  很快,他聪明的脑子,就想出了问题的所在。

  问题出在哪儿?

  出在了这阵子他一直处在一个过于兴奋的状态!

  这兴奋,不是他和一个越南的王爷平起平坐,而是因为他即将和那位混乱却又极度精明的嘉靖帝,来一次间接的碰撞,或者说交手。

  而且这次,他还是稳赢的局面。

  也就是说,那位极度精明的嘉靖帝,即将要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这种,把天下最有权力的男人,把自认为天下最聪明的男人,当傻子耍的乐趣,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和吸那什么嗨了一样。

  找出了问题的结症所在,张忠的心绪立刻就平静了下来。

  能在极短的时间里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是他前世最拿手的绝活。

  “就算我爹知道了,也没什么!”张忠嘴角微翘,眼中闪烁着极度的自信:“毕竟没人能证明,或者干脆说没人能想到咱们也算计了孙家!”

  柳兰儿立刻抓住了关键字眼:“也?”

  张忠浅浅的笑着道:“到了这个时候了,也没必要瞒着你了,而且兰儿,你也不是外人,我本也没有要瞒着你的意思,只不过楼外楼牵着了你太多的精力,我不想你太累了,毕竟‘劳累’是女人容颜最致命的杀手!”

  柳兰儿的眼中立刻闪过了一抹欣喜。

  苏瑾儿则冷冷的哼了一声。

  张忠笑着道:“我确实也在算计孙家,因为我想要孙家的生意,或者说我想要孙家的渠道!”

  柳兰儿有些吃惊的看着张忠:“公子,难道您想插手盐这一块?”

  张忠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柳兰儿不解:“公子?”

  张忠道:“盐的利润虽然大,我也确实挺想插手这一块,但比起盐,我更想要的是孙家的渠道,关外的渠道!”

  柳兰儿捂住了小嘴:“公子,难道您想做关外的走私生意?可往关外走私盐,被抓住了是要杀头的!”

  张忠不屑的撇撇嘴:“杀头?孙家做这生意做了一百多年了,孙家被杀头了吗?”

  柳兰儿不吭声了,好半晌之后她才道:“可咱们杭州孙家,只是扬州孙家的一个分支,若到时候扬州孙家介入,咱们岂不是……”

  张忠看着柳兰儿道:“你想说如果扬州孙家介入,那我之前做的功课都成了无用功?甚至还会惹上一个劲敌?”

  柳兰儿点了点头,然后很快的低下了头。

  张忠笑着道:“你不用这样,我确实讨厌别人质疑我的话,但针对的都是外人,而你,你不是外人!”

  柳兰儿眼中的喜色,比刚才又多了几分。

  张忠没看到柳兰儿眼中的喜色,他继续道:“扬州的孙家确实不好惹,但并不是我们在算计孙家啊,算计孙家的明明是吴自来和沈从义嘛,我们只不过是不小心把孙咏春从君子银行贷了一百万两银子的事儿给泄露了出去而已,到时候随便找个人,多给他点银子,让他顶缸就行了!”

  “至于弄倒了杭州孙家是不是做了无用功……嘿嘿!”

  苏瑾瑜翻了翻白眼,她最见不得的就是张忠嘿嘿的奸笑,这笑声听到耳朵了,她莫名的就想把张忠暴揍一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