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迷雾重重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35 2019.06.21 19:00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张子明恍然道:“我记得当时老刘跟我说了一嘴,只不过我没记在心上!”

  江春桥撇了张子明一眼。

  老刘那是跟你说了一嘴吗?

  刘昌明怕是全天下最劳心劳力的右按察使了!

  脏活累活全是人家刘昌明干,得好处的时候没人家的事儿!

  要老子是刘昌明,老子早就不干了!

  张子明被江春桥这一眼撇的老脸再次一红,他心里清楚江春桥这一眼是什么意思,他现在也算是破罐子破摔了,索性撇过头去不言语。

  江春桥也是被张子明的厚脸皮给打败了,叹了一口气继续道:“马家覆灭之后,我其实也把这事儿给忘到了脑后,但今春上我去见赵文华赵大人的时候,赵大人无意间说了一句话,让我记在了心里!”

  张子明下意识的问道:“什么话?”

  江春桥似乎陷入到了回忆当中,过了好片刻他才开口道:“当时赵大人说,去岁里去扬州孙家访旧友,却不想刚到了一天,我那好友就收到了噩耗,他丈人突然去了,好友悲拗不已,可未曾想到不等动身前往杭州发丧,就传来了更大的噩耗,我那旧友岳丈整个家族都遭了大难,短短几天的功夫,就没了!”

  “我当时好奇问了一嘴,赵大人旧友的岳家是杭州哪家,他说只听朋友说姓马!”

  张子明虽然草包了些,但毕竟在按察使的位子上待了好些年了,对杭州本地士绅也都清楚的很,听江春桥这么一说,他立刻就联想到了孙咏春的身上,孙咏春可是扬州孙家的分支。

  他相信,赵文华嘴里说的扬州孙家,绝对就是孙咏春的那个扬州孙家。

  因为这种家族前面被冠以‘地域’名称的家族,必然在当地就是最顶尖的家族,且是又从赵文华这个身份地位的人嘴里说出来,那必然就最最顶尖的那个。

  孙咏春宗家就是扬州最顶尖的孙家,在扬州,说孙家,是且只能孙咏春的宗家,也就是扬州第一大盐商、大明第一大盐商孙家。

  张子明的眉头一下子拧了起来,沉吟了片刻后,他面露吃惊的道:“这怎么可能?太蹊跷了啊!如果赵大人的旧友是孙家的人,那他岳丈家遭了这么大的难,他能不央求孙家出手?”

  江春桥眯了眯眼睛:“我也觉得奇怪的很,但孙家确实没有出手,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张忠灭了马家!”

  张子明道:“会不会是张忠手里有孙家的把柄?”

  江春桥摇了摇头:“有没有把柄我不清楚,但我想张忠手里肯定有孙家忌惮的东西,而且是颇为忌惮的东西!”

  张子明拧着眉头道:“颇为忌惮的东西?会是什么?”

  江春桥没吭声。

  张子明拧着眉头又思量了片刻,又道:“盐是孙家赖以生存的根本,这是命根子,莫不是张忠有……”

  话说了一半,张子明就自己否定了自己:“不不,不可能的,盐虽然利润大,张忠虽然本事不小,也有的是钱,但两百多年来,孙家已经把盐这一块经营成了铁桶,张忠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插的进去!”

  “别说是张忠了,就是当年孝康敬皇后的两位兄弟,都没能插手盐这一块,最多就是从茶叶这里分了一杯羹!”

  孝康敬皇后就是正德大帝他老妈,孝康敬皇后的两兄弟就是正德大帝的俩不靠谱的舅舅,寿宁侯张鹤龄和建昌候张延龄。

  江春桥依旧没吭声。

  张子明有些急了:“老江,你这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不对?”

  江春桥摇了摇头:“我没说你说的不对,我只是不知道!”

  张子明疑惑:“不知道?什么意思?”

  江春桥道:“就是我也不清楚张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我知道,张忠绝对是要玩儿一把大的!”

  “嘿!”张子明没好气的道:“你这话说了根没说有什么两样!”

  江春桥撇了张子明一眼:“我只是想告诉你,马家和孙家是姻亲,马家被灭了,孙咏春又砸了楼外楼……”

  张子明微微一愣:“你是说孙咏春是为了给马家报仇?”

  江春桥真恨不得上去扇这老搭档一耳光,好让他清醒清醒!

  “孙家啊,好好想想,裕王府,陈王妃,通州陈家,姻亲!”

  张子明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嘴巴张的老大,都快能把他自己的拳头给塞进去了。

  江春桥叹了一口气:“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了吧?”

  张子明惊诧的道:“你,你是说张忠搭上了裕王?这怎么可能?”

  话刚说到这里,张子明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急道:“景王,你的意思是裕王要对景王下手?或者说,徐阶要对阁老下手?”

  江春桥平静的道:“这都是你的推测,我们没有半点证据,能够证明张忠搭上了裕王的线,也没有证据证明徐阁老要对阁老下手!”

  “嘿!”张子明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老江,你还这么磨磨唧唧的!有什么你就跟我说啊,你也知道我这人没脑子!”

  张子明是真急了,如果张忠变成裕王的人,那他和江春桥就彻底完蛋了,这些年来,张忠手上不知道抓了他们多少把柄!

  江春桥面色没有半点改变,依旧平静的很,他知道张子明为什么急,所以他平静的道:“你急什么,就算张忠投了裕王,你我也不可能有事儿的!”

  张子明不解:“老江,你这什么意思?”

  江春桥道:“张忠没那么傻,而且就算他真要卖了我们,那他自己也得搭进去!”

  张子明微微一愣,随即便平静了下来!

  对啊,张忠要卖了他们,那他张忠也得搭进去!

  可……

  可脑子还是一团浆糊啊!

  张忠到底要干什么啊!

  越看越看不透,越想越迷糊!

  “他,他张忠到底要干什么啊?”

  江春桥闭眼沉思了好久,才再次开口:“迷雾重重,我也看不透啊,不过,我想只要我们把我们自己这一摊子干好就行了,其他的,只要我们不乱掺和,最起码不会掉了脑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