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章 曹公公,你真傻还是假傻?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165 2019.06.02 13:00

  张忠笑着拱手道:“老祖宗当然能护得住我!”

  曹海气呼呼的道:“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忠沉默了好半晌才道:“说句大不敬的话,这天下,虽然是皇上的天下,但有些时候,皇上说的话,还真就不一定管用!”

  曹海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张忠不待曹海开口呵斥,便抢着道:“曹公公先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

  曹海咬着牙瞪着张忠道:“你说,你要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咱家定绕不了你!”

  张忠笑着道:“曹公公放心,我这人啊,最是惜命,怎么可能会让曹公公要了我的身家性命?”

  曹海冷哼了一声,便不在吭声,只等着张忠给他一个交代。

  张忠笑着道:“曹公公你知道那些在朝中当官的,平生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

  曹海微微一愣,随即冷笑着道:“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张忠笑容不改:“我当然关心我自己,我问曹公公这话,是想跟曹公公说,朝中那些当官的,平生最大的愿望,不是什么升官发财,而是士大夫与皇上共治天下!”

  曹海虽然是个太监,但他是个有文化的太监,张忠这话一说出口,曹海立刻就明白了张忠所指。

  那些人前人模狗样、背地里却净干些烂屁(和谐)眼子事儿的读书人,最想做的,就是把皇上当庙里的菩萨一样供起来,然后天下大事儿全都由他们去管,由他们说了算。

  现如今,主子一心玄修,朝中大事儿小事儿都交给了严嵩父子,这些年来,朝中的事儿,全都是严嵩父子把持着,哪怕就是老祖宗见着这爷俩,也得让着几分。

  鄢懋卿是严世藩的人,张忠想要讨好严世藩,讨好严嵩,他自然得先讨好那个鄢懋卿。

  但……

  但你张忠是怎么发家的?

  你是靠着浙江织造局、靠着宫里才发了家的,不论你承认不承认,你都已经是老祖宗的人了。

  可你却想着去巴结严嵩父子,这不是吃里扒外是什么?

  ……

  宫里的,没了‘根’的人,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吃里扒外的人,所以曹海冷冷的看着张忠道:“你知道咱家这些没了‘根’的人,最恨什么人吗?”

  前世的张忠就是头老狐狸,曹海这样的人,他一只手能‘打’十个,曹海心里想啥,在他张忠眼里,就和全写在了曹海脸上没任何区别。

  “无非就是什么吃里扒外的人!”张忠低头喝了一口茶,然后才抬头看着曹海道:“莫非曹公公认为我张忠是吃里扒外的人?”

  曹海冷哼了一声道:“难道不是?你既然在织造局当差,那就是我织造局的人,就是老祖宗的人!可现在你却要去抱严嵩的大腿!这不是吃里扒外是什么?”

  噗嗤!

  张忠一下子乐了:“曹公公,我何时在织造局当差了?”

  曹海一下子楞住了,他愣愣的看着张忠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张忠平静的看着曹海:“曹公公,那你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曹海的眉头拧成了疙瘩,他有点被张忠绕晕了:“我说什么了?”

  张忠笑着摇了摇头道:“曹公公,这些年我的作坊确实在给织造局织丝绸,织造局收上来的生丝也确实都交给了在下,但曹公公,你要认为我是在给你织造局当差,那你就错了,大错特错!”

  曹海怒了:“你什么意思?这些年你从织造局挣了多少银子?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你是不是以为你生发了,有了钱了,翅膀硬了,就想把咱家甩了?我告诉你张忠,你做梦!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把你全家都下了诏狱,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亦不能!”

  张忠不仅没有被曹海吓到,脸上的笑容反而愈来愈盛了:“信,我怎么能不信?”

  曹海又有点晕了,他傻愣愣的看着张忠:“你信?那你还敢背叛老祖宗!”

  张忠笑着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背叛老祖宗了?”

  曹海彻底的晕了:“你等会儿,你等会儿,我先捋捋!”

  噗嗤!

  张忠又笑出了声:“行了我的曹公公,你别捋了,你听我把话说完你就明白了!”

  曹海拧着眉头道:“你说!”

  张忠道:“这些年,我张家的作坊是在给织造局织丝绸,但是曹公公,这些年我给织造局织的丝绸,可曾跟织造局要过一分钱?”

  “曹公公去问问江苏织造局,再去问问南京织造局,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曹海不吭声了!

  他不是什么傻子,自然明白张忠这话是什么意思,浙江是最大的生丝产地,是全国最大的丝绸产地,张忠有四十个作坊,五千多架织机,一个作坊一年产七千多匹丝绸,一年下来就是近三十万匹丝绸,张忠可是一分钱没要,全都白织的,人工费什么的全都是他自己出的。

  今年的市价,一匹丝绸五两银子,至于卖到南洋、印度、西洋等番邦去的,是十四两一匹,一年下来,挣个三百万两银子是绰绰有余。

  可这三百万两银子,是一分钱都没进张忠的口袋。

  那都去了哪儿?

  曹海心里门清,但曹海不敢说,说了可就不单单是个死字能了结的。

  张忠说这些话,就是在跟他说,你换个人来,看看一年还能有这些钱不?

  一年能有一百万两结余,就算你烧高香了!

  一下子少了两百多万两的银子,上头那些人,还不得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可曹海不想就这样受了张忠的威胁,他沉着脸思考了一会儿后,道:“你虽然没拿织造局一钱银子,但你别忘了,你其他的买卖能这么顺利,也是靠着织造局的关系!”

  嗤!

  张忠又笑出声了:“曹公公,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你……”

  不待曹海把话说出口,张忠就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什么你?你好歹跟我合作了五年了,我那些买卖,你自己数数,看看哪个是需要靠着织造局的关系才能经营下去的?哪个生意,不是外面那些人打破了头的来抢?咱外头的先不说,就说你织造局!这些年,你从我这里拿了多少的货送进了宫里?那些货,放在外头,哪样不是抢了破脑袋?就说那法兰绒床垫,一床床垫,倭奴出价五万两,波斯人出价八万两,红毛番出价十万两,有多少要多少!你织造局出多少?两千两!”

  “我要真指着你织造局,我早就饿死了,我的曹公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