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章 雷鸣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52 2019.06.27 02:55

  数十条大船从天津卫出发,一路乘风破浪,向着杭州奔去,在头一条大船的船头,陈洪和一个身着大红飞鱼服的男子站在一起,眺望着前方的茫茫的大海。

  这个身着大红飞鱼服的男子,是嘉靖帝的十三太保之一,锦衣卫千户朱七。

  在京城,哪怕是严世藩见了朱七也得叫一声朱七爷,严世藩这么称呼朱七,不是因为他害怕朱七,而是拉拢朱七,原因就在于十三太保的老大是陆炳。

  陆炳的母亲是嘉靖帝的奶娘,嘉靖帝对于陆炳非常的信任,这份信任不仅来自于陆炳的母亲,还来自于陆炳曾不顾一切的从大火里救过嘉靖帝。

  十三太保就是当年大火中,协同陆炳救驾的功臣。

  去年陆炳受命入了西苑当值,成了继黄锦之后,最受嘉靖帝信任的人。

  严世藩去年的时候还对陆炳这人不以为然,哪怕陆炳曾经当街锤杀兵马指挥使,他认为陆炳只不过是嘉靖帝手中的一颗棋子,且陆炳能成为嘉靖帝的棋子并不是陆炳有多大的本事,而是因为陆炳的母亲是嘉靖帝的奶娘。

  但被老奸巨猾的严嵩提点了一句之后,严世藩态度大变,哪怕是见到朱七这样的人,他都会笑着称一声朱七爷。

  严嵩说了什么呢?

  他说:“东楼,你好好想想,黄锦和陆炳有什么不同?”

  严世藩拧着眉头想了很久都没想透,还是他的狐朋狗友罗龙文说了一句,严世藩才恍然大悟。

  “黄锦没根,是太监,陆炳有根,是外官!”

  严世藩恍然大悟,皇帝信任太监很正常,因为太监没根,就是皇帝给了太监天大的权力,要收回来也是一句话的事儿,但有根的外官就不一样了,你给出了权力,想收回来就难了。

  而且陆炳还不止是外官那么简单,他还是锦衣卫指挥使、太子太保、太子太傅、忠诚伯。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信任了!

  只要陆炳不造反,哪怕就是陆炳把他严世藩锤杀了,嘉靖帝都不一定会治罪。

  然后严世藩又一想,杨继盛特么的还是陆炳的‘兄弟’,杨继盛能被陆炳看中,原因就在于这个朱老七,当时朱老七负责的就是诏狱,杨继盛被下了诏狱后,‘夜摔瓷碗刮腐肉’的事儿,就是朱老七告诉陆炳的,陆炳也因此特别的佩服杨继盛,开始暗中保护杨继盛。

  精明的严世藩,转变了对陆炳等人的态度,同时也没在对杨继盛下暗手。

  若不是后来为了对付张经,若不是杨继盛的妻子张氏上了一本奏疏,且张氏还和张经是族亲,他严世藩也不会怂恿老爹严嵩把杨继盛的名字附带到请斩张经的奏疏末尾,说不定杨继盛还真有活着出诏狱的那一天。

  扯的有些远了,咱们把话题转回来,但转回来之前,还得再多说一句。

  咱们说了这么多,相信大家都明白这个朱老七,或者说十三太保在文武百官的生态链当中,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了吧?

  “陈公公,咱们从京师一路疾驰到了天津卫,又马不停蹄的上了船,这一路上咱们没得空好好的谈谈,现在有的是时间了,陈公公是不是跟咱们这些大老粗说说,陛下让咱们南下,到底是怎么个章程?”

  朱七的话一说完,他的头号心腹苗九就开口道:“是啊,陈公公,咱们大家伙这还懵着呢,您跟咱们这些大老粗指一条明路被,免得到时候咱们做错了事儿,被陛下责罚!”

  陈洪没有回头,他眯着眼睛眺望着茫茫的大海,其实他此时的内心是很茫然的,他没有黄锦和严世藩那样聪明的脑子,猜不到主子万岁爷的心思,主子万岁爷叫他做一把刀,一把砍人的刀,但又没跟他说明白让砍谁。

  刚离京的时候,他以为主子万岁爷是让他砍裕王的人,表面上主子万岁爷说的那些话,似乎也是这么个意思,但这一路走一路思考,却让他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朱老七是什么人?

  他陈洪是知道的!

  这人是十三太保中,最为正直无私的那个人。

  他也是十三太保中,最为倾向裕王的那个人。

  如果主子万岁爷,单纯的是叫他去江南砍裕王的党羽,那根本就不会叫他带上朱老七,东厂那么多番子,哪个不是‘砍人’的好手?

  可偏偏主子万岁爷叫他带上了朱老七。

  事情一下子就变的波谲云诡起来,也让他陈洪,犹坠雾里看花,眼茫茫,心亦茫茫。

  沉吟了好久,陈洪才开口道:“我也猜不到主子万岁爷的心思,主子万岁爷叫我下江南,其原因……”

  挑挑拣拣,陈洪把他出京的经过说了出来,然后陈洪转头看着朱老七问道:“七爷认为主子万岁爷叫咱家下江南是为了什么?”

  朱老七不吭声了,苗九也不吭声了,苗九身后的一众锦衣卫也不吭声了。

  这一趟差事,乍一看,像是要去找那些亲近裕王的官员的茬,但他们这些人,却都是亲近裕王的人。

  找亲近裕王官员的茬,或者干脆说找裕王的茬,陛下为什么叫他们跟着?

  是让他们监督陈洪?

  是让他们帮帮裕王?

  亦或者说……

  亦或者说是不信任他们了,想借此事‘看看’他们的心思?

  朱七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些年跟着陆炳在嘉靖帝身边听差的次数已经数不胜数了,他总结出了一套他自己的行事准则。

  在有主事的情况下,主事的人叫做什么就做什么,绝不多问,绝不多管闲事。

  在没人主事的情况下,只有一个行事准则,那就是忠。

  对谁忠,不用多说。

  现如今有人主事,朱七根本就无须多想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他一抱拳道:“既然陛下是叫咱们跟着公公做事,那咱们就都听公公的,公公叫咱们做什么,咱们就做什么,绝无二话!”

  陈洪眯了眯眼睛,朱老七这话看似是在表忠心,但特么的本质上就是在推卸责任。

  朱老七可以推卸责任,但他陈洪却不能!

  好一个朱老七啊!

  但你想拉咱家顶缸,却是打错了如意算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