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是蠢是精?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27 2019.07.04 13:00

  “七爷,您老还有什么要问的?”

  虬须汉子苦笑着坐在朱老七和田九的对面,浑身的肌肉紧绷着,仿佛不这样,他就会随时歪倒到地上去一般。

  朱老七没吭声,田九却道:“这些年,张忠给了你多少钱?”

  虬须汉子叹了一口气:“九爷,张忠确实给过小的银子,但不管七爷、九爷信不信,小的是真的没要,哪怕小的家里闺女都快要饿死了,小的都没要,小的怕拿了他的钱,不仅再也回不去了,恐怕命都要搭上!”

  田九拧着眉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俸禄还养不活家小?”

  虬须汉子苦笑着道:“我们俸禄是能养活的了家小,但张忠那缺德货,但凡是个官他都会送银子,偏偏不给我们刘指挥使送银子,您两位爷是不晓的,浙江这几年的物价,是嗷嗷的叫着往上涨,以前咱们的俸禄,不仅能养活家小,还能剩下两个下馆子喝几顿小酒,可现在,别说喝小酒了,家小都养不活了!”

  “可就算这样,咱们的俸禄,也要被刘指挥使扣去一半!”

  田九一下子就怒了:“什么意思?兄弟们都这样了,那孙子还敢扣兄弟们的银子?”

  虬须汉子道:“若是在我没去坐堂前,我这时候绝对会大骂刘指挥使几句,可自打我去坐堂了,我就理解刘指挥使了,因为刘指挥使也不容易,他想要保住自己的位子,就得给上面送礼,可现在这行情,都不用去楼外楼,就这天福楼,一顿饭就得把刘指挥使一年的俸禄全搭进去!”

  “这其实还没什么,最关键的是张忠那天杀的,在南京、杭州、扬州,开了三家天宝阁,那里面的稀罕物,全都是你想都想象不到的东西,自打这三家天宝阁开业以来,整个江南官场,送礼就必送天宝阁的物件,你要不拿这个去送礼,人家一抬手就把你的东西全扔门外了!”

  朱老七叹了一口气:“好厉害的手段啊!”

  虬须汉子附和着道:“可不是怎的!”

  田九这时候忽然问道:“那其他的兄弟呢?都拿了张忠的银子?”

  虬须汉子叹了一口气:“都拿了,不然真的过不下,我不拿张忠的银子,不是我多硬气,而是我每月都去张忠在城外开的那个鹿苑去偷一头鹿,宰了卖给那些酒楼里,不然张忠的银子,我是肯定会拿的!”

  田九没好气的道:“我还寻思你多硬气,他娘的,你知不知道你这也是着了张忠的道了,不说张忠那么精明的人,就说是个傻子,你每月去偷,他也寻思过来了,蠢货!”

  虬须汉子道:“那我能怎么办?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家小都饿死?”

  朱老七摆了摆手:“行了,别吵吵了!”

  田九没好气的瞪了虬须汉子一眼,把头撇到了一边,他实在是被气毁了,本以为这家伙是个硬气的,却没想到也是头蠢驴。

  虬须汉子一点都不在意,反正他已经豁出去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知道,就算能活下来,也会被杭州的兄弟们排挤的活不下去。

  朱老七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虬须汉子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缓缓的走到了门口,迎着呼啸的冷风看着外面街道上那无数的贴着墙根、瑟瑟发抖的灾民。

  “如今城里涌进了这么多的灾民,布政使衙门有个说法吗?”

  虬须汉子微微楞了楞,他没想到朱老七会问起这个,但这话并不难答,只略微想了片刻,便道:“张大人来过数次找江大人商议,但每次江大人都说这事儿张忠会解决!”

  “张忠?”朱老七拧着眉头道:“张忠怎么解决?江春桥难道不知道,把这事儿交给张忠,很容易出事儿?这灾民少说有数万人了吧?要是有人登高一呼,这杭州城……”

  这杭州城怎样,朱老七没说,但在座的哪个不是人精,就连满脸虬须的汉子,也是个只面向憨厚,却精明无比的人。

  他今天这番话,朱老七只略微一想便明白,这是置死地而后生、死中求活策。

  但朱老七却不怪这虬须汉子。

  虬须汉子道:“这几年,杭州年年都会涌进大批的灾民来,每次都是交给张忠来处理的,说实在,我也看不懂张忠到底要做什么,按说这是邀买人心最好的机会,但他每次安抚灾民,都是打着官府的旗号,而且每次都让人大肆宣扬陛下的圣恩,说这是陛下让他做的!”

  朱老七微微一愣:“哦?他当真打着官府的旗号,并且宣称是陛下让他这么做的?”

  虬须汉子明白朱老七真正指的是什么,点了点头道:“是的,其实不止是七爷您怀疑,就是刘指挥使也怀疑,他不止一次让兄弟们暗中调查,但他真的没捣鬼,次次都认认真真的宣扬陛下的圣恩!”

  朱老七的眉头都快拧到一块了。

  田九的眉头也紧紧的拧了起来:“奇怪了,他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可对他半点好处都没有啊!”

  虬须汉子耸了耸肩:“小的也想不明白,不过城里那些士绅,每每都笑话张忠,说他人傻钱多!”

  朱老七眼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精光,但紧跟着这道精光就快速的隐了下去,他很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我看,那些士绅才是真正的傻子!”

  田九不解的道:“七爷,为何?”

  朱老七没解释,而是转而问道:“张忠在浙江有多少产业?”

  虬须汉子微微楞了楞,拧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才道:“这个属下真的不知道,不过肯定很多,多到了数不清的地步!”

  朱老七又道:“那些灾民,张忠最后怎么处理的?这个你知道吗?”

  虬须汉子想了片刻,有些纠结道:“这个,这个小的还真不知道,好像,好像每次大家都在笑话张忠,说张忠有多傻多傻,灾民根本就没几个人去关注,而且灾民顶多月余的功夫就散完了,大家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