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你希望是真的还是假的?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49 2019.06.19 19:00

  黄锦的眼睛彻底的眯成了一条缝,但他什么都没做,只是默默的走到了桌子旁坐了下来。

  鄢懋卿和赵文华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儿?

  张忠则笑眯眯的对着闯进来的劲装男子道:“老七,莫要担心,那些锦衣卫是来保护我们的!”

  被叫老七的劲装男子嘴角抽了抽,他这个少爷,什么都好,就是嘴里净说胡话,或者说总是睁眼说瞎话。

  但他没办法,少爷既然说是这样,他就得信,而且是必须得信。

  所以他不吭声了,但他并没有离开,而是默默的关上了门,站在了门口,且手已经放在了刀柄上。

  这是张忠给他的刀,也是他的名字‘刀七’的来源!

  这是张忠赐出来的第七把刀,能把两把钢刀叠在一起砍断却不卷刃的宝刀!

  有这把刀在手,他刀七,不惧天下任何人!

  张忠一看刀七的样子顿时就乐了:“老七,不用紧张,你叫几个人过来,把李妈妈和李姑娘,哦,还有李姑娘的侍女,一起扶出去,我和鄢大人、赵大人,还有这位公公,有点儿事儿要谈!”

  不待刀七领命,黄锦就开口了:“鄢大人和赵大人也都出去吧,主子万岁爷的话,不适合第三个人听到!”

  鄢懋卿和赵文华对视了一眼,然后给了张忠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刀七也领命去了,片刻的功夫就有几个人跟着刀七走了进来,这几个跟着刀七进来的人,却不是媚香楼的下人,而是身着大红色飞鱼服的锦衣卫。

  张忠似没看见那些锦衣卫一般,只对着刀七点了点头。

  刀七会意,走到了李媚娘身边,掐了掐李媚娘的仁中,把李媚娘弄醒了过来。

  李媚娘醒过来,环视了一下四周,差点又晕过去,不过这次刀七没让她昏过去。

  “李姑娘,这里没有你的事儿了,请跟着我出来吧!放心吧,有我家少爷在,你不会有事儿的!”

  李媚娘看了张忠一眼,见张忠点了点头,她这才爬起来,低着头走了出去。

  李媚娘是走着出去的,但李妈妈和小奴儿就没那么幸运了,她们是被锦衣卫粗暴的扛着出去的。

  等房间里只剩下张忠和黄锦后,且是过了没多会儿的功夫,黄锦就开口了。

  “张忠,咱家也不想问你龙气是到底怎么泄露的了,咱家就问你,你有没有办法,把这件事儿彻底的给圆了,而且一定得有非常非常多的人看着才行!”

  张忠一下子笑了:“黄公公,是不是还得有读书人看着?”

  黄锦不吭声了,他真相扇自己两巴掌,同时还想把南京锦衣卫指挥使熊灿宰了。

  他来了南京之后,第一时间就把南京锦衣卫锦衣卫指挥使熊灿叫到了跟前,详细的问了张忠的情况,熊灿说完之后,他觉得张忠顶多就是个有点小聪明的商贾。

  但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熊灿被耍了,张忠根本就不是什么有点小聪明的商贾,他简直就是一头小狐狸,不,是一头老狐狸,虽然还比不上严嵩等人,可也绝对差不了多少。

  黄锦有个别人比不了的本事,那就是有错就认。

  他叹了一口气道:“是咱家小瞧了你,不过你也别得意,你如此做,也绝对没有好下场!咱家给你保证!”

  张忠的笑容愈发盛了:“不不,黄公公,你保证不了,我可以很负责的跟你说,我绝对能老死,而且一定是在自家的床上,子孙环绕中,欣慰的舒舒服服的老死!”

  黄锦眯着眼睛道:“你凭什么?”

  张忠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让黄锦傻楞住的问题。

  “黄公公,你有什么忌口的吗?还有你喜欢喝什么酒?”

  黄锦一下子愣怔住了,他下意识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张忠笑着道:“咱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吃酒作乐吗?现在姑娘被黄公公你给撵出去了,那这酒,总不能也不让吃了吧?”

  黄锦不明白张忠在搞什么,但他很想看看张忠到底要搞什么,所以他开口道:“咱家没什么忌口的,酒也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张忠点了点头:“那就是随便了?”

  话罢,张忠一撸袖子,把白净的胳膊露了出来,然后在黄锦愈发不解的目光中,手掌向下凌空在面前的桌子上抚过。

  等张忠手收回去之后,黄锦的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瞪出来,

  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看到的一切。

  这,这,这他妈的是仙术吗?

  是吧?是吧!

  这就是传说中的仙人的手段吧?

  不然这些菜,这些酒,这些精致的琉璃杯子哪里来的?

  他非常非常确信,这绝对不是什么障眼法,因为他刚才拿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过茶,桌子上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若有他一定会碰到。

  推一万步讲,就算有精巧无比的机关,但饭菜的香气,是藏不住的,况且这菜,还热气腾腾的,一看就知道是刚出锅的!

  这东西怎么可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藏住?

  “你你你,这这这……”

  “怎么?”一边拿着开酒器开酒,一边假装不解的问道:“是这些菜不合黄公公口味,还是黄公公不喜欢喝这葡萄酒!”

  黄锦很想大耳瓜子抽张忠一顿,咱家是什么意思,你他妈的不明白吗?

  但他不能这么做,因为眼前的情况告诉他,张忠很可能是个仙人,最不济也是仙人底子,龙气泄露的事情,极有可能不是什么张忠耍心眼,而是真的就是龙气泄露了!

  怎么会这样?

  黄锦很不解,心,很不安,非常不安!

  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面对这样棘手的情况!

  或者说,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面对他无法理解的事情!

  这让他很慌!

  用后世网络用语就是,他现在慌得一批!

  他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强自平复了一下心绪,道:“我再问你一遍,龙气泄露的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别看黄锦强自平复了心绪,说的话也四平八稳,但他的自称,却出卖了他。

  张忠似笑非笑的看着黄锦:“你,希望是真的,还是希望,是假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