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一无所知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102 2019.07.03 21:15

  “刀四?”朱老七咂摸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笑着道:“听你这名字,似乎还有刀五、刀六什么的,是吗?”

  刀四耸了耸肩,这个动作是跟着张忠学的:“是的,不止是刀五、刀六,刀七、八、九、十,甚至一百、二百、三百,多的超出你的想象!”

  陈洪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但他依旧没吭声,他只是默默的看着,默默的盘算着什么!

  朱老七眯着眼睛道:“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不知道你敢不敢回答我!”

  刀四笑了笑道:“有什么不敢的,你尽管问,我知无不言!”

  “好!”朱老七一拍桌子:“够爷们,佩服!那我可就问了,我想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盯上我们的!”

  陈洪的脸色又变了一变,他心里吃惊的想着,什么意思,难道这些人不是我们下船之后盯上我们的?

  朱老七似乎有读心术一般,他扭头看着陈洪道:“陈公公,我们前天下的船,昨天去抓的人,可这位刀四兄弟假扮仵作,显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刀四笑眯眯的道:“七爷不愧是十三太保里最聪明的那个!”

  朱老七拱了拱手。

  刀四也拱了拱手,这才继续道:“七爷,说了你可能不信,在你们还没出京前,我就盯上你们了,你们前脚刚出了京,后脚我就已经知道了你们要来!”

  朱老七还没等怎样,陈洪已经惊的站了起来:“这不可能,就算飞鸽传书,也不可能那么快!”

  刀四又学着张忠的样子摊了摊手:“爱信不信!”

  朱老七眯着眼睛道:“张忠真的是仙人?”

  陈洪诧异的看向朱老七,朱老七没解释。

  刀四嘿嘿一笑,他没有回答朱老七的问题,而是道:“我家少爷曾经对我们说过一句话,我记得非常的深刻,他说,你们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陈洪彻底的沉不住气了,他不在乎什么狗屁的马员外是怎么的,也不在乎浙江的官场是否已经糜烂了,他甚至都不在乎张忠是不是谋反,因为这些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他是一把刀,主子万岁爷手里的一把刀,主子万岁爷叫他砍谁,他就砍谁,他根本就不在乎被砍的那个人是谁,哪怕是裕王、景王都无所谓,因为这些人都和他没关系。

  可现在,朱老七问出的这句话,刀四回答的话,跟他有关系了。

  黄锦来南京干什么来了,他清楚的很,如果张忠是个仙人,就算他不是仙人,只要有仙家手段,黄锦的位子,他就再也动摇不了了。

  整个天底下,除了黄锦就是他陈洪知道主子万岁爷多么痴迷玄修。

  只要张忠有了那么一两手绝活,立刻就能得到主子万岁爷的宠信,届时黄锦和张忠一联手,那他陈洪的日子还有法过吗?

  不,应该说,他陈洪还能有活路吗?

  “七爷,你们都出去吧,走的远远的,咱家有话要问这位刀四兄弟!”

  朱老七微微一愣,随即便明白了陈洪的心思,他苦笑着道:“陈公公,这不合适吧?公公别误会,不是我想要听什么,而是怕出事儿,这人可是个练家子!”

  陈洪的脸色非常的平静,平静的朱老七都看不出他哪怕一丁点的心思:“七爷,咱家不怕死,咱家也相信这位四刀兄弟不是那种有勇无谋的人!”

  刀四轻笑着拱了拱手。

  朱老七一看这样子,就知道他说再多也动摇不了陈洪的心思了,只得叹了一口气,对着田九摆了摆手,率先离开了房间。

  朱老七一走,田九就带着手下往外走,不过临出门前,他留下了一句话:“刀四,我不管你要做什么,我也不管你背后有多少人,更不管你们有多厉害,我只是要告诉你,你最好别打着挟持陈公公的心思,陈公公身上哪怕掉一根毫毛,我们锦衣卫都会追杀你们到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刀四笑着道:“我没那么蠢,我不会给我们家少爷添堵!”

  田九冷冷的哼了一声,带着手下出了房间。

  等房间里只剩下陈洪和刀四之后,陈洪反倒不着急着问话了,喝了两盏茶之后,他才开口问道:“张忠……”

  ……

  天福楼,一楼厅堂

  大敞着大门的厅堂空荡荡的,只有朱老七和田九两个人坐在正对着大门的桌子上,呼呼的北风灌进厅堂里,俩人半点感觉都没有,只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

  连喝了数杯之后,田九开口了:“七爷,刚才属下收到了一个消息!”

  朱老七没吭声。

  田九继续道:“昨天,海盐卫指挥使刘昌义死了,被张忠杀了,咱们坐堂的兄弟等张忠走了,才把消息送了出来!”

  朱老七拧了拧眉头,他对于张忠杀了海盐卫指挥使刘昌义的事儿,一点都不惊讶,浙江的情况,昨天他已经听浙江锦衣卫指挥使说过浙江的情况了,浙江卫所,所有的兵,全都被张忠脱了籍,卫所的田地,全都成了各卫所指挥使的私田,这些人简直狗胆包天,这种人,死了就死了,死一个少一个人。

  让他拧眉的是,他想不通,张忠为什么还会留下那些锦衣卫坐堂的兄弟,甚至还允许他们传递消息。

  田九和朱老七相处了已经不是一年半年了,真论起来,他和朱老七是平级,因为他也是十三太保之一,行九。

  但朱老七不仅对他田九有知遇之恩,同时还有救命之恩,所以他才会在朱老七面前自称属下。

  他和朱老七共事,已经有十五年之久了,所以朱老七的心思,他基本一眼就能看透了。

  他苦笑着道:“七爷,您昨儿真不应该砍了那孙子,虽然浙江的锦衣卫被他带成了这个样子,但最起码他在这个位子上待了十年了,浙江什么情况,他最是门清,现在他死了,咱们全都抓了瞎了!”

  朱老七斜了田九一眼,田九急忙低下了头。

  朱老七冷冷一哼:“那种人,杀了就杀了,咱们也不会因为那孙子没了,咱们就成了瞎子!”

  田九疑惑的看了朱老七一样。

  朱老七忽然对着外面招了招手,站在门外的一个锦衣卫快步走了进来:“七爷!”

  田九道:“你去一趟布政使衙门,把坐堂的兄弟叫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