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算计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177 2019.06.30 22:36

  转过天来。

  李子稻一夜未免,直到天快亮了,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一直睡到中午被下人叫了好几遍,才醒过来。

  李子稻有些脸红,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但他心中更多的却不是羞涩,而是苦涩。

  他知道,这一趟浙江之行,怕是很难达到预期了。

  草草的吃过了午饭,收拾停妥了行礼,李子稻来到了胡宗宪的书房里,准备跟胡宗宪告辞,然后南下福建亲自去请海瑞。

  可他没想到的是,他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突然发生的一件大事儿给拖住了脚步。

  “老爷,出大事儿了!”

  胡宗宪的管家慌慌张张的冲击了书房里。

  胡宗宪猛的一惊,管家跟在他身边快二十年了,他的规矩老管家清楚的很,可今天他却不顾规矩,闯了进来,显然管家嘴里的这事儿,绝对小不了。

  胡宗宪一下子就想到了倭寇身上去了:“出了什么事儿?莫不是有倭寇来袭?”

  “倭寇?”老管家楞了楞,随即苦笑着道:“老爷,如果是倭寇的话就好了,最起码咱们还有个应对的章程!”

  胡宗宪一下子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老管家叹了一口气道:“东城的孙咏春带人砸了楼外楼,而且还死了不少的人!”

  “什么!”大吃一惊的胡宗宪猛的站了起来

  轰!

  胡宗宪的脑子里猛的炸响了一道炸雷的同时,脸色也变的有些惨白。

  “你说什么?你说孙咏春带人砸了楼外楼?而且还死了不少人?”

  老管家苦涩的点了点头:“是的老爷,就在刚刚!”

  胡宗宪身子晃了晃。

  “老爷!”老管家顾不得什么冒犯不冒犯了,猛的一把拉住了胡宗宪。

  “汝贞!”李子稻也急忙上前扶助了胡宗宪。

  也幸亏老管家拉住了胡宗宪,不然胡宗宪这摔一下,非得摔出事儿来不可。

  胡宗宪不等缓过来,便无力的摆了摆手,示意老管家出去。

  老管家欲言又止,最后却只得叹了一口气,咬着牙退了出去。

  等管家出去了,李子稻扶着胡宗宪慢慢的坐回了椅子上,他对于胡宗宪这么大的反应很是有些吃惊,也很是有些不解。

  楼外楼他知道,这是张忠名下的产业,但孙咏春是谁,他却不了解,他不明白孙咏春砸了楼外楼,胡宗宪为何会这么大反应。

  胡宗宪坐回到椅子上之后,已经彻底的缓过劲来了,李子稻的表情,他一丝不落的看在了眼里。

  李子稻心中所思所想,胡宗宪只眨眼的功夫就猜了透彻。

  他苦笑着道:“侍农,楼外楼是张忠的营生,这事儿你知道吧?”

  李子稻点了点头。

  胡宗宪又道:“那你可知道杭州东城的孙咏春是何许人也吗?”

  李子稻摇了摇头。

  胡宗宪叹了一口气道:“这孙咏春,乃扬州孙家分支,认真算起来,他和孙元义、孙元忠是表兄弟,但因为孙咏春这一支,前朝的时候就出了宗了,关系疏远了很多,所以孙咏春的名字才会与孙家族谱上有些不同!”

  “又因为扬州孙家在我朝崛起的过快,又是宗家,孙咏春又是个小人,为了巴结宗家,对外宣称他是孙元义的侄子!”

  李子稻对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没兴趣,但他从胡宗宪的话里听出了点什么。

  他疑惑的道:“孙咏春和张忠对上了,如此不正好嘛?为何汝贞你还会如此的大惊失色?”

  胡宗宪摆了摆手,没回答李子稻,转而道:“你不懂,侍农,这几天你就在我这里休息几天吧,上任的事儿,再拖拖,至于海瑞的事儿,就交给谭子里吧!”

  李子稻很是不解:“为何?出了这事儿,不正需要我这个杭州知府出面解决吗?而且这不正是让他们斗起来的好机会吗?”

  胡宗宪道:“你解决不了,这事儿一时半会儿我说不清楚,你就听我一句,在我这里先休息一阵子,我胡宗宪再怎么小人,也不会害你的,况且当年我可是在干娘那里发了誓的!”

  李子稻本来还很不屑,但最后听到胡宗宪提起了故去的母亲,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答应了胡宗宪。

  ……

  等李子稻走了,一个书生打扮的三十五六岁的俊秀男子走了进来,这男子来到胡宗宪面前微微躬身:“东翁,为何不让李侍农上任?有李侍农在前面顶着……”

  不等这男子说完,胡宗宪就苦恼的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同时道:“文长,若换了别人,我肯定不会拦着的,但侍农不行,我在干娘面前发过誓!”

  叫文长的男子对着胡宗宪拱了拱手:“东翁重情重义,学生佩服!”

  胡宗宪摆了摆手,他没心思听这些,道:“事情有些麻烦了,我原本想着通过侍农,把浙江的情况以及咱们的谋划,传达给徐阶和高拱,让他们把战场转移到上面,转移到京师,但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孙家和张忠动了手!”

  若张忠在这里,若张忠听到胡宗宪的话,一定会大喊一声,都特么的是算计啊,都特么的是老阴X!

  别看胡宗宪东拉西扯、连哄带吓唬的跟李子稻说了那么一大堆,又把李子稻故去的母亲拉出来说亲情,可他本质上,就是在忽悠和利用李子稻。

  自打去年发生了张忠弄死马家的事情之后,他就一直在盘算着如何利用扬州孙家敲掉张忠。

  毕竟他今天的一切,几乎都是张忠给的,他的命脉也都捏在张忠手里。

  这叫他能如何的安心?

  很早的时候,胡宗宪就有了除掉张忠的心思,但他一直没机会,去岁里突发了马家的事情之后,他看到了这个机会。

  但他没有着急着动手,因为他还需要张忠,而且他清楚的知道,在浙江,甚至在江南,他都拿张忠没办法,毕竟留都的各部堂官,都和张忠有一些‘交情’,想要动张忠太难太难。

  现在,他成了闽浙总督、浙江巡抚,就彻底的容不得张忠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子稻来了,他一下子就看到了一个天大的机会,一个能彻底解决掉张忠的机会。

  那就是通过李子稻之嘴,把浙江和张忠的情况传到裕王、徐阶、高拱等人的耳朵里,通过裕王、徐阶、高拱的手,在朝中,把张忠除掉。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计划才开始实施,就出了这么大的变故,他是绝对绝对不愿意看到浙江成为交战中心的。

  因为,这会牵连到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