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章 风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09 2019.06.23 19:00

  “嗷~~~嗷~~~”

  用猪叫合成的龙吟声,伴随巨龙的出现,被扩音器瞬间的扩散了出去。

  这次不止是玄武湖了,整个南京城所有的角落里,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能如此,得归功于因为张忠的手下们,他们这些天把上千个太阳能充电的扩音器,暗藏在了南京城的各处。

  巨大的探照灯像蝙蝠侠灯一样把‘巨龙’投到天上的刹那,龙吟就在全城的各个角落咆哮了起来,无数的声音混在了一起,顿时把南京城里所有的人给震傻了。

  哗啦!

  整个南京城,全都跪了!

  跪在地上的黄锦瑟瑟发抖,他想说什么,但喉咙里只能发出了嗬嗬的声音,而在他的内心里,却在疯狂的咆哮着:“真的,真的,居然一切都是真的!!!龙气真的泄露了!!!龙气化龙了!!!张忠真的是神仙!!!”

  在玄武湖周边,其实不止黄锦一个人这样,比黄锦不堪的比比皆是,最明显的一个就是曹海,因为他离着台子最近,先是被那巨大的扩音器给震的耳鸣不已,脑子也因此有些晕乎乎的,紧跟着他又看到了真龙听到了巨大的龙吟,再联想到最近几天他做的那些事情,精神慢慢的开始恍惚,视线慢慢的开始模糊,跪在地上的时候,身下已经屎尿横流……

  “完了,全他妈的完了,哈哈哈,全他妈的完了,哈哈,完了,完了……”

  曹海,疯了!

  张忠此时还不知道曹海已经疯了,他正在继续着他的表演,舞了几个剑花,手上剑诀一掐:“九阳,升,结阵!”

  张忠的头号心腹刀一,轻轻的按下了张忠交给他的那个遥控器,牵引着九个灯笼的线猛然断开,就个‘太阳’迅速的升上了天空。

  一时间整个玄武湖都被照的亮如白昼,与此同时,隐藏在梁州岛上的那些刀七,看了身边的人一眼,那人点了点头,连续的给探照灯断了几次电。

  天空中的巨龙就像极度不甘一样,挣扎了一番,被九个‘太阳’给封印而消失了……

  而藏在城里的刀十三则对手下摆了摆手,数百个手下迅速的分散消失在了夜色当中,他们的任务,是全数收回那些扩音器。

  城外,刀九十九则冷冷的道:“行动吧,东西都发到你们手上了,务必把‘神器’收回来,若有一件没收回,那我会亲自把你们沉到海里,然后在把你们的家人悉数埋了!”

  在他面前的九个人,没有吭声,只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挥手,各自身后的数百骑,随着他们九个,向着不同的方向猛然冲了出去。

  他们的任务,就是按照手上的机器指明的方向,把绑了追踪器的九盏灯追回来。

  ……

  时间往前推推,一直推大半个月前,严嵩还未动手,陈洪还未动身之前。

  京师,裕王府。

  “臣,李子稻,见过王爷!”

  “侍农,快快请起!”

  “谢王爷!”

  “侍农,坐!来人,看茶!”

  李子稻并未坐下,而是先给徐阶和高拱行了礼,这才施施然坐下。

  宾主落座,王府內侍快速的给大厅里的众人上了茶。

  高拱性子急,茶没喝一口,也不待徐阶先说话,就开口道:“侍农,此去杭州,可有方略?”

  这算是考校了。

  李子稻也顾不上喝茶了,略微沉吟了一番便道:“如今浙江粮价沸腾,我想先从粮价入手,开仓放粮平抑粮价!”

  四平八稳的回答,但这显然不是高拱想要的,且没说到重点上。

  高拱拧着眉头道:“平抑粮价,确实是最需要的,但却不是开仓放粮来平抑,以浙江的吏治,粮仓里能给你留下一万石粮食,就算不错了,而且这一万石,怕还是陈粮!”

  李子稻没吭声,默默的听着,样子很像是洗耳恭听,但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高拱继续道:“所以,开仓放粮,是没办法平抑粮价的!”

  裕王这时候接上口道:“那以高先生之见,侍农应从何处着手?”

  高拱道:“张忠!”

  裕王不吭声了,徐阶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

  高拱自然知道裕王和徐阶为什么会如此,但他不在乎,他自顾自的道:“王素白的奏疏,想必侍农你应该看过了吧?”

  李子稻点了点头:“下官已看过了!”

  高拱看了裕王一眼,裕王明白高拱的意思,他起身来到旁边的书桌,拿起了两封信,随递给了李子稻。

  李子稻看的很认真,看完之后他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

  高拱道:“侍农,这两封书信,一前一后,间不过旬日,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说张忠是关键了吧!”

  李子稻点了点头,随对着高拱施礼道:“还请学士教我!”

  高拱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声孺子可教,这才开口道:“一般来说,你应该先寻张忠罪证,徐徐图之,但现如今的情况已容不得徐徐图之了,你当以雷霆手段……”

  “不可!”不待高拱说完,徐阶就打断了他的话。

  徐阶道:“万万不可!张忠是该杀,但现在却杀不得!”

  高拱脸耷拉下来了。

  李子稻的眉毛也拧了起来,徐阶的话让他有些听不懂,同时也很失望,觉得徐阶确实太‘软’了,反倒是高拱说的他很赞同,这个时候确实需要雷霆手段!

  徐阶叹了一口气,他如何不知李子稻内心所想,但他却不会去计较,或者说就算想计较,也不是这个时候计较。

  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绪,开口道:“侍农,你不了解张忠的情况,或者说你不了解浙江的情况,那里太过复杂,贸然行事,是要吃大亏的!”

  “而且,南京行在龙气泄露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

  你还别说,李子稻还真就不知道:“南京行在?龙气泄露?”

  性子急的高拱疑惑的道:“怎么?侍农你居然不知?”

  李子稻摇了摇头:“确实不知!”

  高拱和裕王情不自禁的看向了徐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