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章 把奏疏拿给裕王看看!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171 2019.06.06 12:00

  黄锦这时候隐晦的看了严嵩一眼,严嵩并未抬头,但严嵩似乎是‘看到’了这个眼神一般,恭声道:“回陛下,老臣这里有一份奏疏,想请陛下一阅!”

  嘉靖帝深深的看了严嵩一眼,这才道:“黄锦,给朕呈上来!”

  “是!”

  黄锦应了一声,急忙跑下去接过严嵩的奏本,又疾步来到嘉靖帝的身前,把奏本恭敬的送到了嘉靖帝的身前。

  嘉靖帝接过奏本认真的看了起来,半晌之后,他才开口道:“黄锦!”

  “主子万岁爷,奴婢在!”

  “去,把徐阶、严世藩,还有裕王府的高拱,都给朕叫来!”

  “是,奴婢这就去!”

  黄锦要转身离去,可还没他身子全转过去,嘉靖帝就又开口了:“等等!你把这本奏疏拿给裕王!”

  黄锦有些诧异,但他没表现出来,只默默的接过奏本,转身离去。

  很快黄锦就出现在了裕王府中。

  “奴婢黄锦,给王爷请安!”

  “黄公公请坐!来人,给黄公公上茶,上最好的茶。”裕王对于黄锦的到来,很是有些诧异,但他猜不透黄锦的来意,所以只得小心翼翼的应对。

  黄锦这人,虽面相看着老实忠厚,做事也多是如此,但他内里,却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

  自从嘉靖三十二年,裕王和景旺出宫建府,朝中就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以严嵩为首的景王派,另外一派就是以徐阶为首的裕王派,两派在朝中厮杀不断,但身在宫中、身在嘉靖帝身边的黄锦,却看的非常清楚,比起景王,裕王其实更得陛下的心。

  所以这些年来,黄锦对裕王很是上心,也总是暗中帮助裕王。

  今儿,他没想到嘉靖帝居然让他把奏本送到裕王府来,这说明什么,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

  黄锦更是看的通透,所以一直悬在心中的那块石头,也终于放下了,这提前下的注,没白下。

  黄锦心中石头放下的同时,也替裕王欣喜不已,比起景王的恣意妄为,裕王这两年的日子,过的确实惨了点。

  终于,这份谨小慎微,在今天取得了收获。

  “王爷,不必客气,奴婢今儿来,是给王爷道喜来了!”

  此时高拱恰在府上,他便接过话头问道:“黄公公,这喜,从何而来?”

  黄公公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把手中的奏本递给了高拱。

  高拱不解,黄公公这才道:“这奏本是鄢懋卿上的,严阁老才递上去的,主子万岁爷让奴婢把这份奏本给王爷拿来,意思是让高大人帮裕王参详参详!”

  黄锦虽没把话说明白,但高拱却听明白了,裕王也听明白了,俩人顿时是又惊又喜。

  这是变相的让他听政啊!

  高拱忙把奏章递给了裕王,裕王看了之后递给高拱的同时,问道:“先生对此怎么看?”

  高拱看完之后,脸上的欣喜一下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愤怒:“荒唐,简直就是在草菅人命!”

  裕王不解:“此话怎讲?”

  高拱苦笑着道:“王爷,历年来,浙江的米粮就要靠从外省调拨才能够吃,现如今鄢懋卿上奏,欲把浙江一半的稻田改为桑田,那百姓吃什么?吃桑叶吗?”

  裕王这人虽没什么大才,但一个帝王该了解的事情,他还是都了解的,农事便是帝王必须了解的事情之一,他疑惑的道:“先生,据本王所知,这桑田,比稻田每年的收成都要高不少吧?而且鄢懋卿还奏请不给这些改稻为桑的田地加税,那……”

  不待裕王把话说完,高拱就焦急的道:“我的王爷,桑田确实比稻田一年的收成要多,而且还多不少,但王爷您别忘了,浙江本就缺粮,每年必须从外省调拨才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石才够用度,现如今一半的稻田改桑田,那不是更加缺粮了?到时候粮价会涨到几何?百姓能吃的起否?”

  买低卖高这事儿,裕王还是懂的,所以他一下子就听明白了高拱的话。

  高拱又道:“再说了,鄢懋卿奏请陛下不给那些改稻为桑的农田加税,那这些农田岂不是愈发的被那些豪商、士绅觊觎?他们必会巧取豪夺,把这些改稻为桑的农田弄到手中!届时,必又是一番腥风血雨,民不聊生啊!”

  裕王的脸,彻底的阴沉了:“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黄锦是没看过奏本的,他没想到这份奏本里写的,居然是这样的事情,但他最是解嘉靖帝,在嘉靖帝看完奏本之后,他就发现嘉靖帝已经心动了,如果等会儿高拱面见陛下,极力反对此事的话,那岂不是会惹陛下不高兴,那岂不是给裕王招灾?

  “王爷,高大人,我这还有一事未说,陛下说一会儿要高大人随奴婢面见陛下,一同面见陛下的还有严阁老、徐阁老和小阁老!”

  高拱一听这话,立刻就道:“那正好,我一会儿见了陛下……”

  未等高拱把话说完,黄锦就急急的道:“不可!”

  高拱和裕王一下子楞住了。

  黄锦道:“不可,千万不可,王爷,说句奴婢不该说的话,奴婢在领旨的时候,恰好看到了陛下的脸色,从陛下的脸色看,陛下是很中意此事儿的,如果高大人……”

  黄锦没把话说完,但高拱和裕王都明白黄锦的意思,如果高拱惹的陛下不快,那么他裕王也得跟着遭殃。

  裕王的脸阴的能滴出水来了,但他还是很感激的对黄锦道了声谢,他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黄锦对他说这番话,担了多大的干系。

  黄锦连忙说了句不敢,只不过应有的喜色却半点也无。

  高拱的脸色也极为难看,但此时的高拱还很是书生气,那股子别扭劲,比海瑞也着实差不了多少。

  所以他怒气冲冲的道:“如此害国害民的事,既然被我知道了,我高拱就不可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哪怕因此惹的陛下不快,哪怕我高拱因此丢了官职,甚至下了诏狱,我高拱也要说,也要像陛下直谏!”

  黄锦急了:“高大人,万万不可啊,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裕王想想啊,如果主子万岁爷恼了裕王,那今后裕王如何自处?”

  高拱被黄锦的这一句话,一下子给噎住了。

  裕王沉着脸沉默了好半晌,忽然道:“为了浙江的百姓,本王今天豁出去了!”

  高拱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他跪地泣声道:“王爷能如此,百姓之大幸也,拱,自当以死谏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