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妖孽张忠的目的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103 2019.06.11 13:00

  张员外和李员外扯了一会儿闲篇,终于又把话岔子给引到了粮价上来。

  “老李,你觉得这粮价能涨到多少?”

  张员外沉吟了半晌,摇了摇头道:“这不好说,有明以来,浙江粮价最高的时候是六两八钱银子,看现在这架势,虽不一定能涨到六两八钱,但涨到五两,我觉得应该是没问题的!”

  嘶!

  李员外倒抽了一口凉气!

  “五,五两?老张,真要到了五两,怕是要出大事儿了啊!”

  张员外一摊手苦笑着道:“这你和我说有什么用?又不我是让粮价涨的!”

  李员外苦笑着道:“我也没说你让的啊,我就是觉得这心里不踏实!”

  张员外道:“谁心里踏实啊?被张忠那小子一搞,我这几天拢共睡了都不到五个时辰!”

  李员外道:“唉,你说这小子也是真是的,就给一次机会,你兑早了,肯定吃亏,可兑晚了,也不见的能占便宜,毕竟那些织机是有数的,像老吴、老沈他们,万一要是下了狠心,真把那些织机包圆了也不是没可能,到时候咱们这些花大价钱买了粮食的人,就全都瞪了眼了!”

  张员嘴里的苦涩味愈发的重了:“谁说不是呢!张忠那小子,忒他妈不是东西了,这要我儿子,我早就把他扔马桶里溺死了!”

  李员外不屑的撇撇嘴:“张忠真要是你儿子,恐怕你早就笑的嘴都歪了!”

  张员外苦笑着道:“那倒也是,张忠真要是我儿子,恐怕不止是嘴笑歪了,说不定我都能给笑死了!”

  李员外一摆手道:“咱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说说收了多少粮食吧,我这里家里的粮食加上这几日高价买的,大约有八万石左右,你哪儿呢?”

  张员外道:“我也差不多,比你稍微多点,九万两千石!”

  李员外点了点头,然后往前凑了凑身子,小声的道:“老王他们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

  张员外沉吟了半晌才道:“老王他们凑了多少人了?”

  李员外道:“如果加上你和我的话,就有六个人了!”

  张员外苦笑着道:“六个人?才六个人?那够干什么的?人家老沈自己一个人就抵得上咱们全部了!”

  李员外也一摊手道:“那你说咱们能怎么办?联合起来咱们不一定有希望,但不联合起来,那只能是等死了!”

  张员外再次沉吟了一番:“我加入也可以,但我有一个要求!”

  李员外道:“什么要求,你说!”

  张员外道:“提前去兑换!”

  李员外不吭声了,这张忠太会玩弄人心了,如果他们安于现状,或者有多大能耐就去换多少织机,是绝对吃不了亏的,但他们能安于现状吗?

  显然不能!

  他们都是商人,而且还是最成功的商人,赌一把的心理,他们从来就没有扔掉过,在这么大的利润面前,谁都想去赌一把。

  如果他们不想着多占点便宜,如果他们不是想着多捞好处,他们也不可能联合起来。

  毕竟现在拿着手里的粮食去换织机,是一定能够换到的。

  可一旦联合起来,那就不一定了,因为人的贪念是无限的,是随着手里的资本而无限增长的,当你手里有一两银子的时候,你会想把它变成一百两,但你手里有一万两银子的时候,你就不是想把它变成二万或者三万两了,而是想把它变成十万,乃至百万、千万两银子。

  张忠,就死死的扣住了这一个贪婪的贪字,然后把他们所有人都筐了进去。

  还不止这些,张忠这么一搞,原本表面上还一团和气的商会,现在已经差不多是当面捅刀子了。

  如今张忠才十七岁,小小年纪就如此有心计,长大了还了的?

  “唉,生错了时代啊!”

  听李员外突然感叹,张员外微微楞了一下,随即也苦笑着道:“是啊,如果早生个百十年,现在咱们也就不用操心这些破事儿了!”

  李员外收拾了一番心情,平静的说出了一番让张员外目瞪口呆的话:“东城的老孙,昨天跟君子银行借了一百万两银子!”

  张员外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员外:“你,你说什么?你说老孙借了一百万两银子?”

  李员外使劲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加重了语气道:“是的,而且还是跟君子银行借的,你应该知道这个君子银行是谁的!”

  张员外一把捂住了额头:“疯了,难道他们都疯了吗?就为了那些新式织机?那些新式织机就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李员外苦笑着道:“张忠有四十家作坊,五千多架织机,这里面有一半的作坊,也就是那些有新式织机的作坊,全在给织造局织丝绸,而且他这些年,一钱银子都没从织造局拿过,这是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那些织机,让他一年下来也就付出个万八两的银子?”

  “他这样做换来了什么?换来了织造局、换来了宫里这个硬的不能再硬的后台!”

  “换来了他的货物能畅通天下,谁都不敢收他一钱银子!”

  “可你再想想,仅仅是这些好处吗?”

  “你以为老孙他们仅仅是为了这些,就变成了一个疯子的吗?”

  李员外没等张员外开口,就自问自答道:“不,不是的,远远不止这些好处!张忠用他的织机,还换来了不论是谁,不论是谁来当浙江织造局的织造,都离不开他,换来了不论是谁来当浙江巡抚、浙江布政使、浙江按察使,甚至不论是谁来当浙直总督‘都离不开他’这至关重要的一点!”

  张员外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

  李员外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这是铁打的,不,这简直是金子打的后台啊,无坚不摧的后台!”

  张员外彻底的说不出话来了,他虽然自诩智慧过人,但他真的从来都没有想到,没有想到这里面还藏着这么多的道道。

  之前的他,完全没有看出来!

  这打击,让他一时间傻在了那里。

  李员外苦笑着拍了拍张员外的肩膀:“老张,你现在明白那些人为什么发疯了吧?你现在明白,你我和那些人之间的差距了吧?你现在明白你我以及那些人,跟张忠之间的差距了吧?”

  “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