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章 乌云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49 2019.06.27 04:21

  陈洪和朱七走坐上船的时候,高拱他推荐给裕王的李子稻,也出了京,同时他手里还握着一份任命文书,他不知道这份任命文书意味着什么,他也绝对想不到这份任命文书,会在大明掀起多大的风浪。

  陈洪、朱七、李子稻,他们不是一路人,目的以及目的地都不相同,但他们却走在相同的路上,并且他们心中都焦急万分,这一路上是能走多快就走多快,原本近一个月的路程,硬生生的被他们缩短了三分之二,仅仅只是十天的功夫,他们就前后脚到了浙江。

  但陈洪和朱七,一下了船就消失了,李子稻则在众目睽睽之下、风尘仆仆的进了浙江巡抚衙门。

  “老爷,有个叫李子稻的人说是新来的浙江知府,要见老爷!”

  正在书房温书的胡宗宪听完管家的话,眉头使劲的皱了起来。

  管家一看胡宗宪的样子,便急忙道:“老爷要是不愿意见他,我就替老爷把他打发走!”

  胡宗宪一摆手叫住了管家:“不,你去把他请进来,客气一些,我就在书房里见他!”

  管家诧异的看了胡宗宪一眼,然后默默的退出了书房,片刻之后,他便领着风尘仆仆的李子稻进了胡宗宪的书房。

  李子稻一进书房就行礼道:“下关李子稻,见过部堂大人!”

  胡宗宪赶忙站起身笑着道:“侍农你这是打我胡宗宪的脸啊,快请坐,管家让人泡一壶好茶来!”

  管家默默的退了出去。

  李子稻似笑非笑的道:“你是堂堂闽浙总督、浙江巡抚,我只是浙江知府,我给你行礼怎么就是打你的脸了!”

  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和对话,其原因在于俩人是老朋友了,真真正正的老朋友。

  胡宗宪和李子稻不仅是同窗,还是同乡好友,只不过胡宗宪要比李子稻略年长了一些,中进士也早一些。

  在胡宗宪还没发迹之前,俩人的关系非常的好,但在胡宗宪成为为了往上爬巴结严嵩,并最终成为了严党之后,俩人就彻底的闹僵了。

  而且不是一般的僵,李子稻曾当中文武百官的面,跟胡宗宪一起演了一出割袍断义,割的还是官袍,李子稻还因次被嘉靖帝下令廷仗了三十。

  从此以后,俩人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胡宗宪心里苦,但他没埋怨李子稻,并且也知道李子稻这么做,并非是为了博清名什么的,而是李子稻就是如此性情,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嫉恶如仇的正人君子。

  路是胡宗宪自己选的,所以他只把苦,藏在了心里,忍受着那份钻心蚀骨的痛苦。

  胡宗宪三天前就收到了严嵩发来的消息,明白李子稻的来意,也知道李子稻有多不待见他。

  于是他苦笑了一声后,便直言道:“侍农,你不该来的,浙江的水太深,深到了你掉进来,就再也出不去的地步!”

  李子涛冷笑了一声道:“我一不贪财、二不结党营私,有何惧哉?”

  胡宗宪叹了一口气道:“我知侍农你是正人君子,但天下人却不知侍农,尤其你此番入浙,更是已经被人打上了党争的标签!如此,侍农还能无所畏惧吗?”

  李子稻冷笑道:“是不是党争,天下自有公议!”

  “公议?”胡宗宪很是不屑的笑了一声道:“天下哪有什么公议,你此番入浙,是谁举荐的?是徐阁老和高拱举荐的,徐阁老和高拱是裕王的人!”

  “你入浙,为的是什么?”

  “你不说,我也知道!”

  “为的是对付严党,浙江谁是严党,在你眼里,我是严党、江春桥是严党、张子明是严党!”

  “那么浙江官场会如何看你?”

  “浙江士林、天下士林,又怎么看你?”

  “你,李侍农,就是裕王的急先锋!”

  “这,就是公议!”

  李子稻不吭声了。

  胡宗宪叹了一口气,苦笑着道:“侍农,你真的不该来!”

  李子稻虽然是君子,但他不是傻子,他也清楚胡宗宪说的是真的,但他这一路上,一直在用解民倒悬来麻痹自己,一直在用天下自有公议来麻痹自己。

  他为什么一来就找胡宗宪?

  不是因为胡宗宪是他的上官,而是因为他知道,他身上已经被打上了党争的标签。

  他要做事儿,必然会受到整个浙江官场的针对,而他想做成事儿,必须有胡宗宪这个闽浙总督、浙江巡抚的支持才行。

  所以他才会来找胡宗宪,他希望胡宗宪能‘改邪归正’,助他一臂之力!

  好半晌之后,他才开口道:“但我已经来了,所以我更要做好我应该做的事情!”

  “我看不惯你为了官位巴结严嵩的行为,但你我毕竟是多年的好友,我知你本性并不坏,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关注着你,在大事上,你不会误国误民,所以我才会来找你!”

  “我希望你能幡然醒悟,助我解这百姓与倒悬!”

  胡宗宪苦笑了起来:“幡然醒悟,哈,这个词,这些年我不知道听了多少回了!可你们知道谁才是糊涂的人吗?”

  李子稻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可不待他开口,胡宗宪就又道:“朝廷清流都说我胡宗宪是个小人,为升官不择手段,甚至攀附严党,可这些年过去了,你们见过我胡宗宪做过什么害国害民的事情吗?你们见过我胡宗宪做过什么误国误民的事情吗?”

  “没有,我胡宗宪可以拍着胸口说,我没有!”

  “再反过来看看朝廷的那些清流,百姓受灾受难的时候,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清议,他们在夸夸其谈!”

  “而我这个他们嘴里的奸臣小人,却在阵前与倭寇拼命,在保护浙江数百万百姓,在保护他们的家园!”

  “书生误国,说的就是他们!”

  李子稻拧着眉头道:“你这话说的很是偏颇了,若没有清流的监督,岂不是满朝都是贪官污吏,那天下百姓还如何过日子?比起倭患,贪官污吏之祸,更甚之!”

  胡宗宪认真的看着李子稻,好半晌之后他才开口道:“多少年了,想不到你李子稻还是没有半点长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