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支点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30 2019.06.30 21:35

  李子稻沉吟了一番道:“你的意思是,挑起他们内部的矛盾吗?可这……”

  他完全没头绪啊,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挑起严党们内部的矛盾。

  胡宗宪道:“张忠就是浙江严党之间的线,有张忠在,浙江内部是绝对不可能出问题!”

  李子稻拧着眉头道:“你这话岂不是两相矛盾了?”

  胡宗宪摇头道:“不矛盾,因为浙江的严党并不是独立的,他们也跟外面的人牵着线,有着各种各样的瓜葛!”

  咱们说过很多次了,李子稻是君子,是个迂腐的愣头青,但不代表他智障,相反的,李子稻这种能中进士的人,都是极其聪明的人,只不过他们聪明的头脑,在很多时候都被他们的迂腐给糊住了,从而变成了智障。

  但今天的李子稻,被胡宗宪打击的够呛,想要迂腐,也迂腐不起来了。

  所以他的脑子极其的灵活,从来没有过的灵活。

  他立刻抓住了胡宗宪这话的重点:“你是说,让我找找与浙江这些严党有关的人,看看他们有没有与张忠有矛盾的,从而进行……”

  ……

  京师,徐府。

  李默捋着胡须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浙江知府李文玉就是因为这事儿调任南京的吧?”

  徐阶点了点头道:“张忠和马家起了冲突,马家破家灭门,但因为事发太突然,结束的又快,等孙元忠这个马家的亲家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了,气没地发的孙元忠,就寻了李文玉做了替罪羊、出气筒!”

  李默一下子笑了:“这张忠还真不简单啊,那李文玉最后也没吃亏吧,我记得他去了南京后,任的户部任右侍郎?我本以为他只是个懂些黄老之术、又胆大包天的骗子,却没想到这家伙竟有如此的手段!”

  说实在的,满朝文武,不,应该说朝中的文官集团,几乎所有人瞧不起张忠,尤其是他搞出来的这个龙气泄露,简直就是作死的典范。

  你能逞一时之能,得一时之势,可绝对长久不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落个凄惨的下场,而且是非常非常凄惨的下场。

  文官绝对不会容忍一个这样的骗子逍遥下去的,哪怕他的手段看起来很吓人。

  想想文官是接受的什么教育就明白了,子不语怪力乱神!

  文官天生就是那种最敬神却又最不敬神的人。

  需要神的时候,他们比任何人都信神,但用完了之后,神连厕纸都不如。

  这就是文官。

  他们现在能容忍张忠乱搞,那是因为大家心里都有数,嘉靖帝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他自己愿意作死,那就让他作,最好是一两年之内就死翘翘,然后他们在扶持一个新的听他们话的人去坐那把龙椅。

  ‘贤明’的裕王就是他们要扶持的人。

  所以嘉靖帝作死,他们根本不在乎,或者非常愿意看到他作死,可等到新君登基的后,那张忠这一类人……

  呵呵!

  李默是最典型的文官,他原先对张忠的看法,也是如此,但现在略微一回想,他就发现他有些小看了张忠了。

  徐阶比起李默这些人来,眼光要更加毒辣一些,张忠这些年在浙江搅风搅雨,他全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

  他比别人更加清楚张忠的厉害之处,但他不会说出来。

  因为徐阶也存了拉拢张忠的心思。

  为什么徐阶会有这样的心思,原因就在一个钱字。

  新君登基,可不简简单单的就是接过一个王朝的王位那么简单,不论是装点门面,还是实打实的扑下身子,干出一番成绩来,都需要钱,非常非常多的钱。

  张忠有钱,也非常会挣钱,有这样的人支持裕王,无疑会让很多事情变的简单起来,哪怕遇到什么实在解决不了的事儿,也可以把张忠当猪仔杀掉。

  沈万三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

  张忠就是下一个沈万三。

  想要把张忠这样一个精明的有些过分的小家伙拉到裕王的阵营里,着实很不容易,不能单纯的打压,也不能单纯的拉拢,必须一边打压一边拉拢。

  把他推到悬崖边上,再拉他一把,这样才能把他拉到裕王的阵营里。

  这样才能放心的去用他!

  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用力的把张忠往悬崖边上推!

  所以,这才有了李子稻南下浙江。

  但徐阶不知道的是,张忠根本就不是什么小家伙,说句不好听的话,张忠和徐阶一样都是老阴X,他既然敢跳出来作死,那绝对是有百分百的把握不会死,他一定把所有的危险都想到了,确定了自己能应付的了,这才会跳出来。

  所以,朝中的文官集团和天下所有的士绅们,才会以为张忠是在作死,完全猜不到他真实的目的。

  ……

  浙江,巡抚衙门。

  “你是说,张忠和扬州孙家孙元忠有矛盾?很深的矛盾?”

  李子稻有些吃惊的看着胡宗宪,扬州孙家,李子稻是知道,扬州一顶一的的大盐商,甚至说一句大明第一盐商也不为过,朝中的势力,大的他都感到不寒而栗。

  张忠居然敢捋孙家的虎须,真不知道是该佩服他的胆气,还是笑话他智障。

  胡宗宪点了点头:“孙元忠的亲家是杭州前豪商马家,马家家主马乾的儿子得罪了张忠,旦夕间,就被张忠破家灭族,等孙元忠得到消息,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当他准备给马家报仇的时候,却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偃旗息鼓了!”

  说到这里,胡宗宪略微停顿了一下,他认真的盯着李子稻道:“然后你的前任,杭州知府李文玉,就被李元忠当成了泄愤对象!”

  李子稻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但紧跟着他就想到了什么,很些疑惑的道:“不对啊,李文玉成了孙元忠的泄愤对象,那李文忠为何还升迁了?据我所知,李文玉调任之后,成了南京户部左侍郎,这可比杭州知府强了太多了!”

  胡宗宪眯着眼睛喝了一口茶,这才道:“这就是张忠厉害之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