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局,疑点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35 2019.06.21 13:00

  浙江布政使衙门

  “张忠到底要干什么?本以为他包了赈灾粮,咱们能捞个天大的好处,结果到头来咱们不仅什么都没捞到,还得替他擦屁股!老江,你看看外头那些买不起粮食的人,啊,都他娘的快把咱们杭州城塞满了!”

  张子明一进了衙门后堂就对着江春桥嚷嚷开了。

  江春桥也被搞的头疼不已,他一边按着额头一边道:“你吵吵什么?我又不是聋子!”

  张子明张了张嘴,最后狠狠的坐在了下手边的椅子上。

  江春桥又道:“我好歹也是个布政使,一省的民情,我能不放在心上吗?外面那些事情我会不知道?”

  手脚麻利的下人给张子明上了茶,张子明短起来牛饮而尽,重重的把空茶杯掼在桌子上后,道:“嘿,你说这张忠,老老实实的发你的财不行吗?非得瞎搅和!南京那事儿,那是他应该掺和的吗?那是能掺和的吗?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事儿啊!”

  江春桥没接茬,张子明一看江春桥的样子就明白了,他眼珠一转道:“老江,东城的孙咏春把楼外楼拆了,还打死了好多张忠的护院,如今那些护院的家属闹起来了,你说这事儿我该怎么处理?”

  江春桥心里不屑的撇撇嘴,张子明的来意,他早就猜到了,巡抚衙门、布政使衙门、按察使衙门、织造局、知府衙门、县衙都挤在这个小小的杭州城里,哪个衙门口发生点什么事儿,不肖一刻钟的功夫,就能闹的整个杭州府的衙门全都知道了。

  知府他们的田有米让人领着那些护院的家人抬着尸首、伤者,跑到了按察使衙门,他江春桥早就知道了。

  他也早就想到了张子明会来!

  “老张,该怎么办,你心里不清楚吗?”

  “我,我……”

  见张子明磕磕巴巴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江春桥冷冷一笑:“孙咏春带人砸了楼外楼,闹出了这么多人命,当时就带着人跑回扬州了,这事儿你不会不知道吧!”

  张子明梗着脖子道:“我当然知道,我这不是……”

  不待张子明把话说完,江春桥就又道:“不是什么?你不就是想问问我,张忠这次能不能挺的过去吗?”

  被江春桥揭穿了心思,张子明老脸一红,但他毕竟是老油子了,面对的又是多年的老搭档,谁不知道谁啊,脸红过之后,他立刻就平静了下来。

  顺势问道:“老江,你觉得张忠这次能过关吗?”

  江春桥闭目沉思了好半晌才开口道:“你觉得呢?”

  “嗨!”张子明急了,他本就不是什么精于算计的人,且还有些耐不住性子,一听江春桥这要打哑谜,立刻就道:“我说老江,咱俩谁不知道谁啊,你还跟我这里叨叨这个干什么啊,你赶紧给我说说,我这心里也好有个底不是?”

  江春桥无奈,他这老搭档什么都好,就是太耐不住性子,但这样也挺好,毕竟两个都很精明的凑一起,那才叫人头疼。

  “老张,你仔细想想,张忠自出道以来,行起事儿来,哪次不是胆大妄为,哪次不是天马行空,又有哪次结果是吃了亏的?”

  张子明拧着眉头想了起来,越想眉头皱的越深,半晌之后,他猛然一拍桌子:“你是说……”

  江春桥点了点头:“我觉得,这次他把咱们都筐进去了,筐进了一个大大的局里!”

  说完这话,他不待张子明开口,就紧跟着道:“你,我,织造局的曹海,来江南筹粮的鄢懋卿,都成了他手中的棋子,甚至说句不好听的,京里的阁老、小阁老都被他算计了,再说句大不敬的话,说不定连宫里的那位,也……”

  也怎么样?

  江春桥没说出来,但张子明却明白的很。

  他很是吃惊的道:“他,他,他有这么大的本事?”

  “呵!”江春桥冷笑了一声道:“你也太小看张忠了!”

  张子明咽了口口水:“怎讲?”

  江春桥又道:“你以为他这些年就窝在这小小的杭州城里了?不!你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又多大的本事,有多大的能量!说出来,能吓死你!”

  咕咚!

  张子明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他被江春桥的话,给吓着了,且吓的不轻!

  他太了解他这位搭档了,所以他才被吓着了。

  整个江南,论心计,论心机,论眼力,不论是官场还是士林,能比的过他这位搭档的,不能说没有,但绝对是凤毛麟角!

  江春桥似乎没看到张子明的反应,他似乎陷入到了某些回忆当中,过了片刻,他才再次开口道:“马家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张子明微微一愣:“马家,什么马家?”

  话刚一出口,张子明就明白过来了:“奥,你说马家啊!这怎么又说起马家来了?这和张忠有什么关系?”

  江春桥撇了张子明一眼,继续道:“马家怎么倒的,马乾怎么死的,你还记得吧?”

  张子明这次没急着开口,刚才江春桥撇的他那一眼,他明白是什么意思,这让他老脸有些发烫。

  这次他学乖了,仔细的开始回忆马家破家的整个过程,好半晌之后,他才开口道:“张忠出手对付马家,张忠有理,马家没理,但张忠做的明显的有些过了,不,应该说明显的是做过头了,可偏偏整个江南的士绅豪商都支持张忠,当时我就很疑惑,但……”

  但怎样,张子明没说,只是老脸红了红。

  江春桥这次没再嘲笑张子明,原因就是当初他和张子明一样,收了张忠的钱,而且是十万两银子。

  别说当时张忠站着理,就算没理,冲着这十万两银子,他也会偏袒张忠。

  江春桥淡淡的开口道:“起止你奇怪,我也很奇怪,但奇怪的还不止这些,马乾死的也很蹊跷!”

  “对外说是气的发病而死,可当时就有流言说马乾是被人灭了口!”

  “不过因为当时马家灭的太快,大家都非常震惊,所以那些流言都被忽略了,没多久,那些流言就随着马家的覆灭而彻底的销声匿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