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谋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28 2019.06.17 13:15

  冬月二十二日,宜出行、祭祀,忌出嫁。

  “老爷,老爷,船到了,我们的船到了,二管家回来了,二管家带着粮食回来了!”

  又是上次那个扇了自己嘴巴的小厮,但这次,他却得了孙咏春的赏,而且还是重赏。

  “好,好,好,哈哈,赏,重赏,去账房那里领十两银子!哈哈哈!”

  “谢老爷,谢老爷赏!”

  小厮磕了个头,高兴的领赏去了。

  孙咏春平复了一下激动心绪,转身对管家孙永福道:“永福叔,咱们去楼外楼换织机!”

  ……

  武林门,裕丰酒楼。

  顶楼临窗的包厢里,吴自来和沈从义俩人相坐对饮,当一队骡车路过的时候,俩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落在了车队最前面那辆豪奢的马车上。

  吴自来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为什么不在海上全给他……”

  话,未说完,但吴自来的手势,却表明了一切。

  沈从义看着吴自来抬起右手在脖颈前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嘴角有了一抹隐晦的不屑,如果不是莫正中想要拉拢吴自来,恐怕此时的吴自来就会和下面的孙咏春一般,成为他沈从义陷阱里的猎物。

  略微整理了下心绪,沈从义平静的道:“在咱们商会里,谁不知道我和老汪、老徐他们关系好,他那些运粮的船,真要是在海上出了事儿,那我还能说的清吗?”

  吴自来很不屑的道:“就算他知道了又怎样?他有证据吗?”

  沈从义叹了一口气:“何必把自己摆在明面上?让他去恨张忠,不好吗?”

  吴自来苦笑了一声道:“你指望他去对付张忠?”

  沈从义的眼睛眯了起来:“张忠确实有两把刷子,但这一次,他走了一步臭棋,他这一步臭棋,一下子让我找到了他的破绽,说不定,这次我们就能直接干翻了他!”

  吴自来的眉头一下子拧了起来,这几年,他几乎年年都能看到张忠的‘破绽’,他年年都有一种能干翻了张忠的错觉,带结果呢?

  唉,不说也罢,徒增烦恼尔!

  “我觉得你最好别去招惹张忠,现在的张忠已经不是以前的张忠了,以前的张忠根基不深,所以那时的张忠很好说话,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的张忠根基已深,且枝叶繁茂,他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好说话了。去岁里马乾马员外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沈从义不吭声了,去年,马乾的儿子马庆,和一帮朋友出城踏青,不知怎的,骑的马惊了,踩坏了张忠一庄户家的稻苗,和那庄户起了冲突,马庆犯浑,不仅让人打了那庄户,还让手下奸污了那庄户的女儿。

  这样的事儿,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来说,根本就不叫事儿。

  但……

  但最后马家被张忠彻底的从杭州抹去了,马乾被活活的气死了,马乾的老婆成了那庄户的小妾,马乾的女儿成了那庄户儿子的老婆,马庆更惨,不仅被人阉了,还被卖到了那种地方,成了那些喜欢走旱道的家伙的玩物。

  马家可一点都不比他沈从义差,同样都是跑海发的家,同样家资百万,但在张忠面前,却只撑了不到旬日,旬日的时间就家破人亡。

  这怎么不叫杭州的一众豪绅、巨贾心惊胆寒?

  但这同时,也激起了一众豪绅、巨贾想要对付张忠的心思,毕竟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说不定哪儿会里,你就成了下了一个马乾,你家就成了下一个马家。

  沈从义心思百转,片刻后道:“我不甘心,这么好的机会放过了,我不甘心!”

  吴自来拧着眉头道:“什么机会?”

  说实话,吴自来不想搭茬的,他甚至都想尽快远离沈从义,这些年他可很是找了不少麻烦给张忠,张忠没把他全家都弄死,已经算是他很走运了,自大去年马家出了事儿之后,他就彻底的收敛了,不论谁蹿蹬他,他都不会跟张忠呲牙,他想活着,他想好好的活着,他想他的子女们也都好好的活着,好好的活着去享受这个世界的美好。

  沈从义要和张忠对着干,结局绝对好不了,真当现如今的张忠还是以前那个好脾气的张忠?

  而且张忠这人太神秘了,神秘的让人感到恐惧。

  马家怎么完蛋的,到现在他们这些人还都没弄明白。

  但现在他还不能远离沈从义,毕竟他才搭上了莫正中,而且孙家那块肥肉他还没吃到嘴里。

  沈从义不知道吴自来心中所想,他继续道:“我打听到曹公公想找一个张忠的替代者!”

  吴自来猛的一惊:“你说什么?你说曹公公欲找人替代张忠?这,这怎么可能?满浙江,不,满江南打听打听,谁不知道张忠和曹公公……”

  不待吴自来说完,沈从义就道:“现在不一样了,曹公公因为张忠私自应下了一百一十万石粮食的事儿,和张忠起了间隙,我听曹公公身边的小太监说,曹公公去质问张忠的时候,俩人好像起了龌龊,曹公公被张忠气了个半死,回去之后三天都没吃下饭,后来就有消息传出来,说曹公公欲寻人替代张忠!”

  吴自来消化了一番沈从义的话,便道:“你这消息准不准?”

  沈从义道:“非常的准,因为我派人在广东的一个红毛番假扮番商,从织造局那里订了八万匹丝绸,事后和曹公公喝酒的时候,曹公公喝醉了,漏了那么几句话。”

  吴自来懂了,‘漏了那么几句话’全都是托词,真正的情况,应该是曹公公故意说出来的,然后让那些番商把消息散播出去。

  这消息其实他本应该早就能知晓的,但这阵子他一直在忙活粮食的事儿,也吩咐了管家,除了粮食的事儿,其他任何事情,只要不是天塌下来了,就不要来烦他,所以他这才没得到消息。

  如果真的是这样,而张忠又自断一臂把新式织机全拿了出来,那他们这些人,还真有可能取而代之……

  而且,一旦张忠没了曹公公这个后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