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审(一)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66 2019.07.15 15:05

  钱塘县衙

  啪!

  “张忠,你可知罪!”

  “知罪!”

  “……”

  海瑞刚问了一句话,就有点卡壳了,他真没想到张忠居然就这么认罪了,这和他预想的差了有十万八千里。

  真实历史上的海瑞,绝对没有《大明王朝1566》里演的那样明察秋毫、料事如神,更没有能言善辩的本事。

  而且海瑞断案和审案的技巧也粗糙的很,他的准则就是,与其冤屈小民,不如冤屈士绅;换句话说,宁肯冤枉富人,也不冤枉穷人。

  他这么做,不是有什么仇富心理,而是觉得富人受点冤枉没什么,毕竟你那么有钱,受点冤枉也不可能把你怎么着,而穷人就不行了,穷人一旦受了冤枉,那绝对就是破家之祸。

  这是一种同情弱者的心态!

  但像张忠和孙咏春俩人这样的案子,他的做法就有些奇葩了,面对张忠和孙咏春这样的豪商巨贾,海瑞的做法就是两边使劲整,甭管谁对谁错,都往死里整,因为他觉得豪商巨贾没一个好东西!

  说到这里,可能有朋友就说了,你前面不才说了海瑞没有仇富心理吗?怎么这里就这样说了?

  这还真不是海瑞仇富,而是在大明朝,豪商巨贾的发家史,就是穷人的血泪史,虽然后世也是如此,但后世的豪绅巨贾不会明火执仗的去盘剥升斗小民,他们是用骗把咱们这些升斗小民兜里的钱骗走。

  而在大明,基本都是刮地皮起家的,而且在富起来之后,依旧不会停下刮地皮的行为,他们完全不需要洗白,他们只需要把往死里刮,只需要往死里楼钱。

  修桥铺路什么的,也不是为了升斗小民,而是为了给当地的知县、知府老爷添政绩,为了知县、知府能当他们的保护伞,以此来更好的、更深的去搜刮老百姓的血汗钱。

  所以海瑞才会往死里整张忠这样的豪绅巨贾!

  虽然没想到张忠这么快就认了罪,但很快他就整理好了思路,毕竟他可是知道此次粮价沸盈的幕后黑手就是张忠,那些手工从业者,不知道因此饿死了多少,既然张忠认了罪,那就使劲整被!

  “王书办!”

  “堂尊!”

  “讲我所问与张忠所答,全部记录在案!一字不漏!”

  “是,堂尊!”

  话罢,王书办就苦笑了起来,他在钱塘县做了三十年的书办,送走了不知道多少任知县,见过草菅人民的贪官,也见过分文不贪的清官,但像海瑞这样的官,他是真没见过。

  那些清官,虽然不贪腐,但也绝对不迂腐,而那些迂腐的,早早的就被手底下的油吏们给坑死了。

  像海瑞这样迂腐不堪,却还没被坑死的,天下几乎没有。

  但这不是海瑞本事有多大,而是堂下站着的那个人,改变了杭州官场的潜规则。

  他用海量的金银,硬生生的把所有的潜规则,变成了他的规则。

  可现在,海瑞居然要对这个用金银砸出了一跳规则的人下手,他觉得海瑞这真的是老寿星上吊。

  不过他不会出言提醒的,毕竟人要找死,你想拦也拦不住!

  ……

  “堂下何人!”

  “杭州张忠!”

  “可有功名!”

  “不曾!”

  啪!

  惊堂木响起!

  “那你为何不跪,来啊,将这藐视大明律的狂徒拉出去,打三十大板!”

  “……”

  衙役们都觉得自家堂尊疯了,如果他们都是后是穿越来的,八成这会儿会说上一句‘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你特么的知不知道,从八年前开始,我们的工资就是人家张老板发的了?

  你特么的知不知道,从七年前开始,我们所有人家里的孩子,就在人家张老板开办的学堂里读书了?

  你特么的知不知道,从五年前开始,我们年底就有年终奖了,而且年终奖比你这个知县十年的俸禄都特么的多的多?

  你特么的知不知道,算了……

  所有的衙役,都把目光投向了郑班头,郑班头顿时感觉自己的头比十万个冷笑话里大娃都大了一圈。

  就在郑班头头大无比的时候,张忠忽然开口了。

  他浅笑着看着海瑞道:“县尊,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回答的能让我满意,别说跪了,就是你叫我认什么罪,我都会乖乖的认下,不仅如此,我还会把我的家产全部捐给钱塘县!”

  咕咚,咕咚!

  吞咽声,顿时在这公堂上响成了一片!

  海瑞不晓得张忠有多少家产,但这些一直生活在杭州的差役们,却清楚的很,当然,他们也不可能知道张忠全部的家产,但就是在杭州的这些,就足够吓死无数的人了。

  海瑞微微楞了楞,他只略微沉吟了一下,便道:“好,你问!”

  张忠点了点头道:“还请县尊大人告诉我,你做没做过什么对黎民百姓有意义的事情?”

  海瑞刚想张口,却一下子卡了壳。

  张忠这话,还真一下子就问住了他。

  他虽四十一了,但之前却一直在寒窗苦读,去年心灰意冷之下,才去吏部栓选了一个职务,这个职务还是个教谕,你让他说,他做过什么对老百姓有意义的事情,他还真就没做过。

  但他不想服输:“我虽然在南平任职尚短,但也教出了数位俊才,只待他日,这些人高中时,那么就会惠泽数县百姓!”

  张忠一下笑了:“县尊之举,令在下佩服不已!”

  四十一岁的海瑞,脸刷的一下红了。

  但张忠显然没打算放过海瑞,他缓缓的开口道:“自五年前始,我张忠就开始出钱出物救助灾民,不算我对他们后续的安排,只算钱粮,五年的时间,我已经捐出了数百万石!”

  “自五年前,我张忠在大明开办了第一家君子银行始,到现如今,君子银行在江南数省,已经多达数百家!”

  “县尊知道,我这君子银行最大的业务是什么吗?”

  不等海瑞开口,张忠就自问自答道:“是青苗贷!但凡有府县受灾,君子银行就会在第一时间给当地受灾的灾民发放青苗贷,县尊是不是以为这青苗贷,是我张忠用来刮地皮的手段?”

  又是不待海瑞开口,张忠就自问自答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