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章 高拱,你是小人奸臣!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338 2019.06.07 13:00

  玉溪宫大殿

  站在严嵩身后的徐阶,脸色很不好看,站在嘉靖帝身边的黄锦,脸色同样很不好看,究其原因,就是站在末位一脸决然的高拱。

  黄锦把事情和徐阶说了之后,徐阶就明白了,今天的事情大概不能善了了,但他俩还都不能多说什么,毕竟裕王都已经说出了豁出去了的话,高拱也说出了以死谏之的话。

  当主子的都说为百姓而豁出去了,你要再劝,那主子会怎么看你,同僚知道了会怎么看你?

  作为清流、作为正义的一方,你居然不为民做主?你想干什么?

  所以俩人的脑子都在飞快的转着,想着如何能把事情给圆了。

  也就在这时,嘉靖帝开口了:“鄢懋卿的奏本,你们都看了,那就都说说吧!”

  高拱立时就想出班谏言,但却有人却比他快,比他快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已经七十多岁的内阁首揆,严嵩。

  “陛下!”严嵩一边说着一边跪了下去:“老臣有罪,愧对陛下信任,这些年,国库亏空皆因老臣无能,以至于陛下节衣缩食,朝中诸事不顺,年年都是拆东墙补西墙,年年都是寅吃卯粮,老臣无能,恳请陛下准许老臣乞骸骨!”

  严嵩这个内阁首揆百官之首,他这么做这么说了,徐阶、严世藩和高拱还能站着?

  难道你觉得你比首揆还能?

  于是三人也一撩下摆,跪在了地上,口称:“臣等无能,请陛下责罚!”

  嘉靖帝也知道严嵩不是真的要乞骸骨,而是在给他挡枪,给他背锅,所以便道:“都起来吧,阁老也不用什么乞骸骨,阁老这些年为朝廷呕心沥血,朕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谢陛下开恩!”

  严嵩也只是做做样子,例行公事,所以顺着嘉靖帝的话就站了起来。

  一站起来,严嵩就道:“陛下,这些年,为补国库亏空,老臣总是讲开源节流,节流做了不少,也惹的天怒人怨,满朝的非议,如此,无非就是‘开源’一直没有落到实处,如今鄢懋卿上的这道奏本,算是给朝廷开了源了!”

  这话很对嘉靖帝的心,所以坐在八卦坛上的嘉靖帝轻轻敲了敲铜磬,然后道:“说下去!”

  严嵩继续道:“这些年,浙江织造局和市舶司,跟南洋、西洋人做生意,很是赚了不少银子!”

  这话不仅是给嘉靖帝脸上贴金,也是在给司礼监的人请功。

  嘉靖帝再次敲了一下铜磬。

  严嵩又道:“现如今,江南各织造局,一年一共能产丝绸二十万匹,比往年要多了近一半,但丝绸的价格却不仅没有下降,反而上涨了不少,南洋和西洋来的商人,每年要的货也在不断的上涨!”

  “现如今,一批丝绸卖到大明各地,是六两银子,卖给南洋和西洋来的商人,是十六两银子,一年下来,就净得一百多万两银子!”

  (插一句,免的大家非议,丝绸的价格在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是不同的,这里提前跟大家说一声!原因为何,想必大家都能明白!)

  嘉靖帝再次敲响了铜磬,同时开口道:“既然咱们大明的丝绸,番邦的商人那么喜欢买,为何不多织些?”

  严世藩这时候站了出来:“启奏陛下,不是我们不想多织,而是天下桑田就那么多,一年产的生丝也就那么多,织造局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织二十万匹!”

  这配合打的,简直没谁了!

  高拱气的,牙都快咬碎了!

  嘉靖帝沉吟了片刻,开口把话题引到了鄢懋卿的奏章上:“鄢懋卿的这份奏本,你们都看了,他想把浙江一半的农田改成桑田,这事儿,你们怎么看?都说说!”

  早已等不及的高拱,猛的站了出来:“陛下,此实乃祸国殃民之举,臣,请斩鄢懋卿!”

  老高是真豁出去了,连斩鄢懋卿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且话一说完就跪下了,重重的把头磕在了地上。

  嘉靖帝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徐阶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

  黄锦心中烦躁不已!

  严嵩老神在在,没人能看得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作为严嵩‘马前卒’的严世藩,一脸‘愤慨’的站了出来,指着跪在地上的高拱大声呵斥道:“高拱!陛下这些年,节衣缩食,宫中用度一减再减,难道你都看不到吗?你难道是瞎了吗?陛下为何会如此,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高拱被严世藩直呼其名,心里的火就顶到天灵盖上了,在古代,直呼其名就相当于咱们现在当着人的面骂娘一样。

  高拱猛的抬起头道:“陛下为百姓节衣缩食、缩减宫中用度,这是陛下体恤百姓,这是爱民之举,我高拱怎么可能会看不到,后世之人也必为此夸赞陛下仁慈爱民!”

  “呵!”严世藩呵笑了一声道:“高拱,我问你,陛下仁慈爱民,要节衣缩食,那你呢?所谓主忧臣辱、主辱臣死,陛下节衣缩食,你身为朝廷重臣,是不是也该如此?可你这么做了吗?”

  “不,你没有,你不仅没有,反而还吃的肥头大耳、油光满面,这就是你所谓的忠君爱国吗?这就是所谓的君子吗?我看你,高拱,就是奸臣,就是个小人!”

  奸臣,小人!

  奸臣,小人!

  奸臣,小人!

  唔!

  高拱喉咙猛的一甜,但他硬生生的把这口气出来的血,给咽了下去,因为御前吐血,这是君前失仪之罪!

  高拱虽然把气出来的血给咽下去了,可那口气,却怎么也咽不下去,可偏偏他又不能反驳。

  为什么,因为高拱已经人过中年,身材走了样了,原本的帅小伙变成了一个大胖子。

  既然你成了一个大胖子,那你怎么反驳?

  你说你喝凉水都长胖?

  那也得有人信啊!

  “你,你,我,我……”

  “你什么你,我什么我,你只想着自己,却一点都不为陛下着想!”说完这话,严世藩也跪下了:“陛下,谁是忠臣,谁是奸臣,现在您看出来了吧!”

  嘉靖帝没吭声。

  “严世藩!”严嵩这会儿站出来了:“你闭嘴,这里,没有奸臣,都是忠臣!”

  最懂嘉靖帝的老好人黄锦,这时候也开口道:“我插一句嘴,议事就议事,别动不动就给人带帽子!”

  严世藩知道自己赢了,所以他很自觉的没吭声,默默的以头拱地,等待着嘉靖帝圣裁。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嘉靖帝开口道:“徐阶,你是内阁次辅,这事儿你怎么看?”

  以头拱地的严世藩听了这句话,嘴角翘了起来。

  徐阶心里苦啊,他也是一头老狐狸了,嘉靖帝问他这句话,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那意思就是:朕的意思你心里应该明白,你手底下的人跟朕对着干,而你是裕王派的领头人,你出来说句话吧。

  “改稻为桑,乃利国利民之举,国策也!”

  噗!

  高拱把那口血,吐了出来,然后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