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盐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24 2019.07.01 19:00

  夜。

  数十匹黑色的骏马,犹如恶灵一般疾驰在官道上,打头的是一个年轻的少年,在他左右两边,是两个身着怪异黑色劲装的男子,这俩人和他胯下的黑色骏马,又如融入黑夜的幽灵。

  但他们的马头前,却有两盏没有火焰的灯,这两盏怪异无比的灯,照的前方的道路犹如白昼一般。

  不止是这两人,就连他们身后的那些骏马的头前,也各有这样的两盏怪灯。

  若被人看见,怕是会被马队吓个半死,怕是会因为这些人是阴兵。

  但这马队,根本就不是什么阴兵,而是急急的赶往南京的张忠一行人。

  “少爷,咱们疾驰了一整天了,今夜真不休息吗?”

  护在张忠右边的刀一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嘴。

  张忠摇了摇头:“鄢懋卿说有急事儿,虽然没说明白,但从之前送来的消息看,应该是京里来人了!”

  张忠这话一说完,他身后就传来了苏瑾瑜的声音:“张忠,你到底要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作死?”

  这近一个多月来,张忠做的事情,完完全全的把苏瑾瑜的好奇心勾了起来,她完全看不懂张忠到底要做什么,但她不想开口问,因为她怕张忠嘲笑她。

  但今天晚上,这一路枯燥的夜行,被她强压下去的好奇心,统统都浮了出来。

  别说现在,就是后世里,出行赶路的时候,人们都会觉得枯燥,脑子总会时不时的乱想,更何况这什么娱乐都没有的古代,看看那些大诗人,每次出行,在路上的时候,哪个不会诗兴大发?

  这诗兴大发,你当他是高兴的?

  完全不是,是因为太过枯燥了,导致他们胡思乱想,才会诗兴大发。

  不做点诗娱乐娱乐,转移转移注意力,怕是会被枯燥给整出毛病来。

  女人是感性的,赶路的时候,更容易被情感所支配,也更容易被好奇心支配。

  今儿这一路夜行,就把苏瑾瑜的好奇心全都逼了出来,一个没忍住,就把心里话给问了出来。

  张忠没回答苏瑾瑜的问题,而是问刀二道:“刀二,前方可有休息的地方?”

  之所以问刀二而不问刀一,是因为刀一是个路痴。

  刀二略微一琢磨,便道:“前方大概不到五里有个庙!”

  张忠点了点头:“去那庙里略作修正,休息两个时辰在赶路!”

  ……

  小庙里的庙祝哆嗦着把这一行人引到了大雄宝殿,张忠给刀二使了个眼色,刀二随手扔出了一定银子,然后就把庙祝像赶苍蝇一样赶走了。

  刀一对着几个人摆了摆手,然后带着这些人也跟着出去了,片刻后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抱来了一堆柴火,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跟大雄宝殿里点了一堆篝火。

  张忠对着苏瑾瑜招了招手,然后施施然的坐在了篝火边,烤起了火。

  苏瑾瑜冷冷的哼了一声,这才坐了过去。

  张忠笑了笑道:“之前你问我要做什么,对吧?为什么会问?”

  苏瑾瑜冷冷的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就不怕别人揭穿了你?”

  张忠知道苏瑾瑜说的是什么,他笑着道:“办事儿的人除了他们几个,就是剩下你我了,你觉得他们会出卖我吗?还是你觉得你会出卖我?”

  苏瑾瑜不吭声了,好半晌才复又道:“就算你能骗得了别人,可你觉得你能骗得了皇帝吗?欺君可是要被砍头的!”

  张忠缓缓的道:“皇帝又怎么了?皇帝不神,他也是人,他有七情六欲,他也需要吃喝拉撒,他想要掌控四海,也得需要别人帮他,也得需要别人告诉他天下发生了什么事儿,他才能下命令!”

  说到这里,张忠略微停顿了一下才又道:“所以,皇帝为什么不能被骗?你看看朝廷中的那些文官,整天骗皇帝,皇帝砍了几个人的头?”

  苏瑾瑜被噎的不轻,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道:“那不一样!”

  张忠好奇的道:“怎么不一样了?”

  苏瑾瑜又支支吾吾的半天才道:“他们是官,他们那也不是骗!”

  张忠道:“怎么就不是骗了?”

  苏瑾瑜彻底答不上来了,但她不想认输,索性耍起了小性子:“反正就是不是!”

  噗嗤!

  张忠被逗了!

  苏瑾瑜气的不轻,伸手拧了张忠的胳膊一下,但张忠穿的太厚了,根本就没感觉。

  “行吧行吧!”张忠笑着投降:“你说啥就是啥还不行?”

  说完这话,张忠的脸色忽然一肃,苏瑾瑜本来还想‘追打’张忠,但看到张忠忽然变严肃了,手一下子顿住了。

  张忠眯着眼睛道:“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一辈子都离不开的是什么?是衣食住行!”

  “皇帝说他富有四海,万国来朝,朝中文武百官说中原乃首善之地,天下富足,百姓安居乐业!”

  “可真实情况是什么呢?”

  “真实情况是皇帝穷的叮当响,老百姓吃不上饭,还得忍受倭患、边患,甚至还得忍受贪官污吏和豪绅的欺压!”

  “这就是所谓的首善之地?”

  “我完全没看出来啊!”

  “很多地方的老百姓,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甚至连一口盐都吃不上!”

  “人不吃盐,不止会没劲,还会生病!”

  “盐这东西,很重要,老百姓知道,当官的也知道,所以朝廷就把盐掌控在了手里,不允许私卖!”

  “可盐这东西,虽然很重要,但它却一点都不少,你们都是跟了我很久的人了,都知道从海水里随便弄弄,就能弄出天下人怎么吃都吃不完的盐来!”

  “你不允许私卖,可以,但起码得让老百姓吃得起吧?”

  “你整天喊着泱泱大国、天朝上邦,就这么个大国法?就这么个上邦法?”

  “丢不丢人?”

  “再我看来,非常丢人!”

  “但某些人,为了利益,就顾不得上丢人了!”

  “而我要做的,就是让这些人为了利益而不觉得丢人的人,让他们感到丢人,不仅要让他们感到丢人,还要让他们感到切肤之痛,痛的他们死去活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