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管你去死,为什么这么做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413 2019.06.13 19:00

  其实不止是浙江的米价涨了,周边各省的米价都因为浙江豪商的疯狂,而普遍的上涨,且涨了很是不少,就拿江苏来说,如今江苏的米价也已经涨到了四两这个老百姓无法接受的价格。

  南京的米价本来就高,平常时期,米价是二两八钱,现如今虽也涨了,但只涨了一两,所以南京的众位大老爷们,还都没发觉治下已经出了大事儿。

  但就算他们发觉了,他们也没心思管了,因为他们此时此刻也都人心惶惶,不为别的,就因为‘龙气泄露’这四个字。

  龙气可是事关一个王朝的命运,闹不好就会改朝换代!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米价上涨什么的,他们已经没工夫去理会了!

  毕竟他们身为南京留都的官员,皇帝一定会问他们,龙气是怎么泄露的?

  虽然张忠说是时易世变,但皇帝是个多疑的生物,他的第一想法,一定是有人在捣鬼,一定是有人想要谋反,一定是有人想要夺我老朱家的江山!

  那么捣鬼的人是谁?

  谋反的人,又是谁?

  到时候,皇帝一定会问他们,他们怎么可能答的上来?

  答不上来,那么皇帝一定会发火,一定会问他们,你们这些南京的官员是干什么吃的?居然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发生这样的事儿!说,你们是不是那些逆贼的同伙!

  届时,真的是破家只在旦夕之间啊,甚至被诛九族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们这些当官的,自己都要顾不过来了,哪里还会理老百姓的死活?

  吃不起粮,卖儿卖女啊!

  没儿女卖,那你就去死啊!

  你要说一心为民什么的,别逗了,你是民吗?

  在我大明朝,只有士这个阶层,才是民!

  懂吗?

  不懂?

  不懂那你就去死好了!

  就这样的情况,你还指望当官的救你,别逗了,大明朝能有几个海瑞?

  话又说回来,就这样的情况,哪怕海瑞来了,他也没招!

  开仓放粮什么的,别逗了,义仓里有粮吗?

  都这粮价了,那些贪官污吏们还会把粮食放在仓库里?

  那么说到这里,问题就来了,张忠把粮价推到这么高,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银子?

  显然不是的!

  毕竟系统这个BUG在,银子对他来说,和石头没区别!

  那他是为了什么?

  莫不是这家伙心里扭曲?

  见不的老百姓好?

  显然也不是的,这家伙虽然奸诈如狐,但他毕竟是长在红旗下的,对百姓有着天然的亲近感,老百姓对于他来说,这就是自己人,他不可能去害老百姓。

  那是为什么呢?

  在张忠又把鄢懋卿忽悠走了之后,苏瑾瑜问出了这个问题。

  张忠也没想瞒着苏瑾瑜,毕竟他以后是要重用苏瑾瑜的,或者说,他内心里对苏瑾瑜有一些别样的期待,只是他自己没意识到,或者说意识到了却不想承认而已。

  张忠看着南京城外郭很是有些破败的民房,平静的道:“你问我为什么?其实很简单!”

  说着,张忠伸手指了指不远处一个满身打着补丁的老农。

  苏瑾瑜满眼的不解:“为了那个老农?他和你什么关系?你家亲戚?”

  张忠浅浅的笑了笑,却半点回答苏瑾瑜的意思都没有。

  苏瑾瑜恨恨的瞪了张忠一眼:“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也像我爹那样,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

  张忠笑着道:“我从来没有看不起你们女人,我一直认为女人也能顶半边天!”

  苏瑾瑜哼了一声道:“那你为什么不给我解释清楚?还不是因为你只是嘴上说说,哄我高兴,内心里却是半点也看不起我们女人!”

  张忠摊了摊手:“这你真的冤枉我了,我这话可不仅仅只是嘴上说说,在我心里的的确确是认为女人能顶半天边的!”

  苏瑾瑜道:“那你就给我解释清楚!”

  张忠无奈的道:“好,我给你解释!”

  苏瑾瑜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张忠。

  张忠道:“我想解放他们,把他们从土地上解放出来,我想让他们撑起大明朝的未来!”

  苏瑾瑜的眉头一下子拧了起来,因为她听不懂张忠的话。

  张忠不待苏瑾瑜发问,便继续道:“你现在可能不懂,但继续跟着我,继续看下去,很快你就会懂了!”

  苏瑾瑜翻了翻白眼:“又是这一套,我都听腻歪了,能不能换个新鲜的词来敷衍我!”

  张忠再次摊手:“我这还真不是敷衍你,因为很多事情,亲眼去看比别人说,要来的明白!”

  苏瑾瑜不吭声了,她知道张忠这话不是敷衍她,这小半年的时间她就是这么过来的。

  起初她认为张忠是个为富不仁或者说是个狼心狗肺的巨贾豪绅,但小半年下来,这个认知就被她自己彻底的推翻了,她发现张忠对那些苦哈哈,格外的好,甚至好过那些苦哈哈的亲生父母。

  打个比方,就拿他手底下的田庄来说,张忠没功名,所以他得交税,但官府收多少田税,他就跟那些苦哈哈要多少租子,剩下的粮食,他一丁点都不会要,全都给了那些苦哈哈们。

  别看仅仅只是这样,可对于那些老百姓们来说,这就比把田投献给士绅更划算,所以这就逼的那些士绅们,纷纷下调了地租。

  当然,那些士绅下调地租,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还因为……

  因为张忠不仅是给庄户这点好处,他还逢年过节的就给庄户们发肉,一车车的发,不仅如此他还每年都给那些庄户送四套衣裳,甚至他每个庄子都设了学堂,但凡庄户家的孩子想要来上学,都免费,哪怕外头来的庄户人家的孩子想要来上学,他也一分钱不收。

  在别的地方,这样的学堂可能会没了老师,因为你免费,就代表没有束脩,老师也是要吃饭的。

  但张忠办的这些学堂不会,因为但凡来任教的,张忠每年都会给五百两银子,甚至一进学堂任教,张忠就会先发五百两给你做安家费。

  在我大明,五百两银子是什么概念呢?

  这么说吧,在我大明,阁老一个月才八十两的月俸!

  你一个穷秀才,教一年的书,就能得五百两,你凭什么不想干?

  所以,江南有无数的穷秀才,打破头的想到张忠开办的学堂里教书。

  起初的时候,还有人嘲笑张忠傻,哪怕是张忠的老子也不理解,跑到他面前,想要抽他,虽然有老太太护着,但最后张忠也被关在祠堂跪了两个时辰。

  但后来,没人嘲笑张忠了。

  因为全江南的人都在传张忠的美名,尤其是在杭州,投献良田的百姓比比皆是,就是那些已经给士绅投献了良田的百姓,都会跑路,跑到张忠家里去投身、卖身。

  很是有一段时间,那些士绅被搞的地都快没人给种了,所以那些士绅这才迫不得已,下调了地租。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苏瑾瑜到张忠身边之前,苏瑾瑜没见着,但苏瑾瑜却在今岁秋收的时候,看到过老百姓自发的给张忠送米送菜、送山货的一幕。

  那堆积如山的米、菜、山货,让她明白,张忠说让她亲眼看看,并不是在敷衍她,而是真的让她亲眼去看看,然后再自己琢磨明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