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章 柳兰儿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96 2019.06.05 13:00

  楼外楼,应该在几百年后才出现的著名酒楼,也因为张忠的穿越,提前在嘉靖朝出现了。

  而且一出现,就吸引了整个江南的读书人,究其原因,一则是因为这楼外楼的位置极佳,且楼有八层之高,站在最上层,能一览西湖美景;二则是因为这楼外楼,每层都有一个巨大的落地窗,且窗户还是一块巨大的玻璃,这东西在江南的豪商、士绅家里已经很常见了,但最大的也就两尺见方,且这么小的一块玻璃,售价就是五百两银子,再大的,别说钱不钱了,那是见都没见过了,而楼外楼却突然出现了两人多高、长几十尺的玻璃,如何不引人咋舌,如何不引人围观;三则呢,就是男人的通病了。

  这楼还未盖之前,张忠就从全国各地,寻了数十位名妓来,且他亲自下场给这些美女们进行了长达半年之久的培训,培训之后,他又从系统商城里买了几百套改良过的仙气满满的纺纱汉装,穿在这些名妓身上,比卖家秀还卖家秀。

  再给这些美女搭配上后世那些很有特色的内衣、丝袜、高跟鞋,这些美女一出场,瞬间就惊艳了整个江南。

  无数外表人模狗样、背后男盗女娼的读书人,蜂拥而来,不到月余的功夫,楼外楼就名满整个大明朝。

  这速度,在通讯基本靠吼的大明朝,简直不可想象。

  在读书人把楼外楼的名气吵起来之后,无数的豪商、巨贾也蜂拥而来,在见了那些美女们之后,这些豪商、巨贾,扔下了海一般的银子。

  到了现如今,你有银子,你都进不了楼了,必须得金子才行,而且只喝茶聊天,一个时辰就收你十两金子。

  都说我大中华缺金子,但张忠却被那些豪商、巨贾砸出来的金子,晃花了眼。

  柳兰儿就是张忠搜刮来的名妓之一,但柳兰儿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她是个很有野心的人,长的有点像汤唯和佟丽娅的结合体,能古典亦能做都市丽人。

  柳兰儿也是楼外楼里,唯一一个没被那些书生、巨贾、豪商给骗走了身子的人。

  她似乎一来就认准了张忠,甭管你有多大的学问多大的才名,亦不管你是多大的豪商、巨贾,她见都不见,一直把她自己关在属于她的闺房里学算学、学持家之道。

  没多久,柳兰儿的事儿就传到了张忠的耳朵里,张忠好奇之下,和柳兰儿谈了一次,然后张忠就把楼外楼交给了柳兰儿。

  “公子,兰儿给公子请安!”

  娇滴滴的声音在书房里传开,给枯燥的书房增添了几分活力。

  站在张忠身边的苏瑾儿很不屑的嘁了一声,若说张忠身边的这几个女人里,她最看不上的人,就是柳兰儿了,这女人太假太做作,让她看了就忍不住心底冒火。

  张忠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这才开口对柳兰儿道:“兰儿,你回去之后贴个告示,七天后也就是初八这天,楼外楼临时停业一天!”

  柳兰儿应了一声是,这才抬头问道:“公子是打算在楼外楼招待贵人吗?”

  张忠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是招待人,但不是什么贵人,说起这,就要说到我另外叫你去办的一件事儿了,你回去之后,亲自给浙江商会的人下帖子,每个人都要下到了,当然,在杭州城外的那些就不用你去了,但也要安排得力的人手去,万万不能失了礼数!”

  柳兰儿明白了张忠的意思,她点了点头道:“兰儿记住了,兰儿这就去办!保证不让公子失望!”

  张忠点头道:“很好,那你去办!”

  柳兰儿福了一福,转身离开了,等回到楼外楼之后,立刻就安排了人,拿出了那些早就做好的烫金的空白帖子,亲自写了请帖,然后又请了数位经常来喝酒的举人老爷过来。

  等人来齐了,柳兰儿对着众人福了一福,言道:“几位的才气,皆名动江南,今,兰儿有一事相求,不知几位公子可否施以援手?”

  在楼外楼的女子里,柳兰儿虽然不是最漂亮的,但名气却是最大的,男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他越想得到,柳兰儿是楼外楼的主事,从不曾以色侍人,但却挡不住男人们觊觎的目光。

  经常来楼外楼的举子,就没有几个是不想一亲芳泽的,但奈何柳兰儿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如今不仅见着了,柳兰儿还有事相求,这些人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

  “柳校书有事吩咐就是了,我等自当全力而为!”

  ……

  几天后,玉溪宫。

  “黄锦!”

  “主子万岁爷,奴婢在!”

  “什么时辰了!”

  “回主子万岁爷,刚过了申时!”

  嘉靖帝伸了个懒腰:“去看看严嵩还在值房没有,要是在,就把他喊来!”

  “奴婢这就去!”

  大约两刻钟的功夫,黄锦领着严嵩进了玉溪宫大殿。

  “主子万岁爷,我把严阁老给您带过来了!”

  嘉靖帝摆了摆手,黄锦乖乖的站在了一边。

  这时候严嵩刚好跪下,嘉靖帝沉声道:“不用跪了!”

  严嵩一边费力的起身,一边道:“谢陛下恩典!”

  嘉靖帝对着黄锦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去给阁老搬个绣墩过来!”

  “是!”

  黄锦应了一声,然后快步搬了个绣墩过来,放在严嵩身边,严嵩又道了一声谢陛下恩典之后,这才由黄锦扶着坐下。

  嘉靖帝半合着的眼睛,此时又闭上了,但也同时开口道:“严嵩!”

  坐在绣墩上的严嵩躬身道:“老臣在!”

  “赈灾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回陛下,老臣已着令户部前往江南调集钱粮了,总一百一十万石,想必应该已经办的差不多了!”

  嘉靖帝好半晌没吭声,大殿里的气压瞬间就下降了好多。

  说实话,也就是严嵩了,要是换了朝中其他的人,时不时的被嘉靖帝这样搞一下,早就给折磨疯了。

  严嵩能挺住,不仅仅是因为严嵩有一颗大心脏且已适应了,还因为严嵩十分了解嘉靖帝,他知道嘉靖帝真正生气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朕记得,上个月你就跟朕说国库里没钱了,那户部,哪来的钱去筹集粮食?还一下子就要一百一十万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