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江春桥、张子明、李子稻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86 2019.07.15 10:05

  杭州知府衙门

  “李子稻,李子稻,你出来!”

  “什么人在这里大呼……额,小的见过藩台大人、臬台大人!”

  张子明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咣当一脚把知府衙门的书办踹了个跟头:“滚一边去,李子稻你出来!”

  李子稻一脸怒气的从后台走了出来:“臬台大人,你虽是我的上官,但直呼某的名字也不合适吧!”

  张子明刚要开口,却不想一旁的江春桥抢在了他的前面道:“你闭嘴!”

  喝住了张子明,江春桥这才转头看着李子稻道:“李知府,去你的后衙说吧!”

  李子稻甩了甩袖子,转身进了后衙。

  “老江,你干嘛拦着我!”

  “你好歹也是一省的按察使,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不是老江,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

  “什么时候了?什么时候了?不就是张忠被海瑞抓了吗?”

  “……”

  江春桥冷冷的看了张着嘴说不出话来的张子明,轻轻哼了一声,抬腿进了后衙,张子明没招,只能跟着走了进去。

  李子稻正在气头上,见俩人进来,也没让书办给上茶,就直接道:“不知两位大人来我知府衙门有何要事!”

  张子明又要开口,却突然撇见了江春桥冷冷的眼神,无奈的只得闭上了嘴。

  江春桥这才开口道:“李知府,你才来杭州,对杭州的情况还不太了解,我希望你能先熟悉一下杭州的情况,再处理公务!”

  李子稻一脸的困惑,他不明白江春桥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江春桥毕竟是上官,他开口指点你,你必须得‘受教’。

  所以李子稻起身拱手道:“谢大人指点!”

  张子明一看李子稻这一脸认真受教的样子,顿时就压不住心里的火了,你他妈的这是演给谁看呢?

  “谁敢指点你啊,你多厉害啊,才来杭州上任没几天,就指使海瑞把张忠抓了,行,你厉害,天底下就没你本事大的了!”

  这次江春桥没有呵斥张子明,因为江春桥想看看李子稻脸上的反应,他知道像李子稻这样的君子,从来都是心里想什么,全都写在脸上。

  李子稻一脸的懵圈:“张大人,你所言是何意?我何时指使海瑞抓张忠了?”

  张子明伸手点了点李子稻:“装,你继续装,海瑞已经把张忠抓到钱塘县县衙去了,这时候说不定都已经审上了!你继续在这里装,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

  李子稻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臬台大人,我李子稻行事素来堂堂正正,小人行径我素来不屑一顾!”

  张子明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李子稻是正人君子我,我张某人就是小人了?”

  李子稻没有回答,而是把头撇到一边。

  张子明彻底的火了,李子稻这样子,分明就是再说他张子明是个小人。

  可不等张子明把火发出来,江春桥就开口了:“李知府,海瑞以私藏火器之罪抓了张忠,你看这事儿,是不是你出面调解一下?”

  江春桥来找李子稻,不仅仅是因为海瑞是李子稻举荐的,其中还有李子稻是海瑞的上官的因素。

  海瑞是个知县,江春桥和张子明他俩是一省的布政使和按察使,在未设置巡抚之前,他们就是一省的老大和老二。

  他们的身份,和海瑞之间差距太过巨大,以一个布政使和按察使的身份去压一个知县,不仅太过丢人,也不符合官场的潜规则。

  而来找李子稻这个杭州知府就没什么问题了,毕竟知府是他们的直属下属。

  但他们来府衙不仅仅施压,还存了拉拢一下的心思,毕竟他们亲至也算是给了李子稻一个很大的面子,虽然双方是对头,但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敌人,再说了,官场上,就讲究一个和光同尘,尤其是在下面为官,更是要和光同尘,哪怕上面杀的血流成河,他们下面这些人,也不会把事情做绝了。

  可李子稻是个君子,是个清流,考中进士之后,就一直在翰林院任职,对于官场这些弯弯绕绕一点都不明白。

  所以他们根本就没看明白其中的道道,只以为他们来施压的。

  “既然海瑞抓了张忠,那就说明海瑞手上有充分的证据,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更何况张忠只不过是个商贾,钱塘县的事情,我不方便去干预,也不会去干预,两位大人请回吧!”

  “你……”

  张子明听了李子稻的话,气的呼的一下子又站了起来,但又是只说了一个字,就被江春桥给拉住了。

  江春桥伸手一拉张子明指向李子稻的手,然后狠狠的瞪了张子明一眼。

  张子明本想不顾江春桥的阻拦狠狠的收拾收拾李子稻,但他却在即将开口的瞬间,看到了江春桥眼里阴狠的警告,咬了咬牙把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嗨……”张子明气恼的坐了回去。

  江春桥整理了一下官服,转头看向了李子稻:“李知府,当官不能只一味的蛮干,有时候还要多思考一下,为官三思,思危、思退、思变,只有领悟了这其中的精髓,才能走的更远!”

  李子稻挺直了胸膛,朗声道:“我李某人,从未听过为官三思是什么思危、思退、思变,我只听过思明、思聪、思难!

  “我也只知道,做官想要走的更远,就要明察秋毫、见微知著、去伪存真,还要虚怀纳谏,不讳疾忌医!”

  江春桥一下子笑了:“好,好,好,好一个思明、思聪、思难,好一个为官之道,今天我江春桥领教了!”

  说罢江春桥转身对着张子明道:“张大人,咱们回去吧!”

  “可……”

  “没有什么可不可的,张忠不会有事的!”

  话罢,江春桥迈步离开了后衙,张子明看着江春桥的身影消失在影壁后面,转头眯着眼睛看着李子稻冷笑了一声:“李子稻,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走着瞧吧!”

  话罢,张子明也疾步离开了后衙!

  对于江春桥和张子明的威胁,李子稻并未放在心上,现在他满心里想到的都是海瑞抓了张忠的事情,别看他嘴上说海瑞做的对,但心里却还是觉得海瑞这么做有些鲁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