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想为你娘报仇吗?那就活下去!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39 2019.07.13 10:05

  推开房门,张忠看到了曹九娘的女儿,一个脸有菜色双眼无神的女孩,大约十来岁的样子,但来的路上,刀九跟他说了,这个叫做白菲菲的女孩已经十四岁了!

  女孩的这种情况,张忠早已见惯不惯了,初来大明的时候,他还很不适应,每每看到这样的人,总会心里觉得特别难受,但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他已经彻底的习惯了,或者说麻木了,亦或者说,他的善良,已经变了质!

  张忠仔细的打量了这女孩一番,他发现,即使这女孩脸有菜色,双眼无神,身上穿着的也是破抹布一般脏兮兮的衣服,但他依旧能看出这女孩有着倾国倾城的底子。

  这让他极度的好奇!

  对曹九娘好奇!

  同时也对这个叫做白菲菲女孩的生父好奇!

  毕竟一个农村女孩,极少会有名字,而且还是这样一个有诗意的名字。

  哪怕是大户家的女儿,也极少在嫁人之前有名字,多数就像曹九娘一样,以姓氏冠以数字来取名。

  比如姓张的人家,生了女儿,那名字基本就是张大姐、张二姐或者张三娘、张小娘之类的。

  再比如大家都很熟悉的水浒传里的扈三娘,名字就是这样起出来的!

  但看女孩的样子,张忠也知道,肯定问不出什么来!

  于是,他转头看向了刀九!

  刀九是张忠身边以刀命名的人里,唯一的女性,是个心思非常的细腻的人,但她没在张忠身边待几天,就被安排去伺候张忠他母亲了,所以就算她的心思在怎么细腻,也不明白张忠这一眼的意思。

  张忠苦笑的起了,他还真就忘了刀九没在他身边待过这一茬,于是他打了个手势,示意刀九跟他出去出话!

  到了院子里,张忠先是看了看已经关严实的屋门,这才开口道:“曹九娘没嫁到张家村之前的情况,你调查过吗?”

  刀九认真的点了点头:“调查过,但只知道曹九娘的丈夫叫白子默,是个外来的秀才,说是逃难来的,但没人知道他们逃的什么难,更没人知道他们从哪里逃来的!”

  “白子默在梅花村落脚之后,以代人书写为生,可很快日子就过不下去了,没多久,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死了,留下了这一对苦命的娘俩!”

  “听说白子默死了没多久,曹九娘还抱着她女儿寻过短见,只是被人救了,后来为了她女儿,还曾经做过半掩门的生意,只是不知道后来怎么的,突然就有了钱了,然后日子过的也安稳了,就是闲话不少!”

  “再后来,你也知道了,就是带着不满周岁的女儿嫁给了你那四十多岁的堂兄,然后不到三月,你那堂兄又撒手而去!”

  “自那以后,她的闲话就更多了,只是她不怎么在乎,靠着你堂兄那几亩地,过着她自己的日子!”

  白子默?

  张忠默默的思索了一下大明朝姓白的人,但没想起有什么姓白的名人,如果不是姓白,那可能就是个化名了。

  如果是化名的话,那想‘刨根’就难了!

  沉默了好半晌,张忠忽然转头问道:“傻子呢?跟着你们回来了没?”

  张忠所说的傻子,其实就是刀八,因为这名字发音和刀疤一样,刀一等哥几个就跟刀八开玩笑,说你白瞎了刀疤这个名字,刀八就问为啥,刀一等人就说,刀疤啊,一听就很有匪气,可你这脸上没疤啊,干净的很,坠了刀疤这名字的气势。

  刀八一想也是,于是就在脸上,自己划了一个斜斜的刀疤出来!

  大伙一看傻了眼,心说这人莫不是个傻子?

  于是‘傻子’这个外号就取代了刀八的名字!

  刀九不明白张忠为什么忽然问起刀八,但她还是道:“傻子护着老太太没回来!”

  张忠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他找刀八,是想问问刀八有没有见过那个曹九娘,问这个,也是想知道曹九娘说话是什么口音!

  刀八在被张忠收编之前,是个运河上的一个撑船的船夫,南来北往的人见过不少,通宵南北各地的方言,所以张忠才会想到刀八!

  沉默了片刻,张忠忽然站起了身,走进了白菲菲所在的房间里。

  白菲菲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因为张忠的进入而有所变化,依旧是原来的那个模样,依旧双眼无神的愣怔着。

  张忠来到白菲菲面前,缓缓的蹲了下去:“我叫张忠,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白菲菲似乎没听到张忠的话一般,依旧愣愣的‘看’着前方,要换了是别人这样,张忠早就发火了,但此时的张忠却没有生气,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心中生出了几分不忍,因为他在这小女孩的眼中没看到哪怕一丁点的生气,可以说满眼的死气。

  他知道,这小女孩是生了死志!

  虽有几分不忍,但也就那样了,毕竟他见过太多这样的孩子了。

  不过张忠却不想就这样看着这个小女孩早早的死去!

  他觉得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

  但一般的手段,怕是对这个小女孩没什么效果了!

  唯一能让她活下去的,大概,只有仇恨了!

  于是他缓缓的站起身,脸色也冷了下来:“我叫张忠,刚才已经跟你说过了,但我没跟你说的是,你娘就是我爹和我哥哥害死的!”

  果然,这一句话下去,小女孩的眼睛动了动,眼中的死气,渐渐的被仇恨所取代。

  张忠冷冷的道:“如果你想给你娘报仇,那就好好的活着,好好的学本事,等你长大了,学到足够多的本事,再来杀了我,替你娘报仇!”

  说罢,张忠就扭头往外走,而就在这个时候,白菲菲开口了:“我会的,我会好好的活着,好好的学本事,然后为我娘报仇!”

  张忠转头轻轻的笑了笑,然后迈步走出了房间!

  “京腔,地地道道的京腔!”

  跟在张忠身后的刀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的脑子里,全都是张忠跟白菲菲说的那些话。

  “啥?啥京腔?”

  张忠无奈的道:“我说她的口音,是地地道道的京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