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 历史

    类型
  • 2019.06.01上架
  • 58.57

    连载(字)

1049位书友共同开启《大明奸佞》的历史之旅

弟子竹叶青岛 学徒读书的人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章 张忠,张坚贞!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304 2019.05.31 15:09

  嘉靖十四年,九月,开封白昼鸣,有星如碗,东南流,众小星从之如珠。

  钦天监上奏,妖星坠东南,东南必将有妖人降世。

  同月,杭州张家诞下一子,取名张忠。

  嘉靖三十四年,十月,山西、陕西、河南,同时地震,声如雷。渭南、华州、朝邑、三原、蒲州等处尤甚。或地裂泉涌,中有鱼物,或城郭房屋,陷入地中,或平地突成山阜,或一日数震,或累日震不止。河、渭大泛,华岳、终南山鸣,河清数日。官吏、军民压死八十三万有奇。

  嘉靖帝未等朝臣上奏本,便抢先下了罪己诏,且下旨内阁首揆严嵩,令严嵩赈灾,严嵩着户部筹集钱粮,户部尚书方钝又着时任户部郎中的鄢懋卿下江南筹粮。

  鄢懋卿到了南京一宣读旨意,整个江南一下子慌了神,尤其是浙江。

  因为在鄢懋卿宣读的圣旨上,明确写着浙江要筹的数额,三十万石。

  我们的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了!

  ……

  浙江,杭州府,西湖畔的张府。

  “坚贞,这山西、陕西、河南三省赈灾粮的事儿,你看……”

  书房里,浙江布政使江春桥一脸希冀的看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

  但这个叫做坚贞的少年,未吭声,脸上的表情也未有任何的变化,他只默默的喝着手中的茶。

  江春桥拿眼偷偷暗示了一下自己的搭档按察使张子明,张子明把手里的茶杯往桌子上一掼,嘿声道:“我说坚贞,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吭声?你是想看着你大伯我,被朝廷拉倒菜市口去砍了头是怎么的?”

  被叫做坚贞的少年,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浅浅的笑着道:“大伯,您瞧您说的这叫什么话,虽然我不是您亲侄子,咱好歹也是本家,是不是?咱好歹也有四年多的交情了,是不是?我怎么可能看着您老被朝廷砍了脑袋?”

  张子明哼声道:“你既然这样说了,那这粮食的事儿,是不是得给你大伯我,一个明确的说法?”

  被叫做坚贞的少年道:“大伯,这可是三十万石粮食,去岁里,咱们浙江的赋税也才只二百七十万石,而且,现如今这粮价,已经到了二两五钱一石了,这可就是七十五万两银子,叫我一家拿这银子,怕是不合适吧?”

  布政使江春桥这时候开口道:“坚贞,这些粮食,我们也没说叫你一个人都拿了,我们这不是晓得本地的那些士绅都听你的嘛!而且你又是浙江商会的会长,所以才想找你帮我们拿个主意!”

  被叫做坚贞的少年,缓缓的放下了茶杯,手指顺势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起来。

  这个被叫做坚贞的少年,姓张,名忠,字坚贞,他春情洋溢的身体里,藏着的是一个来自后世极其狡诈的灵魂,且他莫名其妙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还带上了一个堪称BUG的系统,只要你有黄金,你就能买到任何的你想要的东西,且还不限量。

  所以他只用了八年的时间,就让杭州张家,成了浙江屈指可数的巨贾豪商。

  张忠轻轻的敲击着桌子,沉吟了好半晌,他才开了口,道:“江大人、张大人,这粮食,我们商会可以出……”

  江春桥和张子明心中大喜,全然没有在意张忠换了对俩人的称呼,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注意换了称呼,他们只是听到了张忠答应了,欢喜不已!

  可紧跟着张忠后面的话,就让俩人的心一下子就沉了底。

  “俩位大人先别急,我这里还有话没说完!”

  江春桥是个老狐狸了,他心沉底的同时,也一下子就明白了张忠话里藏着的意思,但他不能变脸,只得道:“坚贞,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只要我们能给的,我们一定答应!”

  张子明也跟着道:“对,你尽管提,我给你保证,只要我们能给的,我们绝对不二话,立刻就给你!”

  张忠浅浅的笑了笑:“没那么严重,二位大人也应该明白我是个什么人,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唯一的优点就是不贪!”

  江春桥和张子明对视了一眼,均都发现了对方眼里含着的苦涩意味,你张忠张坚贞是不贪,但你比那些贪的人更可怕,因为那些贪婪的人,只要钱,而你张忠张坚贞,你要命。

  江春桥和张子明的心思,张忠都知道,但他不在乎,他继续道:“我听说这次来的钦差鄢懋卿鄢大人,是小阁老的人,二位大人,也是小阁老的人,这次差事又是皇上交给严阁老的,那我这就是替阁老、小阁老在做事了,对吧?”

  江春桥和张子明对视了一眼,前者点了点头道:“坚贞贤侄说的不错!”

  张忠浅浅的笑了笑:“既如此,那咱们就把这事儿办的漂亮一些!”

  张春桥和张子明微微一愣,心直口快的张子明急急的问道:“此话,怎讲?”

  张忠平静的道:“这次鄢懋卿鄢大人是在整个江南筹粮,总筹一百一十万石,这一百一十万石,咱们就不用别的地方给筹了,咱们浙江,直接就给他筹齐了!”

  嘶!

  张春桥和张子明倒抽了一口凉气,一百一十万石啊,按此时的市价算,这就是二百七十五万两银子啊。

  这么多银子,堆在一起,能堆成一座山!

  且浙江要能一口气把这么多钱粮筹齐了,那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功劳啊。

  一直在装模作样、似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的张春桥,这一刻也失态了,他急声问道:“坚贞贤侄,此话可当真?”

  张子明也急慌慌的道:“坚贞,你不是耍我们玩儿吧?”

  噗嗤!

  张忠一下乐了:“大伯,这话从何说起?再说了,咱们相交这么多年了,大伯几时见我耍过人?我诚实小郎君的外号是白叫的?”

  张子明没吭声,扭头看向了江春桥。

  经过了最初的震惊和惊喜之后,江春桥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他沉吟了一番后道:“这么大的一笔钱粮,如果咱们一下子就拿出来了,朝廷那里会不会多想?”

  张忠明白江春桥所指的这个‘多想’是什么意思,浙江可是历年来积欠最多的省份,如果这次一口气拿出这么多钱粮来,难免会让朝廷认为以往的积欠都是浙江故意的。

  “不会的,这是我们浙江士绅感念皇上仁慈,不忍皇上受节衣缩食之苦,自愿拿出家资来,捐献给朝廷,以助朝廷度过难关,二位大人在鄢懋卿鄢大人面前,把我们这份心意说清楚了,届时阁老、小阁老就都能明白我们的心思了,只要阁老和小阁老明白了,那皇上就明白了,朝廷上上下下也就都明白了!”

  江春桥没吭声,张子明默默的看着江春桥,好半晌之后,江春桥忽然道:“那你的条件呢?”

  张忠展颜一笑:“我的条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