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陈洪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14 2019.06.22 13:00

  京师,玉溪宫

  “黄锦,黄锦!”

  “主子万岁爷,黄公公不是被主子万岁爷派到南京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暴怒中的嘉靖帝,微微楞了楞,噢了一声才又道:“陈洪!”

  “主子万岁爷,奴婢在!”

  “这些奏章,你都看了吧!”

  “回主子万岁爷,没有主子万岁爷的吩咐,奴婢不敢看!”

  陈洪目前还没有代替黄锦的心思,毕竟他清楚的知道黄锦在嘉靖帝心目中的地位,但这并不妨碍他为自己上位做铺垫,比如现在,他就小小的阴了黄锦一把。

  怎么阴的?

  他说没有嘉靖帝的允许,他不敢看奏章,那么反过来说,就是黄锦在没有嘉靖帝允许下,经常看奏章。

  其实黄锦身为司礼监掌印太监,看奏章这事儿,嘉靖帝不仅知道还是他亲自准许的。

  但别忘了,什么事儿都架不住挑唆,谗言进的多了,嘉靖帝心里也会起疙瘩。

  毕竟皇帝这种生物,本就是多疑的生物,嘉靖帝还尤甚之,或者干脆可以说嘉靖帝是个神经病患者。

  今儿他允许的事儿,明儿,说不定就非常的厌恶。

  嘉靖帝没听出,或者说听出了但没功夫理会陈洪的小心思,他冷冷的道:“看看,现在就看,好好的看看!”

  “是!”陈洪应了一声,便捡把嘉靖帝扔了一地的奏章捡了起来,整齐的码放在了御案上之后,这才一本本的看了起来。

  刷的小心思没奏效,陈洪也不在乎,他也没把干掉黄锦的希望寄托在这里,所以他很快的就收拾好了心情,把心思都放在了奏章上。

  正当他看到第三本的时候,嘉靖帝开口了:“浙江的粮价已经到了六两,六两啊,这样的价格,老百姓还能活的下去吗?”

  陈洪放下奏章,跪在了地上。

  嘉靖帝摆了摆手:“起来吧,朕不是在说你!”

  “谢主子万岁爷!”陈洪急忙站起来,来到嘉靖帝的身边,弯腰站定。

  “陈洪!”

  “奴婢在!”

  “你说,他们这些人,是安的什么心思!”

  陈洪是个小人,小人的特点就是精明,陈洪也精明,而且非常非常的精明,这些奏章都是他送来的,写这些奏章的人都是谁,他心里门清。

  刚才他又看了一遍奏章里的内容,这会子嘉靖帝又有如此一问,他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徐阶!

  或者干脆说是裕王!

  这些官员,全都是亲近裕王一派的人上的奏折,里面的内容,无非就是弹劾严嵩不作为,顺带着要求杀了导致米价沸腾的罪魁祸首,浙江奸商张忠!

  张忠是谁?

  就算没有龙气泄露一事,陈洪心里,也清楚的知道这个人。

  曹海那个让他恨的咬牙切齿的孙子,不就是靠着这个人,才在浙江站稳了脚跟的吗?

  不就是因为这个张忠,曹海才能简在帝心的吗?

  若换了一般人,这个时候,说不定就趁势说几句张忠的坏话,把张忠给除了,然后再顺势把曹海给干掉。

  但陈洪不是一般人,他是个小人,是个精明无比的小人,同时他还是一个想的非常多的、非常小心谨慎的小人。

  这些奏章,为什么都是亲近裕王派的人上的?

  既然导致米价沸腾的罪魁祸首是张忠,那么南京那些亲近严嵩的官员,为什么没上奏本?

  浙江的江春桥和张子明为什么不上奏本?

  是不是这些人和张忠沆瀣一气了?

  米价沸腾,也有这些人的‘功劳’在内?

  或者说,亲近严嵩的那些官员也上了奏本,但被严嵩给压下来了,严嵩只挑选了亲近裕王一派的人上的奏本,转呈给了司礼监,再由他陈洪的手转给主子万岁爷的,其目的,就是为了打压裕王?

  毕竟龙气泄露之事,是张忠发现的!

  如果张忠这个时候被……

  那谁去堵龙气?

  心思百转,也只在一瞬!

  陈洪有了主意,他小意的道:“回主子万岁爷,奴婢是个没本事的人,也是个蠢笨的人,伺候主子万岁爷就把奴婢的心思全用上了,外头的事儿,奴婢哪儿顾得上来啊!”

  张忠若在此,听了这话,绝壁会给陈洪竖个大拇指!

  牛皮,不解释!

  额,还得解释解释!

  这话真的是厉害,如果正着听,那就是我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你身上了,每天想的就是怎么把你伺候好了。

  这话反过来听,那就是说我顾不上外面的事儿,但有人顾的上啊,而且整天顾得上,他的心思根本就没在万岁爷您这里。

  那么,这个‘有人’是谁呢?

  不言而喻啊!

  谁比他陈洪地位高,指的就是谁!

  陈洪这么说,不仅拔高了自己贬低了黄锦,还把他自己给摘出来了,从裕王、景王、严嵩、徐阶这个大漩涡里给摘了出来。

  分析到这里,你说陈洪这话厉害不厉害?你说张忠该不该给陈洪点个赞?

  但陈洪却绝对没有指望这个来扳倒黄锦,因为他清楚的知道黄锦在嘉靖心中的地位。

  平时的时候,嘉靖都是喊黄锦黄伴伴,只在有事儿的时候,才会喊黄锦的名字,这在整个皇宫大内是独一份的,如此可见,嘉靖帝对黄锦的宠信有多大。

  而且黄锦才提了司礼监掌印两年,也才掌了东厂两年,正如日中天。

  这个时候是绝对不可能扳倒黄锦,从而取而代之的。

  就算他真的靠谗言扳倒了黄锦,也不一定是他上位,毕竟还有腾祥和孟冲、高忠等人在。

  腾祥和孟冲还好说,都是和他一样的货色,但高忠就不一样了,高忠在嘉靖帝心中的地位,虽不及黄锦,但也差不了多少,如今不仅掌着御马监,还是掌十二团营,提督四勇士卫营。

  皇宫大内的安全和京师的安全,全都系于其一人之手,可见嘉靖帝对他的信任。

  所以,真要扳倒了黄锦,上位的还指不定是谁?

  所以陈洪说这话,其主要目的是表忠心,是把自己摘出来,顺带说一嘴黄锦的坏话。

  “你倒是会说话,但朕不想听这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