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问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37 2019.07.02 19:00

  只一眼,另外那个人就吓尿了,伴随着一滩黄水的出现,一个尿骚味瞬间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陈洪捂住鼻子,嫌弃的道:“真是没用的东西!来人,把他拖下去,洗干净了,再带来见咱家!”

  两个锦衣卫一抱拳,然后便拖着吓尿了的那人出了房间。

  陈洪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换个地方,恶心死了!”

  一边说着一边在鼻子面前扇着手,离开了房间。

  朱老七淡淡的看了一眼窗外,这才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天福楼下对面的小摊上,一个身着怪异黑色劲装的男子随手抛了一锭银子给小摊贩,拿起身边的刀,转身离去。

  而对面的楼上,一个锦衣卫在朱老七身边耳语了几句,走在陈洪身后的朱老七,脸色一下子就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了。

  他们和陈洪入了杭州,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谁曾想,刚进了杭州没多会儿的功夫,就被人盯上了,而且盯他们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半点掩饰,明目张胆的跟着他们。

  但朱老七没做任何应对!

  不是他不想应对,也不是他不想把那些盯梢的人抓起来,甚至让他们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

  但……

  但他知道,就凭他们这些人,根本做不到。

  盯梢的那些人,一看就知道是有组织的,而且都是练家子,且手底下的功夫绝对不比他们这些京师来的好手低多少,甚至有几个比他手上的功夫都要高出不少。

  这些还不是最让他忌惮的,最让他忌惮的,是他从那些人身上看出了杀气,那些人,全都杀过人,而且不止是一个两个,至少杀过几十个,甚至可能都是在战场上厮杀过的。

  锦衣卫是厉害,但比起这些战场上的厮杀汉,就完全不够看了。

  但朱老七出去抓人,也没刻意避着这些‘眼睛’,他想看看,想看看这些‘眼睛’背后的那人,会有什么反应。

  结果人都抓到这里来了,那些‘眼睛’也仅仅只是盯着他们,半点别的反应都没有。

  这是一种无视,这种无视,让他感到非常的不爽!

  脚步略微一顿,朱老七就和陈洪拉开了距离,等陈洪进了包间,站在走廊上的朱老七跟身边的田九道:“莫非张忠真的以为我们不敢把他怎样?”

  田九沉吟了片刻才道:“恐怕不是……”

  “嗯?”朱老七有些疑惑的看着田九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田九道:“七爷,我刚收到了一个消息,本想着单独跟您汇报一下!”

  朱老七懂了,他点了点头道:“等一会儿我找个由头离开!”

  田九点了点头,没吭声。

  朱老七抬腿进了前面的那个新包间。

  又过了片刻,已经被锦衣卫‘洗刷’了一遍的那人,被押进了包间里。

  陈洪看着被锦衣卫摁在地上的人,冷冷的道:“你可知道咱家是什么人?”

  那人哆嗦着道:“小人,小人不知!”

  “哼!”陈洪冷冷的道:“咱家不稀的跟你说,说了,怕你污了咱家的名字!”

  那人赶忙磕了个头:“是是,小人不敢污了大人的名字!”

  陈洪很随意的摆了摆手:“行了,咱家没工夫跟你闲扯,你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先跟咱家说说!”

  那人急忙道:“小人叫马三,是马员外的管家!”

  陈洪一下子来了兴趣:“哦?你是马乾的管家?”

  马三忙道:“是是是,小的正是马,马乾的管家!”

  陈洪道:“既然你是马乾的管家,那咱家问你,马乾到底是怎么死的?”

  马三的脸一下子垮了下去:“大人,马乾,马乾是……”

  说了一半,马三不敢说下去了。

  朱老七这时候给田九打了个眼色,田九当啷一声,把挂在绣春刀抽了出来:“马三,我知道你怕死,你怕说出来,会被人灭了口,但你就不想想咱们这些人是什么人?你要是不说,现在老子就把你弄死,然后再把你家里的人全都弄死,对了,我记得你有个闺女,张的如花似玉的,可惜了……”

  马三一听田九的话,一下子就急了眼:“别别别,大人,我说,我说,马乾,马乾是被毒死的!”

  陈洪脸上一喜:“毒死的?怎么毒死的?你可有证据?”

  马三苦笑着了一声道:“大人,小的哪里有什么证据啊,若小的有证据,早就交给孙大人了!”

  这时候朱七忽然道:“孙大人?哪个孙大人?”

  马三道:“就是扬州孙家,孙元忠,孙大人!”

  朱老七撇了陈洪一眼,然后又道:“为什么要交给孙元忠?”

  马三哆嗦着,把事情说了一遍。

  朱七和陈洪对视了一眼,这事儿他们是来到杭州的那天晚上才知道的,是浙江锦衣卫指挥使刘天顺跟他们说的,然后这才有了抓马三这一出。

  俩人沉吟了片刻后,朱老七才又道:“你既然没有证据,那位什么说马乾是被毒死的?”

  马三忙道:“这位大人,我家老爷虽然有肺疾,但身体却健康的很,出事儿之前,我家老爷还请周太医诊过脉,当时周太医说我家老爷最少还能活一二十年,所以我家老爷不可能一下子就没了!”

  “而且出事儿的那天晚上……”

  马三把出事儿的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儿,一一说出来。

  朱老七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你说你家老爷,那天吃完了饭,吃了几颗杏仁,然后人一下子就没了?”

  马三道:“对,就吃了两三颗杏仁,然后我家老爷仿佛就跟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只一会儿的功夫,老爷就口吐白沫,然后,然后就没了!”

  朱老七立刻就道:“既然是中毒而死,那为何仵作却说不是中毒?”

  马三指着发誓道:“大人,我家老爷真的是中毒死的,不然人哪有那么快就没了的,况且老爷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吃完了饭,就吃了几颗杏仁的功夫,就死了,这……”

  朱老七对着田九打了个眼色,田九会意,转身出了房间,片刻的功夫就把那仵作带了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