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气的不轻的海瑞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42 2019.07.09 19:00

  让海瑞气的不行的,还不止这些呢!

  他在衙门口贴了告示,让有冤屈的人来告状,这倒是来了不少人,但全都跟张忠没关系。

  等他处理完了那些案子之后,来到外面去找那些灾民谈心,这次他直接就跟那些灾民说,这次粮食涨价,全都是因为张忠在背后搞的鬼。

  可你猜怎么着,结果就是我们的大清官海瑞海大人,被灾民啐了一脸,甚至因为那灾民咋呼了一嗓子,海瑞海大人差点就回不了衙门了。

  海瑞气的不轻,回了衙门就破口大骂开了,当然他没骂灾民,他骂的是张忠,骂张忠太会邀买人心!

  郑班头看海瑞可怜,跟他道:“大老爷,跟您说句实话,您在杭州跟张老板作对,绝对没好果子吃的,咱们不说张老板那些后台,就说咱们钱塘的老百姓,哪家人不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张老板能要了他们投献的田地!”

  海瑞疑惑不解:“这是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田地投献给张忠?张忠又不是秀才、举人,更不是进士,不能免田税,他们为什么还要去投献?”

  郑班头道:“大老爷,您才来杭州,对杭州的情况不了解,张老板虽然不是秀才举人,但如果你把田地投献给张老板,比投献给那些免税的秀才举人老爷家里,都要好的多!”

  海瑞的眉头拧了起来:“你仔细的跟我说说!”

  郑班头道:“大老爷,他们上赶着把地投献给张老板,是因为张老板一文钱的地租都不会收,官府收多少租子,张老板就要多少租子,还不止如此,一旦张老板收了你的投献,你就是张老板家的庄户了,张老板的庄子,在杭州那是人人都打破了头想进的地方!大老爷,您肯定很奇怪这是为啥,我跟您说,没别的,就因为张忠不仅一年给他的庄户送好几套新衣裳,还给逢年过节的给庄户们发肉,一车车的发,全都是猪后腿,那肉,啧啧,真香!”

  说到这里,郑班头忽然意识到不对,赶忙又道:“大老爷,还不止这些呢!张老板还给他的庄子里建了学堂,每个庄子都有,但凡是他们庄户家的孩子,不论男女,全都能免费进学,还不止这些,他还包孩子的吃穿用度,也就是说你家孩子进了学,你就完全不用操心了,衣食住行,张老板全都包了!”

  海瑞不吭声了,他觉得像是在听说书的讲故事,而且他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

  郑班头又道:“大老爷,您想想,抚台大人、藩台大人、臬台大人都是张老板的座上客,您说,他的田地,谁敢去要火耗银子啊,谁敢加派乱七八糟的税银啊,还想不想在浙江干了?所以啊,田地给了张老板以后,那真是交了大运了!”

  “除了这些之外,浙江但凡遭了灾,有了灾民,全都是人家张老板出钱出粮救济!”

  “不仅如此,人家张老板还帮那些灾民安排活路,会做工的就去他家的工坊做工,不会做工的也不要紧,你还可以去张老板开的铺子当伙计,要是你是壮劳力,而且你胆子够大,也可以去张老板开的镖局当力夫,大老爷,您可别小看了这力夫,那工钱可一点儿都不低,一个月干的好的,能拿五六两银子呢!甚至你要是被提拔成了小头头,那你就能成为张老板的庄户,你家里人就享了大福了!”

  “在咱们浙江,给张老板立生祠的真是海了去了,说一句万家生佛一点都不为过!”

  “所以大老爷,您今儿真不应该当着那么多灾民的面说张老板的坏话,人家没动手打死您,真是大老爷您命大!”

  海瑞恨不得把郑班头拍地上去拍死!

  他咬牙切齿的道:“他张忠这是邀买人心,这是要造反啊!”

  郑班头都惊呆了:“大,大老爷,这,这话,这话您可千万别出去说啊,不然,不然……”

  “不然怎样?”海瑞怒声道:“我会怕他?我海瑞一不贪才、二不好色,行堂堂正正之事,满身的正气,我凭什么不敢说?他既然敢邀买人心,难道还怕我说?”

  郑班头急忙道:“不是,大老爷,张老板真的没邀买人心啊,出钱赈灾那也是省里要求他做的,并且人家张老板每次施粥,也都是打着官府的旗号,并且还跟灾民说这是陛下天恩,咱们浙江的老百姓可都记陛下的好!”

  “您要是不信,您可以去找藩台大人和臬台大人问问!”

  也正是因为有郑班头的这番话,才有了海瑞联合李子稻来质问江春桥和张子明的这一出。

  海瑞说不相干了,气的张子明差点没晕过去,但不等他发火,江春桥就拍响了醒木。

  “议事就议事,不要说那些有的没的,更不要意气用事!”

  说完,江春桥便对李子稻道:“李知府,今天咱们把话挑明了说,你是徐阁老举荐的人,海知县又是你举荐的人,你们在浙江代表的就是裕王,所以我希望你一言一行皆三思再三思!”

  “城中灾民,这段时间我们也查探清楚了,多数都是无恒产着,他们都是以手艺为生的人,但凡粮价有波动,他们日子就会过不下去,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们之所以交给张忠去处理,就是因为张忠的作坊需要工人,店铺需要伙计,镖局需要力夫!”

  “而这些人,也都是以此为生,张忠来处理,最为合适!”

  李子稻微微一愣,他还真不清楚灾民的情况,如今听江春桥这么一说,还真是交给张忠来处理最为合适。

  可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劲,可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

  想了片刻后,他才道:“那粮价一直居高不下,也是个很大的问题,粮价之所以被推到这么高,据我了解,正是张忠所为!”

  张子明这时候开口道:“怎么就成了张忠所为了?你有证据吗?李知府,你好歹也是一府知府,开口说话之前,能不能先好好的想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