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奸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焦躁的曹海

大明奸佞 油腻道人 2018 2019.06.20 19:00

  杭州,织造局

  一个小太监急慌慌的扑到了曹海的身边,跪道:“干爹,闹起来了!”

  一直在闭眼养神曹海猛的睁开了眼睛:“闹起来了?”

  小太监急忙点头道:“真的闹起来了干爹!”

  曹海猛的站了起来,他脸上的平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焦急。

  他曹海,来浙江做这个织造局的织造,已经五年了,按理说,明年4月他就得回京了。

  但年初的时候,他有事儿回了一次京,面见老祖宗的时候,老祖宗跟他说,打算让他再跟浙江待几年。

  也正是因为有了老祖宗的这句话,他才会想着敲打敲打张忠!

  之前张忠认下了一百一十万石赈灾粮,这正好给了他借口,可没想到的是,他不仅没把张忠敲打了,反而还被张忠给威胁了。

  这可把他气的不轻,但他还真就拿张忠没什么办法,可偏偏就在他没有对策的时候,张忠忽然走了一步在他看来臭的不能再臭的棋,张忠居然把那些独一无二的织机,给散了出去。

  他的机会一下子来了,他甚至不顾身份,亲自下场去散播消息,散播他想找人替代张忠的消息,并且他还在背后耍了几个阴招,挖下了数个大坑,等着那些人,等着张忠,跳进去,然后他亲自挥着铲子,铲土把他们都埋了。

  事情的发展,可以说和他预料中的几乎一样,原本平静的浙江丝绸行当,突然变的波谲云诡起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直没给自己回过消息的老祖宗,突然让人传来了消息。

  然后他的脑子一下子就炸了!

  龙气泄露,老祖宗亲至!

  张忠居然搞出了这么大的篓子!

  他张忠想干什么?

  别人并不知道他张忠的本事,难道咱家还不知道吗?

  他屁的会能掐会算!

  若他有这本事,他还会被困在这个小小的杭州吗?

  他张忠这是要作死啊!

  可他妈的张忠你要作死,你能不能别拉上咱家啊?

  在老祖宗眼里,在主子万岁爷眼里,咱家和你早他妈的就绑到一块去了,你这是想让咱家祖坟都被老祖宗和主子万岁爷给刨了?

  曹海气的不轻、急的不行,但他真不知道接下来他该怎么办!

  而恰恰就在这个时候,他之前埋下的雷,炸了!

  孙咏春带人砸了楼外楼!

  曹海急坏了,这个时候炸了,简直就是乱上添乱啊!

  他想了一宿,打算转过天来就来一个快刀斩乱麻,直接把孙咏春给咔嚓了!

  可万万没想到,不等他行动的,张忠居然让那些死伤的护院家属,抬着尸首、抬着伤者,闹到了县衙!

  知县田有米是不敢、也不可能接这样的案子的,当时他就让人领着那些家属去了知府衙门,可这会儿知府衙门没有堂官啊,只有一个同知和通判。

  这俩可都是老油子中的老油子了,在杭州待了八年了,明年都没有走的希望,甚至俩人都没打算走。

  为么?

  因为有张忠啊!

  吃喝玩拿一条龙,美滋滋中的美滋滋!

  且张忠还不给他们惹麻烦,全杭州都在说张忠大善人,老百姓拥戴,商人跟他合作赚钱,当官的从他那里大把大把的捞银子,谁特么的吃撑了去找张忠的麻烦?

  现在有人找张忠的麻烦了,他俩觉得孙咏春简直就是傻逼中的战斗逼!

  你作死可以啊,你完全可以去跳海啊,跳崖啊!

  干嘛去找张忠的麻烦?

  全浙江官场上有不跟张忠好的吗?

  二逼!

  俩人暗骂了孙咏春一通之后,便打发衙役班头领着闹事儿的人去了布政使衙门。

  然后……

  然后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出戏!

  曹海心里急啊,这事儿在知县这一层的时候,他还可以以势压人,可一旦到了省这一级,那就算是他想插手,也得掂量掂量了。

  就算平时江春桥和张子明跟他曹海沆瀣一气,可到了这个时候,这俩人是绝对不可能听他摆活(方言支使、指使的意思)的。

  文官们,尤其是到了省这一级的文官们,最讨厌的就是太监插手他们的公务!

  心中烦躁不已的曹海,猛然间大吼了起来:“张忠,你到底要干什么,难道你非要拉着咱家去死嘛!!!”

  噗通!

  织造局大厅里的小太监们全都跪了!

  若平时,曹海是非常享受这种权力在手的感觉的,看着满地跪着瑟瑟发抖的小太监们,他就有一种,一种唯我独尊的感觉,这感觉让他感到害怕的同时,也让他深深的沉醉其中。

  但现在,现在他完全没有感觉,不,还是有感觉的,他感到厌烦,无比的厌烦,无比的烦躁,他很想提刀砍人。

  但,他提不动刀,所以他砍不了人。

  “滚,都给咱家滚!”

  小太监们见曹海发疯,瑟瑟发抖着跑了出去。

  但有一个人没出去,这人是曹海的第一个干儿子,叫曹禄,是个很有心计的人,比起曹海来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同时他也是最有希望接曹海班的人。

  也正是因此,他平时才会把他的精明隐藏起来,表现的普普通通。

  这么做,不仅是为了麻木曹海,同时也是为了麻木他自己的野心。

  可今天,他不能在隐藏了,如果曹海出了事儿,他这个干儿子也会跟着遭殃!

  “干爹,我觉得您没必要惊慌!”

  正捏着眉头闭眼沉思的曹海,猛然听到有人说话,心下一惊,转头望去,发现是自己干儿子曹禄,这才松弛了下来。

  “是曹禄啊,你刚说什么?”

  曹禄小意的道:“干爹,儿子刚才说,干爹没必要惊慌!”

  曹海的眉头拧成了疙瘩:“你这话什么意思?仔细的给咱家说说!”

  曹禄忙道:“干爹,儿子说句您不爱听的话,干爹您仔细想想,张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和他作对的那些人又到哪里去了?”

  曹海一下子楞住了,虽然他人比较笨,也总爱犯蠢,但他也有精明的时候。

  愣怔了片刻,曹海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看着曹禄道:“你的意思是,这都是张忠做的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