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战贫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一、大发雷霆

战贫手记 施南租客47 2175 2019.01.12 11:55

  吴国栋皱起眉头,向吴国梁压了压手,缓缓道:“老四,纠正一下,我是江南省交通厅巡视员,不是厅长,不要给我乱戴帽子,这是违反政治规矩的!我不知道前因后果,但叫我说,刚才这位年轻同志和玉田说得很有道理,易地扶贫搬迁对云梦山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座的同志们,我劝大家还是本着对云梦山负责、对老百姓负责的态度,再慎重考虑一下这件事!”

  “老五,你怎么帮外人说话?”吴国梁似乎不认识吴国栋一般,拿异样的目光盯着他。

  “吴国梁同志!请注意你的措辞!”吴国栋显得有些生气,严肃无比地说,“我们都是云梦山的人,我们所做都是为了云梦山的发展,为了乡亲们的福祉,怎么叫帮外人说话?”

  “你……”吴国梁一时语塞。

  付品江发现,吴国梁气得头发上指,而吴国栋也是脸色铁青,生气状态下的兄弟二人益发相像,只是吴国栋多了一些儒雅和深沉。

  吴国栋一发话,付品江才识到自己的言行出格了,强迫自己平复了一下心情,真诚而激动地说:“对不起!我刚才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既然六票同意,六票反对,那我提议,投出反对票的要一一说出理由!刚才我问了刘德辉同志,既然他还没有做好准备,那王次举同志你先说吧!”

  “我……我先前没有考虑清楚,我赞成搞搬迁!我说能不能在窝坑子也搞个安置小区?”王次举吞吞吐吐道。

  “王次举同志,是这样的,窝坑子到处都是暗河、溶洞,地形地貌不适合建大规模的安置点,我们在窝坑子没有规划安置小区。”付品江一边解释,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王次举,“我了解过,这些年来,每到汛期,窝坑子的乡亲们就深受水患之苦!上次我们在讨论三年发展规划时,也提到过这个问题对不对?”

  “嗯嗯,是的!”王次举不无失望地回答道。

  付品江微笑着,继续解释道“窝坑子的老百姓可以考虑就近分散安置,也可考虑到周家大屋场或者刘家台集中安置!”付品江微笑着耐心解释道,“当然,能不能在窝坑子建,我们还要进一步科学论证!动员乡亲们的重担可就主要靠您了哦!”

  “那好吧,我先去做工作。”王次举略显失落,也有些尴尬。

  “王次举同志,我最后再向您确定一下,村里要重新启动易地扶贫搬迁,您是赞同还是反对?”付品江十分严肃地问。

  “王次举,你自己想清楚哦!”吴国庆在一旁声色俱厉提醒道。

  “国庆!人家自己不会说吗?要你多嘴!”吴国栋严厉地斥责道,“次举,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我给你打包票没人能把你怎样!”

  “我赞同搞扶贫板桥!”王次举看了看吴国栋,不好意思地说。

  “好,吴国华同志,您来说一说!”付品江礼貌地向三组组长吴国华道。

  “要我说,国家花那么多钱给老百姓修房子多麻烦,到时候因为房子质量问题啊,后面的生存问题啊,老百姓天天找政府扯皮,还不如直接把钱发给老百姓让他们自己修!”吴国华振振有词道,“易地扶贫搬迁,让那些懒人坐享其成,还总是说怪话,要不得!”

  付品江微笑着道:“好!吴国华同志,您的话说明您在深入思考!那我给您谈一下我个人的看法!如果把钱直接发给老百姓,老百姓打牌输了,或者到城里去下馆子了,逛窑子了,或者村干部什么的贪污截留了,到头来老百姓还是住着危房,他们会不会找政府扯皮?”

  “还有,比方说您一家3口人,按照现在定的易迁政策,可以修75个平方,如果政府按一千块钱一个平方的标准,把七万五千块钱补给您了,您又觉得75个平方太小了,修三层三百个平方,在七万五千块钱之外又花了二十万,全部是借的钱,是不是因为修房子反而变得更穷了?”吴玉田也补充分析道。

  付品江接过话茬,继续分析道:“玉田书记分析得太对了!您本来就是贫困户,哪里有能力修那么大的房子?因为搬迁而变得更穷,这不就背离了易地扶贫搬迁的本意?之所以由政府来修,就是为了控制规模,规范管理!房子统一由政府来修,也不是说老百姓就完全不管,他们也是要全程参与的!”

  “这倒也是!国梁和国庆给我说,易地扶贫搬迁就鼓励老百姓做懒人,我也不懂!”吴国华一副豁然开朗之态,“你们这么一说,我就懂了,那我也支持!”

  吴国华的一番话,让吴国梁、吴国庆兄弟二人的脸一阵抽搐。

  “下面,吴玉峰同志,你来说一说!”付品江请一组组长吴玉峰发表看法。这吴玉峰不到三十岁,身材跟吴玉田有点儿相似,比较魁梧,也是憨头憨脑的,今年上半年刚刚担任云梦村一组小组长。

  吴玉峰猛地站起来,腿磕在桌缘上,发出一声巨响。但从他的脸上却一点儿也看不出任何疼痛的感觉。

  吴玉峰咳嗽一声,粗声粗气道:“我这个组长是四叔和二叔给我的,他们支持的我绝对支持,他们反对的我绝对反对!在云梦山,哪个时候又轮得到你付品江讲话?今儿我五叔也在这里,我也不怕告诉你真心话,云梦山它过去是我们吴家的云梦山,现在是我们吴家的,以后还是我们吴家的!”

  “放你娘的狗屁!”吴国栋啪一声拍在桌上,“你是云梦山一组的组长,而不是他吴国梁私人的组长!叫我看,吴玉峰你这个组长不用当了!你给我滚出去!”

  “五叔……”吴玉峰满脸委屈叫道。

  “我叫你给我滚出去!没听到吗?”吴国栋气得浑身颤抖,几乎是歇斯底里吼叫着,狠狠朝门口指了一下。

  吴国栋的眼神里充满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吴玉峰偷偷瞟了一眼吴国梁,灰溜溜跑了出去。

  吴国栋还没有从愤怒中缓过神来,看上去瞬间又老了许多,付品江知道他还不到六十岁,却感觉他比哥哥吴国梁老了不止五岁。

  现场气氛很紧张,吴国梁和吴国庆耷拉着脑袋,生者闷气,付品江若有所思地看着马雁飞,似乎是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个准信儿——接下来该怎么办?其他几个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吴国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