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剥皮女鬼

  小水姑娘如今寄居篱下,非常识趣。

  听见院子里有声响,提着一壶热茶,迷迷糊糊地就走了出来。

  “哇!好漂亮的白狐呀!”

  一声惊叹,小水放下茶壶,快步上前。

  石台上,躺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尸首。

  李隐怔怔地望着妖狐,犹豫不定。

  妖狐尸首还散发着热气,此刻开始,好处甚多。

  但......妖狐闭眼时,那滚烫的泪珠好似滴落在心头,刺痛内心的柔软。

  尖刀迟迟无法落下。

  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罢了,留它个全尸吧!

  心意已定,李隐放下手中的尖刀,才看向身旁的少女。

  “咕噜!”

  “你......”

  顺着他的目光,小水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尖。

  “啊!”

  身着抹胸亵衣的小姑娘放声尖叫,顶着旺仔小馒头飞奔进屋。

  很白,不大,倒还稳得起!

  擦掉额头上薄薄一层冷汗,李隐放开神识,眉间亮起金光,将尸首连同几条狐尾收进神格面具。

  “你......”

  “我什么都没看见。”

  小姑娘扯着衣角一步一挪从房中出来,听他回答,立刻仰面抢道:“那最好,反正就算你看到了,我也不会负责的。”

  “嗯?......”

  “我的意思是说,我也不会嫁给你......你长的不合我意。”

  李隐有些无语,自己虽称不上英俊潇洒、平平无奇,但也算相貌端正,配你这个扁平萝卜头还是绰绰有余吧!

  他也懒得计较,随口回了一句,就去睡觉了。

  “我也不喜欢小学生。”

  月光下,一个身高四尺多点的少女满脸懵逼。

  “小学生,什么意思?”

  次日。

  镇妖司。

  白袍白玉的张开,疾步穿行在镇妖司衙门,随即进入一座阁楼。

  中庭镇妖楼,四面回廊,共分五层,飞檐翘角,异兽仰天。

  宽衣博带、灰衣大袍的司正,正慵懒的倚在五层回廊栏杆处,俯瞰整个镇妖司衙门。

  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鬓角微霜,面容白净,身形高大,看起来比面前的张开也大不了多少。

  “妖狐已死,属下前来归还天机盘。”

  镇妖司是三十年前由司正一手创立,修行道行自不必提,威望辈分也是极高,就连当朝君王也要称一声皇叔。

  司正接过天机盘,随手塞入袖中。

  “如何,可曾擒杀妖狐?”声音虚幻苍老,带着淡淡温和之意。

  张开缓缓摇头,面带迷惑。

  “属下追杀妖狐到郊外,发现有人捷足先登,便以天机盘推算,谁曾想......那人气息被天道遮掩,无法演算。”

  “天道遮掩?”

  脸上淡然的笑意退却,伸出左手,天玄清气滚滚而来,汇聚指尖,掐算推演。

  倾刻。

  司正垂下左手,闭目凝神,神识如蛛网探出,覆盖整个京城。

  半晌,才缓缓睁眼。

  “司正大人可曾算出是谁?”见他一直未曾言语,张开忍不住问道。

  “三命通会之法也未曾勘破此人。”司正摇头轻叹。

  张开心中震惊,神情凝重。

  三命通会,可直接提取被演算者精、气、神,以此三宝推演命格,可直触命脉,让其无所遁形。

  张开在镇妖司多年,知晓司正一身通天本事。

  在奉乾境内,没有任何妖魔或修士,是他一合之敌。

  任你道法万千,我以一巴掌破之。

  若说当世,谁更接近仙人之姿,那一定是司正无疑。

  这样的人,竟然也有失手的时候?

  “呵呵,天地无穷,存在蔽天瞒气者也不是怪事。”

  见张开满脸震惊,司正坦然而言,虽觉惊奇,神情依旧淡定。

  心境源于实力。

  张开没有那种实力,心境也就差了许多。

  “可尚不知他是人是妖,是好是坏,若是在京城作乱,怕是......”

  “无妨,此间事务你无须再过问,我另有差事予你办理,让他们严加提防即可。”

  他们,指的是另外四位白级镇妖师,而镇妖司共有五名白级镇妖师,皆直接听令于司正。

  “是!”

  日头渐盛。

  夏日斜阳照进镇妖楼,有些刺眼。

  司正转身进楼,张开紧跟其后。

  从书架上抽出一卷宗,摊在案桌,向张开招手示意。

  “看看。”

  张开俯身上去,只见卷宗首页五个大字。

  【墨家灭门案】

  “这是?”

  “这是我昨天从刑部调出的案宗。”

  刑部,掌天下刑罚之政令。

  奉乾王朝与天朝古代不同,不设大理寺、都察院,刑部基本属于一言堂。

  刑名案件若涉及到妖魔作祟,才会请镇妖司配合查案。

  但墨家灭门案不同,虽未有线索证明是妖魔行凶,可司正想要插手,刑部尚书陈怀安也不好推辞。

  如此,这份案宗便归镇妖司负责调查。

  “半年前,墨家满门,及主干门徒一夜死尽,至今还未查出凶手是谁,这个案子蹊跷颇多,如今就交与你办理。”

  张开听完,拿起案宗细看,发现卷宗上信息量极少,乍看之下,可以说毫无头绪。

  但张开身居镇妖司高位,自非等闲,仍被他看出些东西。

  “墨家祖传绝技《墨氏神机》遗失,贼人应当是冲此而来。”

  “当今,能在一夜之中灭杀墨家满门的,除几个顶尖流派外,应当无其他势力能做到。”

  “属下认为,可以先从几股江湖门派查起。”

  司正暗赞,满目欣慰。

  “好好好,你果然一眼就发现了重点,经过我的推算,虽无法直接确定真凶,但的确与江湖门派有关。”

  张开信心满满,拱手应下:“定不负司正所托。”

  茶楼里。

  人前摇扇,醒木拍桌。

  “书接上回,话说千年之前,都尉王生在西域沙匪手中救回一绝色女子。

  你们可知这女子为何人?

  “啪!”(醒木拍桌)

  对方乃九霄美狐小唯披人皮所变。

  其皮必须用人心养护,因此每隔数日,城中便有人死心去之祸,京城因此陷入一片恐慌。

  “都听了几百遍了,你这老贼又来糊弄。”

  说书匠唾沫横飞,正起劲时,底下的看官却不买账了。

  “那个......不知各位今日想听段什么故事?”

  “给你们说过《许书生棒打蛇妖》,亦或是《仙女与农夫的二三事》。”

  此言一出,果皮壳沫横飞。

  说书匠撑扇遮面,叫苦不已,忽听堂中有人高呼:

  “就说说前些日子京城的剥皮案吧!”

  顾客就是上帝,这句话到哪都行得通。

  “啪!”

  醒木拍桌,说书匠卷土重来。

  “好!那我就给各位说说。”

  “这剥皮案,想必大家伙都有所耳闻,今日,就给各位说些你们不知道的。”

  大堂中茶客瞬间噤声。

  李隐手捧青花茶碗,独坐一角。

  他不是来听说书的,是来给妖狐擦屁屁的。

  但必要的信息得提前掌握,而打听消息,还有比茶楼更好的去处么?

  什么?

  你说勾栏花坊?

  本人不好此道!

  说书匠开始卖弄口舌了。

  “想必各位已经知晓,镇妖司今日一早便已宣告妖狐身死,但却未寻到一张人皮。”

  “而那妖狐犯案八起,剥皮八张,这么些人皮究竟去向何处呢?”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路走中央。”

  “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啪!”

  “接下来这段叫【剥皮女鬼】。”

举报

作者感言

剑随我心

剑随我心

感谢各位的票票和收藏,让各位看官爽,是我的责任。

2021-05-19 10: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