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平衡之道

  李隐微微错愕,缓缓转身,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司正。

  手中还握着寒光闪闪的屠宰刀。

  对视良久。

  司正大笑,李隐也笑出声来。

  “不过是小子的所见所闻,当不得什么对错。”李隐笑道。

  司正笑容渐渐褪去,脸上泛起少有的严肃,问道:“你可知为何有这猎杀时刻?”

  李隐想了想,又看向司正。

  一时无法看透他的用意,却见他笑容温和,双眼满是欣赏之色。

  心中不由大惊。

  小子,我看你根骨清奇,是块练武的材料,跟着我混吧!

  这是李隐的想法。

  不过,这次他的确猜对了。

  神格面具吸纳七情六欲进化,又会转化为灵力,不,或者称为神力,为人所用,或许别人无法分辨,但如司正这般的人物又怎会看不出来。

  他确实是无意间至此,也确实听闻李屠的名声,请他分解蛇头,取出妖丹。

  此刻却是意外之喜。

  “司正乃世外高人,小子不过凡夫俗子,又怎能领会。”

  李隐想了许久,对于未知的始终保持一分警惕,便打起太极。

  呵~

  司正轻笑,又言。

  “你但说无妨。”

  见他态度坚决,李隐想了想,总是不好言辞太过,便说:“猎杀时刻,或许是朝廷的一种手段,纵容修士的手段。”

  这是李隐最近闲暇时悟出来的,此刻也是随意言说。

  司正一听,倒颇为满意,欣赏之色渐盛。

  “继续。”

  李隐有些无奈,只得将心中想法全盘托出。

  李隐认为。

  不管是何原因,猎杀妖魔总称得上是替天行道,维持一方,可朝廷偏偏要多加干涉,这就惹得修士群体不爽了

  常言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做好事,你也要管,那不是整我么,于是修士对朝廷的法令愈发不满,便联合起来,要求朝廷废除该法令。

  可朝廷也有自己的脸面,你们不高兴,就要我收回法令,这不是打我的脸么,于是镇妖司出马,将几个牵头的门派狠狠教训了一番,这才作罢。

  但这么多人反对,万一日后闹起来怎么办,于是便有了这猎杀时刻。

  这些都是李隐自街坊邻居处听来的,再结合自己的一些看法。

  此刻说完,司正却是缓缓摇头。

  “你说的对,但不全对。”

  “愿闻其详。”

  司正言道:“道家的太极阴阳之术,你可曾听闻。”

  “懂一点,但不多。”

  司正轻叹一口气,飘身上了院墙,李隐想了想。

  跟着......爬上去了。

  司正愕然,你还搁这装呢。

  李隐面不改色,对上司正的目光,感觉他好似嘴角抽搐了一下。

  “你看到了什么?”司正恢复心态,这才发问。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映入眼帘的是偌大的京城,而在京城中,最显眼的就要数镇妖司的镇妖楼,以及奉乾王朝的权利中枢。

  金灿灿,亮闪闪的皇宫。

  “京城?”

  司正轻笑摇头。

  “是人,为了一日三餐奔波的人。”

  这个李隐赞同,世界上大多数凡人,追求的的确是一日加三餐。

  “猎杀时刻与普通人又有何关系?”李隐疑惑不解。

  司正道:“若是修士太多,你觉得会怎么样。”

  一语惊醒梦中人,李隐开始陷入沉思。

  却听司正继续说道:“我镇妖司维持的,就是平衡之道,修士妖魔不可过多,那样会对万民乃至朝廷构成威胁。”

  “同样,也不能对他们赶尽杀绝,那样会把他们逼上绝路,一个人逼上绝路,可是会干出许多疯狂的事。”

  “猎杀时刻,意在让他们自我淘汰,保持一定的数量,不会多到形成庞大的力量,也不会少到陷入疯癫。”

  “这就是我的平衡之道。”

  这些话,小水当然听不懂,但白霜霜听懂了,她也曾好奇为何会有这猎杀时刻,如今却是明白了。

  但她仍有疑惑,为何不干脆全程放任,不予约束,岂不是更有效。

  要不说心有灵犀一点通,李隐的想法与她不谋而合。

  便问:“那为何不干脆就此放任?”

  司正似乎有些失望,反问:“你觉得放任的结果是什么?”

  “深受其害的会是谁?”

  “嗯......”

  李隐瞬间参悟,激动道:“是人!是天下的普通人!”

  “孺子可教也!”司正含笑认可。

  若当真修士与妖魔陷入乱战,必定席卷整片大地,而那些凡人或多或少会被波及。

  如此乱世,又有谁能够独善其身呢?

  届时,天下大乱,只怕连奉乾王朝都难以镇压。

  不愧是司正,当真是老奸巨猾,深谋远虑。

  李隐如是想到。

  虽是如此说,但李隐觉得,这些不过还是奉乾王朝控制皇权的一种手段。

  若要说完全是为百姓考虑,只有极度天真的人才会相信,比如说,小水。

  此时的她就是这样。

  懵懵懂懂,只觉得镇妖司干的事,造福万民,心中激荡,更觉父亲的话有理。

  司正果然是好人。

  想到这里,不由直接从屋中跳了出来。

  “大人,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你说!”

  白霜霜也跟着出来,低头看着一脸严肃的小姑娘,这是她从未见过的。

  心中很是好奇。

  李隐来不及去捂她的嘴,只能不停的对她打眼色,好在小水与他一起住了这么久,总算有些默契。

  到嘴边的话,才没有说出来。

  只是见司正居高临下,双目似电如剑,连带着神情也很是严厉,支支吾吾半天,终于想到了说辞。

  “您多大呀。”

  咔......!

  几人纷纷惊掉了下巴。

  李隐暗自擦去头上的冷汗,没好气的瞪了她两眼,替她说道:“她脑子有问题,您别理她。”

  司正沉默半晌,神情复杂,双目好似明灯,映着阳光,都显得那么明亮。

  好似要看透小水,看透天下一般。

  小水这时也觉得自己有些孟浪,明明说好先藏在暗中,慢慢打探司正的底细,再去找他,不由自嘲起来。

  “嘿嘿,我脑子确实有问题,他聪明,你还是跟他聊吧!”

  “白姐姐,你不是要学描绘妆容么,我教你。”

  李隐终于松了口气,这个应变能力,还算不错,果然跟着自己,都变聪明了呢。

  “呵呵。”

  司正淡淡一笑,随即冷声道。

  “墨家传人,又怎么会笨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