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猎杀时刻

  猎杀,又称狩猎。

  是三十年前,妖魔之乱后,奉乾王朝颁布的法令。

  飞禽走兽,百年成妖,修行极为不易,若是大肆捕杀,终有损失殆尽的一天。

  因此,平日里,若是无端斩杀潜心修行的妖魔,镇妖司会请你喝茶,同时通知死去妖魔的同伴族群,若有前来报仇者,速来。

  若那妖魔无族群,便在镇妖司打工五载,赎罪偿还。

  而李隐他们,每日分割的尸体,都是京城及周边作乱伤人的妖魔,并不是镇妖司主动猎杀。

  但猎杀时刻则没有此项约束。

  李隐总觉得哪里不对,镇妖司的做法前后矛盾,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奉乾王朝野心勃勃,若当真想创造个人妖共存的盛世,就应该有更严厉的律法来限定,不应该整个猎杀时刻出来。

  常言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但当今司正却不如此看待,人与万物皆是天地造化之力,本无高下之分。

  有教无类,同悟修行成仙之道,也无正邪之分。

  当然了,事无绝对,虽有法令限制,但却总有妖魔霍乱,修士偷猎,毕竟妖魔若无道心,极易走上极端,而修士又惦记着它们那一身零碎。

  堵不如疏。

  如此,便有这狩猎时刻,时长两月,修士与妖魔之间,可不问缘由,杀人斩妖,夺宝分尸。

  可能,你以为你是猎人,但实际上,却已成为他人的猎物。

  但仍有一条红线,不得在城中打斗,不得波及凡人。

  借用司正的法令:敢有越雷池半步者。

  必杀!

  说了那么多,基本上,修士之间,沿用的仍是那套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只是在此之上多有限制。

  而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对平民下手。

  镇妖司想要的不过是稳定,不愿见杀机四起,扰乱朝野,若不是犯下如墨家灭门之类的凶案,镇妖司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此法令说不上好,但也不能说不好,至少能保证社会稳定、有序,不会出现修士视凡人生命如草芥的情形。

  因此,江湖各门各派,翘首以盼,只等着狩猎开始,猎杀妖魔,炼宝入药,提升道行。

  五年前,李隐还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生,如今,却已是掌握庖丁解牛法的李屠。

  肉眼可见的,在外执行任务的镇妖师尽数回归,京城中也多出不少道僧儒妖,手持仙剑法器,丝丝紧张肃杀气息蔓延。

  “各位哥哥姐姐,叔叔伯伯,快来呀,快来看呀。”

  昌荣街。

  此处客栈甚多,多有武行,修士在此。

  小水卖力的叫喊,声音软糯,笑容甜美,顿时吸引了众多奇人异士围了上来。

  案板上,躺倒着一头牛,已经死去多时,李隐单手持刀,站在案板后。

  小水满场乱窜,长得又讨喜,哥哥姐姐的不停叫嚷,惹得众人心里暖洋洋的。

  “小姑娘,你这是要卖什么呀?”

  “卖肉……”

  连同李隐在内,众人齐齐惊掉下巴,却又听小水纠正道:“不是我卖肉,是我家阿哥……”

  “哐当。”

  刀从手上滑落,掉在地上,险些变成独脚大仙。

  “你给我好好说话。”李隐低声训斥。

  小水狡黠一笑。

  “嘿嘿,刚刚是给大家开玩笑,咱们兄妹俩个啥都不卖,给大伙表演个节目。”

  “有钱的打赏少许,小水儿在此拜谢了,没钱的,偷……哎呦,没钱的凑个人气,小水儿也谢谢了。”

  一块碎骨头自李隐手中弹出,打断了这小姑娘的满嘴胡话。

  不过你别说,被她这一闹,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平时倒看不出来小姑娘还有这种魅力。

  这要搁在前世,妥妥的某鱼、某牙一姐。

  这帮刀尖上舔血的人物,本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活一天算一天,出手也极为大方,就这么一番话,三几十两银子到手。

  小水的笑容更甜了。

  而李隐则是瞠目结舌,自己苦熬一宿,报酬也就一两银子,她几句话的工夫,就抵得过自己一个多月的收入,难怪主播那么多。

  作为资深白嫖党,看直播从不刷礼物的,无法理解。

  “开始吧!”

  人聚集的差不多,李隐开始动刀。

  现场直播屠牛,是他想出来的,也是打广告,毕竟屠宰的妖尸更多,神格面具进阶更快。

  一把剥皮刀顺着牛体的生理结构滑进,耳边又听到甜甜的嗓音响起。

  “大家日后若有妖尸需要分解,可到长寿街八号来寻我们哟,千万要记住喔。”

  在肢解牛体时,进入筋骨间缝隙,通过骨节间的孔道,刀子所经过的地方,连经络、筋腱都没有碰过。

  不知为何,当李隐拿起宰割刀,瞬间进入忘我的状态,甚至不用眼睛去看,只凭精神感知,一把刀瞬间将牛体分开,“哗”地一下,骨肉分离。

  牛肉像泥土一般散开,露出一副完整的牛骨架。

  “好!”

  “不愧是京城李屠。”

  傍晚的京城充满烟火味儿,许多散步消食的百姓,也纷纷驻足围观。

  这其中倒有个老熟人。

  半年前,将李隐打的半死的恶霸。

  自李隐父亲去世,原主很少出门,也无亲朋好友,而屠者又是违背自然规律的工作,日出而息,日落而作,这还是继半年前,二人再一次宿命的碰撞。

  自古恶霸多嚣张。

  恶霸长得五大三粗,鼻孔生毛,于是便有了绰号,王二毛。

  自人群中挤出,王二毛阴阳怪气道:“哟,李家的状元郎,武曲星,改行做屠夫了。”

  李隐神情淡然,似未听闻,忙着将牛体斩成肉块。

  他这么淡定,小水可忍不了,满脸不忿。

  “你谁呀?滚一边去。”

  二毛兄气笑了,被一个不及他胸膛的小姑娘喝骂,这倒是头一回。

  毕竟,很少有长这么矮的。

  “小姑娘几岁了呀,你家不是卖肉么,我来买肉。”

  王二毛猥琐的嬉笑,眼睛不停地上下打量。

  小水正要跳脚发飙,却被人拉住。

  李隐倒不怕小水受欺负,毕竟墨家传人可不是吹出来的,但再怎么苟,也不能让小姑娘挡在前面,有损逼格。

  “二毛兄想要哪块肉啊,我看牛鞭很适合你。”

  “哈哈哈。”

  “这是给你补补呢。”

  围观的吃瓜群众,跟看剧似的,笑得合不拢嘴,就差提个板凳,抓把瓜子了。

  原来修士也爱看热闹。

  王二毛恼羞叫道:“你二爷我身强体壮,哪用得着那玩意儿。”

  李隐提着鞭,走了过来,脸含笑意。

  “你当然用不上......但可以送给朋友呀。”

  “你说的也是,只是......管用吗?我替我朋友问问。”

  “就这么跟你说吧,它还有个外号,叫【太太乐】,你就知道了。”

  王二毛一听,清咳几声,顺手接了过来。

  “今天你很上道,我就不难为你了。”

  背着众人,一条红绳从指间流出,缠住牛鞭,另一头则连在王二毛脚踝,红光一闪即逝。

  “哈哈,回了。”

  揣着牛鞭,鼻毛冲天,二毛兄喜滋滋的走了。

  “你刚刚......做什么了?”

  小水没看清楚,只觉他指尖红光一闪,便挂着深不可测的笑容。

  “发明了一种药......我爱一条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