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许大儒海量

  “咚……咚!”

  许不平只觉得头要炸裂开来,天旋地转,疯狂的凿着地上的青石板,直到地板被鲜血侵染,仍毫无所觉。

  一身青衫的张之安忽然觉得有些悸动,放下手上的书,信步而来。

  尚在庭院外,便听到里头的声响,和冲天的酒气。

  破门而入,只见许不平直挺挺的身子,在地上蠕动,两步一叩首,满脸血污。

  许兄何时如此好饮的……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当许不平在为张之安表演蠕虫叩首时,诗会的气氛已经达到顶峰。

  那白衣少年颇具文才,做出了上佳的词作,引得身旁众人一阵赞叹。

  “苏兄高才,我等愧不可及。”

  “想不到苏兄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诗才,佩服佩服。”

  白衣少年听到身边之人的称赞,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再看到几个娇俏的女子,投来羞答答的目光,顿时心中掀起波澜。

  从他人口中得知这少年叫苏辰,乃是京城苏家的麒麟子,家中尚有个姐姐。

  据身边人所说,长相秀美,聪明绝顶。

  但李隐不感兴趣,毕竟自己不好此道。

  况且就算长的再美,没有一头乌黑的秀发,还能叫女人吗!

  趁着众人一阵吹捧之际,李隐已经探出上山之路,正欲悄悄溜走。

  不料,就在他脱离众人,走上小路时,却见一人从山上下来,拦住了去路。

  “你欲何往?”

  “出恭,不可以吗!”李隐反问。

  从山上下来之人青衫磊落,正是张之安,在查看了许不平的状况后,他越看越觉反常,哪有木乃伊自己能喝酒的。

  又听见山风吹来欢声笑语,心中便有几分猜测,便下山一探究竟。

  张之安在四位大儒中,算是最为出众的,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精。

  就连以诗画双绝闻名的陆有道,都甘拜下风。

  但张之安称这些不过小道而,每日勤学苦练,已是四儒中最强,被亚圣方为钦定为书院的接班人,未来能够超越自己的存在。

  方为已是亚圣,他说张之安能够超越自己,自然是极为看好张之安,认为他能够带领书院复兴崛起,达到圣人境。

  “兄台可是参加诗会之人,不知是拜谁为师,在哪座学堂。”

  李隐答道:“在下拜师孔仲,学在清华学府。”

  张之安一怔,看李隐说得极为自信,显然是颇为自傲,但为何自己竟闻所未闻。

  “兄台勿怪,大儒张之安拜会。”

  “不知兄台可出恭完毕,带我前去诗会如何。”

  李隐不想打草惊蛇,便表示同意,带着张之安又回来了。

  他刚刚进场,那苏辰好似一直在寻找他一般,忽的举手喊道:“李兄,这。”

  李隐看了一眼张之安,便带着他走了过去。

  “何事?”

  原来,刚刚陆有道做了首诗,将他给比了下去,而此刻众人又以这山中美景为题,少年苦思冥想,做出一首,但不敢立刻在众人面前献呈。

  同粉一个爱豆,总算是有些互通,便想请李隐先鉴赏一番。

  山川美目故人心,

  间阔还同里巷寻。

  美酒强呼同客醉,

  清云新咏许不平。

  李隐正待评价个“马马虎虎”,身旁的张之安忽的一震,目光便锁死在苏辰身上。

  好家伙,原来是你捣的鬼。

  看见张之安的目光,苏辰有些疑惑,他不认识张之安,但能从其目光中,感受到敌意,和一丝丝的威胁。

  李隐差点就笑出来了,你这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啊,马上夸道:“好诗好诗。”

  “刚才是由你提议,众人遥敬许大儒美酒,此刻再以诗词歌颂,必定流芳千世,传为一代佳话。”

  苏辰听到这些话,显然十分受用,稍显稚气的脸庞满是笑意,觉得此行得遇知己,收获颇丰,只是……

  张之安的目光如刀似剑,苏辰有些受不了了:“你这人好生无礼,怎可如此看着旁人。”

  又问道:“李兄,这是你朋友吗?你这是交友不慎啊。”

  李隐巴不得两个人打起来,也没有去点名张之安的身份,随口道:“偶遇的,不是我朋友。”

  苏辰一听,便来气了。

  苏家虽不是什么官宦,但自从那王满堂死后,王家的产业好比大厦倾倒,瞬间崩塌,趁此机会,他那位聪明绝顶的姐姐,立刻抓住机会,大刀阔斧的开始抢占市场,此刻已经是替代了王家,成为新一轮的首富。

  这样的公子哥,又怎么可能受气,立刻骂道:“你究竟是何人,身上毫无书香之气,粗鲁不堪,怎么混进来的。”

  他声音颇大,立刻便引起众人注意,便有几人凑了上来。

  陆有道是诗会的组织者,更是当代大儒,如果出现什么问题,他也脱不了干系。

  可是,当他走来时,发现大师兄竟然被乳臭未干的小子指着鼻子,一顿臭骂,顿时心中大惊。

  “住口,你是哪家的学子,怎可满嘴污言秽语。”

  陆有道一声呵斥,把苏辰给整懵比了。

  “陆大儒这是……”

  苏辰摸不着头脑,看看他又看看张之安,满脸疑惑,最后将目光放在李隐身上,试探问道:

  “他叫什么名字?”

  看了一眼张之安,李隐呵呵一笑:“好像是叫什么张之安。”又转身问道:“张兄,我没说错吧!”

  “没有!”

  苏辰浑身颤抖,难以置信的指着他问道:“大……大儒张之安?”

  “好像是的!”李隐老实答道。

  张之安在一旁一直未说话,此刻他的目光渐渐缓和,因为他发现苏辰虽然是修士,但气息较弱,应该不会有如此神通才对。

  以大儒的胸襟,若是对他出手,那是自贬身份,张之安也没搭理他,向陆有道问道:“刚才发生了何事?”又看了看满地的空酒坛,皱着眉再次问道:“你们……究竟喝了多少?”

  ……

  待张之安弄清楚一切,众人也都知道了书院中发生的事,顿时惊呼声一片。

  “什么,我们喝的酒都跑到许大儒肚子里去了。”

  “他定是知道我们向他敬酒,以神通代饮。”

  “许大儒海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