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奉乾王朝扮演诸般神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斩杀神龙

  “挑重点,我没什么耐心听你废话。”

  此地并非久留之地,若是司正收拾完残局,飘然而至,那可就麻烦了。

  巨龙领会,再次开口。

  “一国之气运,并不能轻易消散,即使王朝覆灭,只要仍有百姓信仰膜拜,仍可拢聚气运,他便是金龙皇室派来取走国运的。”

  李隐现在听懂了。

  身为护国神龙,更是一国之气运载体,想要成就大事,需得国运加身,与前世汉高祖斩白蛇起义,断王朝国运差不多。

  但李隐还有些疑问,既然巨龙是前朝国运载体,为何奉乾历代君王不将其斩杀,掠夺国运。

  “若是如此,为何奉乾会留你至今。”

  巨龙双眼好似苦涩,神情也有些愤慨,道:“刚才我说过,国运衰退到一定程度,王朝覆灭便在顷刻间,他们将我留下,便是想等自家国运衰退时,再将我斩杀,争夺国运,从而延续奉乾王朝寿命。”

  好计谋,又阴又狠的计谋。

  “那现在......你要把国运传给我?”

  “你不行!”

  李隐哑然,无意中又吃到大瓜,好像又卷进了麻烦事,结果还没好处......

  “为什么?我哪点比不上他。”

  巨龙沉声问道:“你可有称帝夺天下之心?”

  这一问,让李隐许久都未曾接话。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或许都曾做过这种梦,但若真的做了帝王,还是那句话。

  太累!

  家里的萝卜头都管不好,还怎么去管理国家。

  这里天灾了,那里造反了,后宫又内斗了,哪一件都是头痛事。

  白天做善事,晚上屠妖尸,没事再欺负下萝卜头,这样的生活多惬意。

  李隐如是想到,便心生去意。

  本来是看看,能不能查到些墨家灭门的线索,无意间卷入造反的勾当,那可不是自己要的。

  “那我帮不了你,告辞!”

  “等一下!”巨龙焦急喊道。

  李隐疑惑转身,正对上神龙泛起金光的龟眼。

  轰的一声,只觉大脑一片混沌,竟仿佛失去了身体的控制能力。

  神龙双目金光渐盛,蛊惑着李隐不断向前。

  “锵。”

  一剑斩在锁链之上,迸发出点点火星,却只在上面留下一条白印。

  神龙眼中越发急躁,不停看向穹顶,好似惧怕什么人来临。

  金光化作两道金线射出,这是神龙的纯净神力,竟是想让李隐继续挥斩锁链。

  斩鬼剑越发清凉,宛如浩瀚明月,照亮这眼前的黑暗。

  持剑向天,澎湃的剑芒流转凝聚,剑气纵横,脚下三寸已满是剑痕。

  忽地,神龙察觉到一丝丝危险。

  凝神看起,发现那持剑之人,眼中透着杀意,锋利的眼神落在眼中,好似针扎一般。

  “嗤。”

  绚目的剑芒裹着斩鬼剑飞向神龙,转瞬即至,被铁链缠身的神龙无处可逃,护体金芒不堪一击,被斩鬼剑顷刻斩碎。

  一颗巨大的龙首赫然落下,金色的鲜血编撒大地。

  李隐本不欲至此,但这神龙竟妄想蛊惑自己,变成行尸走肉供它驱使,这我可忍不了。

  放眼望去,不知这锁链是什么材质,没头的龙身剧烈摆动,却是越勒越紧。

  青烟淼淼,一道肉眼可见的龙身轻烟盘旋而出,只是刚刚出现,便好似下一刻便会消散般。

  李隐想了想,这个应该就是所谓的国运了。

  神格面具开启,青烟仿佛找到家一般,呼啸而来,钻了进去。

  ......

  回到家中,已是丑时。

  神格面具中多了一龙一物。

  而那物,则是逆鳞,神龙死后的逆鳞。

  逆鳞,驱使风云变幻,调控风雨,但对李隐却是没用。

  丢进神格面具里,就当收藏品了。

  至于神龙所述,李隐也不想深究了,毕竟已经决定不搀和这些事了。

  就算当今世道再乱,有神格面具存在,也能护得自己和身边人的安全。

  不过,才短短数日,收获还真不少。

  狐尾四条。

  鬼泪一枚。

  阴煞珠一枚。

  逆鳞一枚。

  这些东西,李隐已经有了计较,自己肯定用不上的,但小水应该用得上。

  就......当做彩礼吧。

  小水睡的香甜,李隐便没去打扰,自顾自的洗漱,倒在床上便进入梦乡。

  这一晚上,事真多。

  ......

  青州,某处。

  “何人断我国运。”

  一中年男子声动九霄,乌云炸碎,斗大的雨点倾煕而下。

  皇城,养心殿。

  乾元帝自梦中惊醒,看着远处的京城,怅然若失。

  东方泛白,旭日临窗。

  自睡梦中苏醒的李隐格外精神,先是与上门的雇主结账交丹。

  一百零八妖尸,得银五百四十两。

  归功于小水的人偶,这笔钱赚得相当轻松,只是浪费了妖尸身上的许多材料,毕竟入职培训时间太短。

  有些砸招牌,李隐决定以后还是亲力亲为,免得妖尸身上的阴煞妖气都无法汲取。

  想着小水立了功,打算给她吃顿好的,免得老说自己是扣熊。

  她是肉食主义者,无肉不欢,所以李隐准备的食材也是以肉为主。

  烤上两只羊腿,又串了许多肉串,特地准备了不太烈的梅花酿,两个人打算庆祝一下。

  闻着肉香,小水从床榻上爬了起来,顶着鸡窝头,便看见李隐忙碌的身影。

  李隐察觉到她,回头一笑。

  “早!”

  这一笑,如腊月的梅花绽放,炎夏的一泓清泉激在心头,少女羞怯了脸颊,两朵桃花慢慢泛起。

  “早......早!”

  害羞的小水逃回屋中,捂着疯狂乱撞的心脏,不知是怎么的少女情怀涌上心头。

  再出来时,小水面容清秀,双唇殷红,双颊仍挂着淡淡的红晕。

  “你化妆了?”

  李隐一眼就看出来了。

  “没......没,要你管。”

  傲娇的姑娘可能是觉得自己输了,颇有些恼怒,扬起小脑袋,与李隐对视。

  有人说,男女之间对视超过十七秒,就证明两个人互相喜欢,超过三分种,就一定会接吻。

  如果是天雷勾地火的五分钟呢?又会发生什么?

  就在二人对视到十六秒时,门被推开了。

  前些天,被白霜霜撞碎的门板一直没时间换,李隐便随意找了一块木板掩门。

  此时,也方便了罪魁祸首。

  白霜霜信步上前,步步生莲,疑惑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小水猛然转身,竟不知该如何开口,桃花又悄悄爬上脸颊。

  李隐倒是很大度,将烤糊的肉串从火焰上取下,嗯......一会给小萝卜头吃,她不挑食。

  “没什么?”

  “你怎么来了,昨夜发生这么多事,你还有时间。”

  白霜霜问:“不就是司正一指灭妖魔么,你还知道什么?”

  额......

  一时大意,险些暴露了。

  李隐神情淡然,随口答道:“我说的就是这个呀!”

  “哦......”

  白霜霜本来就不是多话的性子,一早至此,只是想着昨夜的动荡离此处太近,便想着前来看看情况。

  又怎会知晓二人一大早就烤肉吃,自己也不饿,肉吃多了还容易发胖。

  “肉烤好了么,我先尝尝。”白霜霜淡定的问。

  ......

  为了犒劳小水,李隐不辞辛苦,准备了很多肉串,但......好像还是不够吃。

  一壶梅花酿,也被三人喝了个干干净净。

  二女此刻双颊绯红,美眸斜睨,迷迷蒙蒙,颇为赏心悦目。

  就连李隐也有些微醺,此刻所有的烦恼事皆抛诸脑后,不由忽然诗性大发。

  “莫笑农家浊酒混,丰年留......美足鸡豚。”

  “哈哈哈,好诗,好诗。”

  小水嘻嘻哈哈的看着他自吹自擂,白美人正在猜想这个美指的是不是自己。

  却忽听门口传来苍老飘忽的赞叹声。

  “好诗,好......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